•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综合资讯

马善辅缘何坐岳城

时间:2019-11-08 09:26:26   作者:伍新永   来源:中国记录   阅读:7376   评论:0
内容摘要:在河南省正阳县汝南埠镇岳城村恢复重建的“东岳庙”院内,现保存着一块镌刻有“陆军少校四等文虎章毅军步队第一营营长马(公)善辅德政碑”落款为“洪宪元年三月吉日汝正新息四县乡绅仝立”字样的石碑(高220cm;宽64cm;厚17cm)。就此,很多人在问:马善辅是谁?又因何一个正规的毅军少......

在河南省正阳县汝南埠镇岳城村恢复重建的“东岳庙”院内,现保存着一块镌刻有“陆军少校四等文虎章毅军步队第一营营长马(公)善辅德政碑”落款为“洪宪元年三月吉日汝正新息四县乡绅仝立”字样的石碑(高220cm;宽64cm;厚17cm)。就此,很多人在问:马善辅是谁?又因何一个正规的毅军少校军官,来到这四县交界的是非之地、而又深受当地百姓的爱戴和称颂呢?倘若问及缘由,就连当地七十岁以上的老人也很少晓知底里了。为了传承文化,留下记忆,不让岳城历史断层和缺失,特把家严生前留下的手稿,结合自身收集的地方文史资料,进行综合整理并编撰成文,以飨后人。

马善辅缘何坐岳城

“炎帝祠”始建于明朝万历三十七年三月初三(公元1609年)。上层一阁(火神阁)一榭,下可车马穿行而兼作岳城南城门,是最能代表岳城历史文化的古建筑之一。1914年陆军少校毅军步队营长马善辅带的队伍进驻岳城后即把大炮架在此门两侧以示震慑。镇压当地土匪就在距此门南约百米处的港沟边。马善辅走后当地乡绅为其镌刻的“德政碑”就树立于该大门东侧的醒目位置。碑撤于1959年;祠拆于1970年。(图片绘制:田中武 提供:田保民)

“岳城很古老,庙多旺香火,鸡叫听四县,人称土匪窝”。岳城很早就流传着王莽撵刘秀而从此路过的传说,据此推算距今已有两千多年历史。从目前发掘保存的最早“炎帝祠”碑文记载,早在明万历37年(公元1609年),岳城称岳城店,在大约半平方公里面积的岳城集市,就是方圆十几里汝(汝南)正(正阳)新(新蔡)息(息县)四县管辖的乡民集中购销买卖物资的交易场所,自古就有鸡叫听四县的说法。直到建国后汝南县在此地的插花地带才被撤消管辖权而归属当地。岳城一直为正阳县管辖,北依汝河,东、西、南皆有港(本地方言说jiang即汝河支流),四面环水。北与新蔡县展吴庄村隔河相望;南走不到两千米,就是息县的米围孜村地界;现在岳城老街的西北角“寨嘴子”及邻村的马代洼等村庄的土地就是持汝南县户口的人收租或耕种的。由于地处偏僻、地形复杂,便利歹人作案后逃离、躲避和转移,加之过去官府大都各自为政,四县管辖的边界而四县都不悉心管理,造成此地治安状况极为混乱,所以岳城就成了土匪、贼寇的滋生地和活动点,常有群盗股匪出没于集市互殴争霸,扰乱社会,祸害百姓,成了有名的“土匪窝”。老话说过:乱世出豪杰,时势造英雄。为了保家护院,抵御外侮,安定一方,便有本土勇士于恒宽(字:得众)出面牵头,集结方圆好汉于凤山、于新善、于上海、何守良、周更、陈子轩、谈子仁、梁志学、王成武、展胡樵、于大尚、贺福广、于赖货等三十多人,成立了地方保安队捍守岳城。队伍成立后不久,就凭借居住街市的地理优势和队员自身练就的基本功底,加之有当地百姓的大力支持而打败了常来岳城昼抢夜袭的以汤武光为首的方圆最强大的大杆(土匪)而很快站稳了脚步。从此盗匪再也不敢擅闯骚扰,祸患自然远离岳城。于是小城便渐渐趋于平静,深得民众好评。但随着队伍的不断壮大和声誉的攀升,几位头人就有点妄自尊大,忘乎所以了。再加之纪律不严,对下属疏于管理,其手下于赖货等几人经常背地里在街上白吃白拿不付账,有时还对良家妇女图谋不轨而形成内患。所以就慢慢失去了民心并常引起客商及民众的不满而怨声不断。再后来因受外界的影响和蒙骗又头脑膨胀的盲目混入了所谓的“杀富济贫,除暴安良”的乱局之中。尤其“十八勇士”破光山、汝南“活捉”万拔贡等作为,惊动了河南督军府,轰动河南、安徽十二个县。后又与汝宁府官军作对,因而被官方定性为“土匪作乱”,最终惹得河南督军亲自下令派兵清剿,这才引出了一段《马善辅缘何坐岳城》的历史传说——

