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一带一路

揭秘汉武帝任司马迁创作“夜郎”载于《史记》: 为防足可与汉争霸天下的液那国翻身

时间:2019-07-02 01:38:58   作者:李才武   来源:欧联华文网   阅读:5284   评论:0
内容摘要:■李才武“夜郎自大、黔馿技穷”为经济落后的贵州打了天大的广告。然而,通过精读《史记——西南夷列传》,结合对西南丝绸之路、考古发掘成果、彝文古籍记载、山水人文、民族风情、地理民俗等的“云研究”、大数据集合,到2017年,笔者用大量铁证,揭开了“夜郎”之秘,它,就是今牛栏江以东的云南......

■李才武

“夜郎自大、黔馿技穷”为经济落后的贵州打了天大的广告。然而,通过精读《史记——西南夷列传》,结合对西南丝绸之路、考古发掘成果、彝文古籍记载、山水人文、民族风情、地理民俗等的“云研究”、大数据集合,到2017年,笔者用大量铁证,揭开了“夜郎”之秘,它,就是今牛栏江以东的云南省昭通市大部县区,贵州赫章、威宁、七星关及纳雍县的大部分乡镇。

2000年,贵州赫章可乐考古取得重大发现后,历时10余年,学术界竟称“夜郎之秘神秘不可攻破”。

“夜郎之秘神秘不可攻破”,起因在于对翻译《史记——西南夷列传》开篇部分,其重要的关键古地名座标被专家搞掉了。这几个座标是:同师、楪榆、嶲。


《史记——西南夷列传》开篇:西南夷君长以什数,夜郎最大。其西,靡莫之属以什数,滇最大;自滇以北君长以什数,邛都最大,此皆魋结,耕田,有邑聚。其外,西自同师以东,北至楪榆,名为嶲、昆明,皆编发,随畜迁徙,毋常处,毋君长,地方可数千里。自嶲以东北,君长以什数,徙、筰都最大。自筰以东北,君长以什数,冉、駹最大。其俗或土箸,或移徙,在蜀之西。自冉駹以东北,君长以什数,白马最大,皆氐类也。此皆巴蜀西南外蛮夷也。

做学问,务求精准,特别是对《史记——西南夷列传》开篇,要定位夜郎,同师、楪榆、嶲这几个古地名最为关键。经反复查找,笔者从哀牢国资料里找到“同师”是今云南保山,“棣榆”是今云南大理,“嶲”是云南楚雄云龙。同师、楪榆、嶲被找准后,就可精准定位夜郎,就在今牛栏江以东的云南省昭通市大部县区,贵州赫章、威宁、七星关及纳雍县的大部分乡镇。

《史记——西南夷列传》记载唐蒙进入夜郎地点“自巴蜀筰关入”,多年来学术界也是断章取义,争论不休。一个国度可以消灭,但其生态文化不会消失,当我们明白人类文化是人类战胜自然和改造社会的方法和技巧后,结合实地调研西南少数民族生产生活习俗,就可精准破解“自巴蜀筰关入”之秘:唐蒙经过重庆四川,用竹搭桥通过天险,进入了“夜郎”。“筰”通竹,筰关入,是文言文中典型名词作动词用。

而记载夜郎方位的,还有一条神秘的“牂牁江”。关于牂牁江,《史记——西南夷列传》记载:建元六年,大行王恢击东越,东越杀王郢以报。恢因兵威使番阳令唐蒙风指晓南越。南越食蒙蜀枸酱,蒙问所从来,曰“道西北牂牁,牂牁江广数里,出番禺城下”。蒙归至长安,问蜀贾人,贾人曰:“独蜀出枸酱,多持窃出市夜郎。夜郎者,临牂柯江,江广百余步,足以行船。南越以财物役属夜郎,西至同师,然亦不能臣使也。”蒙乃上书说上曰:“南越王黄屋左纛,地东西万余里,名为外臣,实一州主也。今以长沙、豫章往,水道多绝,难行。窃闻夜郎所有精兵,可是十余万,浮船牂柯江,出其不意,此制越一奇也。诚以汉之强,巴蜀之饶,通夜郎道,为置吏,易甚。”上许之。乃拜蒙为郎中将,将千人,食重万余人,从巴蜀筰关入,遂见夜郎侯多同。蒙厚赐,喻以威德,约为置吏,使其子为令。夜郎旁小邑皆贪汉缯帛,以为汉道险,终不能有也,乃且听蒙约。还报,乃以为犍为郡。发巴蜀卒治道,自僰道指牂柯江。蜀人司马相如亦言西夷邛、筰可置郡。使相如以郎中将往喻,皆如南夷,为置一都尉,十余县,属蜀。



