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一带一路

互联网+“数字丝绸之路”是西南三省用活“汉源僰根”的利器

时间:2018-10-17 20:02:21   南夷夜郎风   柯倮夜郎网   阅读:2821   评论:0
内容摘要:  ■南夷夜郎风  夜郎一哥历时7年,揭开夜郎古国和夜郎文化之秘,找到西南三省融入“一带一路”的“汉源僰根”,我国西南地区古老的僰人农耕文明、僰人酿造及僰人窖藏技术加范夜郎文化覆盖区(包含西南地区和东南亚地区)特别是贵州省,就有了融入“一带......

  ■南夷夜郎风

  夜郎一哥历时7年,揭开夜郎古国和夜郎文化之秘,找到西南三省融入“一带一路”的“汉源僰根”,我国西南地区古老的僰人农耕文明、僰人酿造及僰人窖藏技术加范夜郎文化覆盖区(包含西南地区和东南亚地区)特别是贵州省,就有了融入“一带一路”的最具生态价值的话语权。如何将品质甲天下的贵州生态农产销往世界各地?从“夜郎自大、黔馿技穷”逆袭思维,“天无三日晴、地无三尺平、人无三分银”的贵州,应紧紧抓住全球生态互信万链平台建设,打造好贵州的“汉源僰根物联网”,将贵州古朴的民风加大僰原生态推向世界,建设好互联网丝绸之路。

  “一带一路”(英文:The Belt and Road,缩写B&R)是“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简称。2013年9月和10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出访中亚和东南亚国家期间,先后提出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以下简称“一带一路”)的重大倡议,首倡“一带一路”。2015年3月28日,经国务院授权,国家发展改革委、外交部、商务部联合发布《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以下简称《愿景与行动》),对“一带一路”倡议进行具体规划。2017年5月14日,习近平主席在北京召开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提出“推动大数据、云计算、智慧城市建设,连接成21世纪的数字丝绸之路”,进一步丰富了“一带一路”倡议的内涵。“一带一路”倡议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作出的重大决策,也是新时期构建全方位对外开放新格局的重要部署。“一带一路”倡议不仅仅为传统产业提供巨大机遇,也是互联网企业及其商业模式的重大机遇。更好地落实“一带一路”倡议不仅要发挥传统行业的作用,更要发挥互联网经济的作用。互联网经济又称数字经济。互联网经济在全世界的兴起和发展,不仅极大改善了人类文明,也为落后国家和地区提供了跨越式发展的机会,同时为“一带一路”倡议的落实提供了新思路。在“一带一路”倡议落实的过程中,发挥好互联网经济这一新经济业态的作用,有助于显著降低“一带一路”倡议下相关项目实施的成本和风险,提高相关项目的经济收益和社会效益,使“一带一路”倡议得到更好落实。

  (一)发展互联网经济模式有助于贵州乡村跨越发展

  “一带一路”倡议在世界上引起重要关注,高度聚焦不发达国家发展问题。“一带一路”沿线不乏伊拉克、不丹、东帝汶、老挝、孟加拉、柬埔寨、尼泊尔、缅甸、巴基斯坦、阿富汗等经济社会发展滞后的发展中国家,是当今世界继非洲以外不发达国家最为集中的地区。因此,“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将这些国家一并纳入互联互通、共同发展的国际合作中来,为黔货出山找到巨大市场。

  进入网络时代,不发达国家很多地区必须筹划跨越式发展的模式和路径。互联网经济的兴起,为这些不发达国家实现跨越式发展、弥补代差提供了有力的技术武器。移动互联网技术已经非常发达,落后地区可借助移动通讯“弯道超车”,通过诸如贵州批发架生态互信商城构建互联网共享生态诚信体系,而无须投入大量资源组建传统购销公司,借助移动互联网通讯技术实现跨越式发展。

  (二)互联网经济模式有助于贵州乡村盘活现有资源

  落实“一带一路”倡议,不能仅关注大量新增商品、服务和资本投入,也要注重盘活现有资源,努力提升“一带一路”互联互通建设的经济效益、使人民群众增强获得感。互联网共享经济的发展,在盘活现有资源方面具有独特优势。

  以共享生态诚信体系为例。“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都不同程度地存在生态诚信体系的“痛点”。一方面,沿线国家很多城市面临严重生态战略物资缺口问题,解决生态战略物资缺口的“痛点”,通过发展互联网分享经济,能够有效盘活现有资源,在无法做到以自身资源配组解决生态战略物资缺口的“痛点”的前提下,提升民众购买贵州农特产的机会,促进当地经济发展;贵州乡村在资源配比十分有限的情况下,采用共享生态诚信体系等运营方式,可大幅提高现有资源营销不畅的局面。有效地盘活相关资源,增加经济效益性。

  (三)互联网经济模式有助于贵州乡村降低交易成本

  落后地区往往存在较为明显的语言文化隔阂,人与人之间生态互信水平往往局限在亲缘圈内,陌生人之间进行商业交易面临较为严重的失信违约风险。陌生人之间互信水平低、交易成本就高。交易成本高,商贸交易也只能在小范围进行,各方面比较优势无法通过互利交易体现出来,就难以走出贫困落后的局面。

  所以,“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贸易活动大多局限在小范围内,其与中国的贸易很多也只能停留在边境贸易的层次。互联网经济时代,通过电子商务及其交易资金居中托管制度和交易双方网络交互评价制度,就能低成本解决商业互信问题,确保互不相识的买卖双方能够安心交易,相当程度地防范交易风险、大幅降低交易成本。贵州和印度、阿联酋、捷克地理遥远,大多数人语言不通、宗教文化差异很大,但是借助互联网电子商务平台,却可实现大量货物交易。互联网电子商务的特殊机制,能确保交易安全。互联网经济由于其“重平台”、“轻资产”的特征,能够有效减少投资中的政治风险。投资互联网经济,是一项风险相对较小的投资模式,值得“一带一路”倡议中重点考虑。