据上辈人听上辈的老人讲,事情的大致起因是这样的:国民党刚推翻满清政府,1912年2月袁世凯即当上了临时大总统,次年10月又被国会选举为第一任正式大总统,但他仍不知足,竟更进一步的野心勃勃,整天做着恢复旧制的皇帝梦。因而惹起了各地军阀不满,纷纷集结讨伐。就此,便有地方上的贪官污吏趁此乱局,勾结土豪劣绅横行乡里,收刮民脂民膏,逼得民不聊生···如光山县县长殷天锡(音)就勾结盗贼劫匪狼狈为奸,欺男霸女、祸害乡民。逼得当地百姓流离失所,背井离乡。因而惹恼了本县周边的一帮绿林好汉。以陈清渭(外号:陈八爷)为首的八家弟兄,素有行侠仗义之举,专杀贪官污吏,很得民心。可是几经和官府较量皆因力量悬殊、寡不敌众均以失败而告终。后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想到了岳城的朋友于恒宽所带的一帮弟兄本事不浅且爱管闲事,便亲自前来求助。二人见面说明来意后,于恒宽便叫来于凤山、周更、何守良、陈子轩等手下人商量,都觉得路途太远,且地理环境不熟,怕没有决胜的把握很是为难。但因和陈八爷既是亲戚又是朋友,磨不开情面,无奈也就硬着头皮应允了下来,后经他们如此这般,这般如此的一合计,最后专挑功夫强的、枪法准的,也就是土话所说的“二五打一百的”找了十八个人,以送案子为由,进了县衙,破了光山。

再说夜闯汝南城,活捉万拔贡。万拔贡何许人也?此人真名叫万道同(1870~1958),字慧清,号懒园居士,平舆县万冢乡万寨人(民国时期归汝南县管)晚清贡生,人称万拔贡。据悉万道同出生于书香门第,自幼聪慧好学,十六岁中秀才,十八岁为贡生,其当时享有“汝宁才子”的美誉。而且他为人低调随和,不愿做官,二十岁时,清廷任命他为光山县令,被他婉言谢绝,于是便隐居乡里,在家开馆教书。他比较喜好吟诗赋词,谈书论画,更爱看戏听曲,每到汝南城办事,他总是有戏必看,有曲必听。与此,他还亲自出面组织创造了新的剧种——丝弦道(今已被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现仍在豫南大地流传。然而,就是这么一个可说是德艺双馨之人,也或许就是因为其家境太富足或太有才了,却引起了当地劣绅张之敬等人的嫉妒和眼红,每每都在寻找机会算计于他,但苦于没有实力。当听说岳城十八勇士破光山的传闻后,才知道岳城也是藏龙卧虎之地。遂托人找到岳城河北沿的展胡樵和街上的于赖货等,其主要目的就是为了绑架万拔贡勒索钱财。这于赖货、展胡樵本就是经常背着于恒宽干些偷鸡摸狗之事,几个人便一拍即合,在商谈好事办妥如何分成后,展胡樵又觉得没有十分把握,才不得不把张引见给于恒宽,并提前交代其见到于说话要千万注意切切不可露了馅等。因而在交谈中为了激将于恒宽出兵相助,张之敬便谎称:万拔贡在当地如何财大气粗,如何倚仗后台欺男霸女、侵占民田、横行乡里,又有多少汝南老百姓告状几乎都是石沉大海不了了之等。而后又用可怜的语气哀求道:“希望于大侠能够开恩相帮,哪怕是把姓万的带到您岳城教训教训也算是帮小的出口恶气了,云云”......这于恒宽生性就是行侠仗义、办事果敢行事周密的爱打抱不平之人,一听此人如此霸道,本该先派人去摸摸实底再作决断的,却被张之敬一番口舌的挑唆而头脑发热的立马召集人手,草草制定绑架对策后即随张之敬等于当晚赶到汝南城。当得知万拔贡正好在城中戏园子里看戏时,即让张之敬找熟人暗示指认。然后就对人员作了明确分工。等到煞戏时,万拔贡刚走出戏园便被尾随跟踪,待走至无灯光的黑暗处,趁着夜色几个人蜂拥而上,首先制服其贴身保镖,而后把万拔贡堵着嘴、蒙上眼睛推进车里,紧接着就马不停蹄的连夜返回岳城。黎明时分到达后,先把人质放到河北岸,后觉得不保险又转到河东梁湖,两天后又转移到梁老湾的地下窖里......