 牂柯江在哪?在枸酱运到南越的那条水路,经过番禺城下,只需用一张1;12000000的中国地图,就可查找这条江,并分析其来源。经反复比对,查明该江就是今红水河,南、北盘江大部。唐蒙在南越番禺吃到枸酱后,回帝京长安,向蜀贾打听,枸酱来自哪里?蜀贾告诉他,枸酱唯独可以从蜀地运出。如果我们认为枸酱产于今贵州茅台一带,一是从茅台到番禺的牂牁道,是公元前135年后建设,二是:多持窃出市夜郎,是倒装句,意是多是偷偷从夜郎运出去市之之意。差贵州仁怀市至今还有盐津路、盐津社区等,足以证实,在两千多年前,茅台一带只能北渡赤水,经宜宾(僰道)转西往云南盐津、昭通方向。枸酱同时在南越番禺(今广州市)和长安(今陕西西安市)出现(蜀贾在西安售卖枸酱),证实当时有一个大物流基地,必然要方便的交通。

《史记——西南夷列传》记载:始楚威王时,使将军庄蹻将兵循江上,略巴、蜀、黔中以西。庄蹻者,故楚庄王苗裔也。蹻至滇池,地方三百里,旁平地,肥饶数千里,以兵威定属楚。欲归报,会秦击夺楚巴、黔中郡,道塞不通,因还,以其众王滇,变服,从其俗,以长之。秦时常頞略通五尺道,诸此国颇置吏焉。十余岁,秦灭。及汉兴,皆弃此国而开蜀故徼。巴、蜀民或窃出商贾,取其筰马、僰僮、髦牛,以此巴、蜀殷富。

牂牁道为公元前135年后西汉开辟,晚于蜀身毒道。唐蒙在南越吃到枸酱之时,此道还不通。但此图足以证实牂牁江为北盘江。

从此段记载,可知秦时常頞略通五尺道,诸此国颇置吏焉。就是在秦朝时,常頞就基本修通了到云南滇中一带的五尺道,并在沿途设置官吏。10 来年,秦朝灭亡,等西汉兴起之时,放弃这些地方,以蜀地为国界。但巴蜀两地老百姓还是经常偷偷地经五尺道往这些地方,运回这些地方的筰马、僰僮、髦牛。长安的枸酱从何来?只能是蜀贾偷偷经蜀地象运筰马、僰僮、髦牛般从夜郎经五尺道运出枸酱到长安去卖。这就是说,枸酱,经牂牁江水运往南到了广州番禺,经昭通,盐津到宜宾到成都,最后运到长安。枸酱不是酒,是一道美味。查今威宁、赫章一带,民间做的豆酱,堪称绝味。足可证实,液那有造酱的技艺。做酱需要大豆,今贵州威宁中水乃贵州最大粮仓。这从现实及考古发掘足可证实。查今贵州茅台一带非盛产粮食区域,赤水河至今不通水运,从仁怀一带通往宜宾的五尺道,系公元前135年后唐蒙建设。



两千年前,以液那之富强,假若竹王有大志,身旁有真谋士,可凭十万精兵西征云南进印度,南据河内及经牂牁江出奇兵取南越,东扩湖南据江西进浙江,北伐巴蜀转进中原,则中国历史就会改写。

蜀地经商的老百姓从夜郎采购枸酱后,从五尺道偷运回蜀地,然后又从蜀地转运长安。蜀贾很了解夜郎:夜郎者,临牂柯江,江广百余步,足以行船。南越以财物役属夜郎,西至同师,然亦不能臣使也。结合筰马、髦牛、僰痛均经五尺道偷偷运到巴蜀的情况看,枸酱运至长安,必经之地是蜀。而且是在夜郎采购。这里,《史记——西南夷列传》用了两个“出字”,是连贯的:一,假定枸酱出产于蜀,但多拿到夜郎进行交易。但这里蜀贾说多持窃出市夜郎。说明枸酱的交易大多在夜郎进行。这足以说明枸酱在夜郎的交易量大过在长安和番禺。唐蒙是先在番禺吃到枸酱后,才回长安去寻枸酱,找到蜀孤。因此可推定,枸酱在长安的销量不及番禺,而在番禺枸酱的销量又不及夜郎。因此,夜郎是枸酱营销的黄金之地。若说枸酱是从蜀地运到夜郎销售,可说明夜郎是枸酱的集散中心。枸酱从夜郎转卖到了番禺。蜀贾去夜郎交易是偷偷摸摸的,但蜀贾从蜀地运枸酱到长安,却不用偷偷摸摸,可以大物流大规模地运输、销售。但唐蒙身为西汉郎中将,却是在番禺才发现枸酱,进而在长安找到蜀贾了解枸酱和夜郎的关系,那么,假定蜀为枸酱生产基地,势必长安就很出名。可以大营销。但枸酱在唐蒙回长安作了解之时,枸酱在长安很少或没有。在长安还没有名气。这就不足以证实枸酱在公元前135年和汉王朝帝京有密切关系。《史记——西南夷列传》记载物资出产基地在夜郎。若枸酱出产基地在蜀,以蜀贾之精明,必在长安帝京作大幅推销。然而我们看到的是唐蒙在番禺吃到枸酱前对它在长安的存在与否是一无所知。这样,枸酱作蜀产经夜郎转运南越成立,但在长安却毫无名气,这就不符合商业逻辑:一个需要偷运进货物的地方卖得很好。一个能大张旗鼓去卖的地方却毫无名气,或销量及小,以长安之大,以南越之强,以夜郎之富,则蜀枸酱应被司马迁重笔记载。若毒蜀地出产枸酱,以当时交通条件,必在长安卖得很好。至少知名。但枸酱之名在长安乃空白。在番禺,也仅是王室待客所用,这就足以说明,枸酱乃夜郎特产,产于夜郎,销往南越多。而要运往产安,非得经过蜀地。故而司马迁记载的独蜀出枸酱,说的就是枸酱要运往长安,唯一的运出必经之地,是五尺道经过的蜀地,必需经僰道(宜宾)。枸酱在夜郎产销两旺,是我们的结论。枸酱,是高挡消费产品,若独出产于蜀地,上了南越王餐桌,但上不了西汉王朝的餐桌,理由不能成立。

夜郎运出筰马、髦牛、僰僮,致巴蜀殷富。但夜郎出产的枸酱,量不大。当时还是南越王餐桌上的高档美味。因此,就是蜀贾,也只是偷偷买了枸酱,带回蜀地消费而已。

但南越以西至云南保山的地盘收买夜郎,夜郎都不买账,这一情况,说明夜郎很富,这个情况,是蜀贾告诉唐蒙的。以上,证实夜郎之富甲天下,比长安富有。

《益那悲歌》。

因此,汉武帝怎能在灭夜郎后,让其再翻身呢?因此,他就容许进了天牢著述《史记》的司马迁,将液那记载作“夜郎”。因为议郎是西汉的一个官职,也是液那的谐音。液那竹王多同公元前112年灭国后进京,正好汉武帝给了他个“议郎”当当,就是不让他向滇王一样再回乡。不能放虎归山。竹王多同在汉武御前议郎当中,其出身国王,当然是“议郎”中唯一的王候,所以司马迁称其为“议郎王”,用其谐音作“夜郎王”。

那么,彝文古籍记载泰液发祥水、液那竹子孙。液那,又称作“液哪气”。汉武帝任司马迁创作的夜郎,不就是液那吗?山泉水滋养的城镇和集镇村庄。没有好水,怎会养得出筰马、髦牛、枸酱?还有僰僮和十万精兵?

两千多年前,液那之富甲天下。在长江流域,液那文明也甲天下。

揭开夜郎之秘后再看,液那之富甲天下。但在与汉武之争斗中,液那竹王的眼光,是不及汉武及唐蒙等一班谋士的。

“上许之。乃拜蒙为郎中将,将千人,食重万余人,从巴蜀筰关入,遂见夜郎侯多同。蒙厚赐,喻以威德,约为置吏,使其子为令。夜郎旁小邑皆贪汉缯帛,以为汉道险,终不能有也,乃且听蒙约。还报,乃以为犍为郡。”掩卷沉思,假若液那竹王多同有长远战略眼光,夜郎旁小邑不贪汉缯帛,不听蒙约,凭借西南地理中心之强,养十万精兵之富,南据南越,东进沿海,北上占据巴蜀以为根据地抗汉,恐怕中国历史就要改写。(图片均摘自网络)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欧联华文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有稿件内容、版权等问题请联系eztvhdzx@163.com。

相关评论

欧洲华文电视台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 广告服务

     

  赣ICP备1500289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