事有凑巧,此案的发生恰逢是在河南护军使赵倜刚被授予将军并兼督理河南军务(即督军)而返乡省亲的当晚,赵督军家是汝南县人(其原籍民国时属汝南,现划归平舆县),当第二天听说事情的经过后,心说:这是何方“高人”干的?竟然在我的家根子里闹事,况且绑架的还是当地的知名人士(据说万拔贡和袁世凯、赵倜都有瓜葛),这不是给自己办难看吗?此后当得知是岳城的土匪所为时,只气得他怒发冲冠,大发雷霆:这岳城到底有多少土匪、多大能耐?上次破了光山也就罢了,这次竟又如此大胆,太猖狂啦!随后即和汝宁府郑府尹商议,决定派兵进行清剿。不日就有以杨四清为营长的队伍(地方杂牌军)浩浩荡荡,耀武扬威的由汝南出发,途经黄楼过了砖店刚到张斜庄往南不远,也就是现在岳城西北杨岗后湾的河对岸。就听到有人高喊:“河那边来的可是杨大人吗”?杨营长还没弄清是咋回事呢?就听那人又喊:“老子在这等你多时了”!再说杨四清也是见过世面的军人出身,心想一些小泥鳅还能翻起多大的浪?刚准备搭话,就听对岸那人说“招呼左耳朵,看枪!”,“啪”一声脆响。杨营长左耳朵立刻鲜血直流,吓得一头栽落马下。紧接着四周就接连响起了枪声。这时,全营士兵好像入了迷魂阵,觉得到处都是土匪,三百多人顿时像炸了锅一样溃不成军,个个心想,隔着河就能打得这么准,再不退还待何时?就对天胡乱放几枪,甚至连营长也顾不上管了,一窝蜂似的都跑了。杨四清爬起来喊,也没人听···他们跑呀,跑呀!有掉鞋的,有弃枪丢盔的,骑兵也是跃上马拼命的逃。一口气跑到黄楼才算把人拢着。其实,那阵子枪响有土匪打的也有他自己人慌乱退却时胡乱放的,混乱中也不知道哪是哪了?到了黄楼把队伍整顿好后,师爷王丙成说:这帮土匪是厉害,隔河就能打恁准,可想又破光山又捉万拔贡的,没这能耐,他敢为所欲为的逞能吗?我看还是先回汝宁府报告再说,杨四清看看自己的狼狈相,就随口说:也只有如此了。

为什么杨营长来岳城剿匪救人,当地的好汉们就提前知道并有所准备了呢?这还得从汝南劣绅张之敬说起,原来这张之敬自从编瞎话骗得岳城勇士绑架万拔贡之后,自知纸里包不住火,就有点后悔和心虚,总害怕官府介入结案后露出马脚。所以就一直托人四处打探消息,当得知河南督军赵倜很生气,指令府尹要派兵到岳城剿匪的事后,即派人到岳城送信,想提醒于恒宽先带人躲一躲免得被抓。哪知于恒宽等人正沉浸在多日来连战告捷的兴奋之中,哪里听得进去,根本不把上面派兵之事放在眼里。所以就利用当地有利地形安兵布阵,结果又一次大获全胜。然而,他们哪里知道,噩运已经在悄悄地向他们逼近...

再说当天晚上杨四清带败兵回到汝南城来到汝宁府,郑府尹一见他们丢盔撂甲的回来,心里不禁一惊,就问:怎么回事?答:那里的土匪太厉害,没到岳城就被他们发现了,所以特来向您禀报。府尹一听把桌子一拍:就岳城那几个蟊贼就把你们吓回来了,你还带什么队伍?说着就要...这时师爷插话说:不是杨营长不中,而是土匪太狡猾,枪法也太准了,隔河就能说哪打哪,还是请大人三思啊!...话没说完就被府尹喝令:退下!——众人走后,郑大人暗想:十几个人就能如入无人之境把光山县给破了。特别是万拔贡绑架案,其本人自有贴身保镖,竟也能无声息的把人弄走。看来对这帮土匪还真是不可小觑的!有心不管吧?督军有令,这还是次要的,关键是万拔贡还是皇亲国戚,闹不好袁大总统也是不会答应的。没办法,还是去找赵督军讨教吧。想毕,即刻乘车前往开封总督府。长话短说,驱车到了总督府门前停下,郑府尹即下车问门卫:“赵大人在府上吗”?答曰:“在”!“请向里面禀报一声,就说汝南府尹求见”···待门官传话后,不多时里面传出:有请!郑府尹即进了督堂和赵督军寒暄坐下,茶罢,就把杨营长去岳城救万拔贡如何受挫、大败而回的事从头至尾叙说了一遍。赵倜总督一听,这还了得,小小岳城竟然这么复杂,再不平定,必有后患。就问身边的副座如何办是好?沉默片刻副座说:“若派一个团,有点杀鸡用牛刀,小小地方也太显眼了。不如这样,我可推荐一个人,让他带一个营去,定能稳定岳城”。“谁”?“二团一营营长马善辅”。“哦?是的,此人有勇有谋,文武双全,可以胜任”。遂让传令宣马善辅到督军府一趟。不一会,见来一军官,全副武装,先报告后进府:“请问督军大人有何吩咐”?赵倜说:“现有一要务,非你亲去完成不可”。“什么重任”?“到离正阳县城东约90里的岳城街剿匪救人,平息四县交界处的是非乱局。”马营长想了想说:“我行吗”?“行”!“行是行,但您得允许我提出条件”。“好,什么条件你说吧”!马善辅说:“一、让我带一个加强营,增加马队五十匹,外加两门大炮;二、凡事得先斩后奏,错了有我负全责;三、治理一方平安不是一朝一夕之事,得给我一定时间,少者一年,多者二至三年,不然搞不出名堂我是实难从命的”。“好!就给你二年时间,所有要求全部答应。到时就等你胜利归来的好消息啦”!

话要简说,事不赘述。马善辅接到任务后,即随同府尹赶到汝南。在汝宁府要了万拔贡在岳城骗得的参与绑架人员名单,在逐一看完基本情况后,就把自己的想法和计划说于府尹听,在得到郑大人的认同后,便拉开了“马善辅坐岳城”的序幕而进入了角色——不久,在岳城肖应举的小旅店里便来了一个要求长期租住的卖药酒的小商贩,并经常挑着担子走村串户下乡叫卖(实为马营长装扮的)。不到半个月万拔贡便在官方的配合下得以获救(也因于恒宽等知道了万某的真实身份后,放松了看管)。三个多月后,岳城突然开来了几百人的部队并随有骑兵,安营扎寨后即把两门大炮架在南门外东西两侧(原岳城“炎帝祠”兼作南门)以示震慑。马营长即刻在所租住的店房里升帐就位(后当地百姓都称呼他为马官)。而后的十几天里就陆续传出于赖货、展胡礁等三十多个土匪及地痞流氓在不同时间不同地点被抓的消息,不久在验明正身后十几个罪大恶极的罪犯便在南门外百余米处的小港沟边被就地正法。领头的于恒宽等几个没作恶或作恶少的因有人提前报信,才躲过一劫,但在马善辅就任的近二年间从不敢再进家门。(于恒宽后因能力不凡被袁世凯的管家、陆军中将袁乃宽之长子袁家骥,字:骏伯,人称袁大少帮忙从排长直接提拔为旅长,并委任为汝正新息四县治安民团团长。另文叙述)。从此岳城就开始了全面彻底的治理和整顿:肃清匪患,休养生息,繁荣市场,公平交易,扬善除恶,和睦邻里,减免田赋,鼓励种地。好人好事随处可见,助人为乐蔚然成风。真正形成了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的良好氛围。听老辈人传说:当时真的是路上掉的洋钱都没人无端去捡的。也就是说从各个方面除了不能与共产党领导的当今盛世伦比,但良好的社会环境确实是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可见当时的岳城是何等的平安祥和与稳定。因而在得知马善辅完成任务即将离去时,一街两巷很早就自发的摆满了露水桌子(放有果碟食品和酒水的桌子)准备欢送马营长。可是马善辅为了不劳民不扰民,起早就随马队提前离开了岳城,只留下副官向当地百姓告别致谢!为此岳城及周边的百姓就更打心眼里感激和佩服了。因而便有附近汝正新息四县乡绅等出面出资,为纪念和感恩马营长在岳城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业绩,特撰文刻碑树立于南门外东侧的醒目位置(据说:此德政碑共两块,现保存的一块为主碑,另一块则是刻有马善辅坐岳城时所作善事的文字记载),其目的就是为了铭记功德、传于后世、流芳千古。

根据父亲田中武(1921~2007)生前手稿编写

马善辅缘何坐岳城

田保民 男 1959年生,中共党员,河南省正阳县汝南埠镇岳城村人。1982年退伍后次年即在岳城村任村干部,直至2014年底辞选退休。1992年3月被正阳县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聘为特约文史资料联络员。现为《中华文化》杂志社传统文化部主任、省、市诗词学会会员,市、县作家协会会员,正阳县诗词学会理事,正阳县老新闻工作者协会会员,县曲艺家协会会员。市级优秀文物保护员,岳城街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有作品散见于报刊和网络平台,并有多篇诗、文收录于当地的“诗集”和《正阳史话》、《古韵遗风》等书籍。且有岳城《古建筑绘图》被确定为正阳县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欧联华文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有稿件内容、版权等问题请联系eztvhdzx@163.com。

相关评论

欧洲华文电视台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 广告服务

     

  赣ICP备1500289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