  2017年5月14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中提出“要坚持创新驱动发展,加强在数字经济、人工智能、纳米技术、量子计算机等前沿领域合作,推动大数据、云计算、智慧城市建设,连接成21世纪的数字丝绸之路”,明确突出“数字经济”和“数字丝绸之路”建设,说明互联网经济在“一带一路”倡议中的重要作用已经得到高层重视。2017年5月16日公布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圆桌峰会联合公报》也提出要“支持电子商务、数字经济、智慧城市、科技园区等领域的创新行动计划,鼓励在尊重知识产权的同时,加强互联网时代创新创业模式交流”,要“推动电子商务和数字经济等方式扩大贸易”,说明互联网经济在“一带一路”倡议中的作用也已经得到各国的共同关注。

  二、“一带一路”倡议下贵州发展互联网经济的历史机遇

  “一带一路”不仅为贵州传统行业走向国际提供巨大历史机遇,也是贵州互联网经济走向国际的巨大历史机遇。从中国互联网经济发展的特点和“一带一路”倡议的具体情况看,“一带一路”倡议下互联网经济历史机遇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一、“一带一路”倡议提供良好外部政策环境

  互联网经济总体上属于服务行业。服务业对外开放相较于货物贸易,受政策的影响更大,更依赖于稳定的外部政策环境。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主要对外经济合作还是基于加工制造业的货物贸易,这种参与国际经济合作的方式受外部政策的影响相对较小。但随着中国参与国际经济合作的逐步深入,尤其是从货物贸易向服务贸易的转化,促使中国要在世界经济合作政策和机制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以更好地维护中国企业的正当权益。“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是中国首次就国际经济社会合作提出具体的综合性政策倡议,适应了中国参与国际经济社会合作的新趋势,为中国服务业走出去提供良好的政策指引和国际合作机制,也为中国互联网经济走向世界提供良好外部政策环境。

  根据国家信息中心《一带一路大数据报告(2016)》统计,“一带一路”倡议提出至2017年5月“一带一路”峰会的召开,我国利用高层互访和公共外交广泛宣传“一带一路”理念,当前已经有10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表态欢迎“一带一路”建设,我国与多个国家在多领域多层次就双边合作进行沟通和协商,目前已经与沿线30多个国家签订共建“一带一路”的合作协议。[1]2017年5月召开的“一带一路”峰会期间,我国再与近20个国家和20多个国际组织商签合作文件,有关部门预计将与沿线国家对口部门共同制定近20项行动计划,涉及基础设施、能源资源、产能合作、贸易投资等多个领域。 “一带一路”倡议以来密集的国际经济合作协议的签署,有助于我国互联网经济在海外得到更为友好的政策待遇。

  不仅签署协议,我国还主导建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以下简称“亚投行”)。截至2016年10月,亚投行共有成员国57个,涵盖范围远远超过亚洲,已然成为世界性开发投资银行。亚投行尽管主要集中在基础设施投资,其投资范围也包括与互联网经济密切相关的网络硬件基础设施投资,这有利于互联网经济走出国门。此外,在金砖国家开发银行中,中国也占有较大投资份额,这也有利于中国企业在金砖国家开展经营活动,有助于互联网经济走向金砖国家。

  (二)“信息丝绸之路”建设带来的正面溢出效应

  互联网经济的发展离不开互联网硬件基础设施的建设,离开了通讯基站、光纤电缆,互联网经济无从发展。不仅如此,互联网经济经营模式与互联网硬件也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中国互联网经济的迅速发展,就是建立在我国互联网硬件基础设施建设迅速发展的基础之上。因此,可以说互联网经济的发展都是享受了互联网硬件基础设施建设的正面溢出效应。大力推进互联网硬件基础设施建设也是“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内容,这也就给互联网经济在相关国家的发展提供了巨大机遇。

  《愿景与行动》明确提出:“共同推进跨境光缆等通信干线网络建设,提高国际通信互联互通水平,畅通信息丝绸之路。加快推进双边跨境光缆等建设,规划建设洲际海底光缆项目,完善空中(卫星)信息通道,扩大信息交流与合作”。根据中国移动集团发布的《中国移动参与“一带一路”共建情况》介绍,中国移动将建设陆路和海上信息高速通道,在东北亚、中亚、南亚、东南亚四大周边区域建成开通8条陆地光缆,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福州建成5个国际通信业务出入口局,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建成29个“信息驿站”(POP点,网络服务提供点),并大力推行推动4G TD-LTE全球发展,共享中国创新成果。2017年5月14日北京“一带一路”峰会期间,习近平主席提出要向丝路基金增资1000亿元人民币,这其中也有助于中国互联网硬件基础设施走向“一带一路”。这些互联网硬件基础设施的投入,为互联网经济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在移动互联网设施非常落后的情况下,像滴滴网约车等互联网经济无从发展;一旦移动互联网硬件基础达到一定程度,有关互联网经济就有迅速发展的前提,从某种程度上看就是享受了硬件基础设施建设的正面效果外溢。

  此外,中国互联网经济在“一带一路”倡议下走出去的一个优势在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互联网硬件基础设施有越来越多的“中国制造”,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互联网经济在这些国家的发展会与硬件设施更紧密适配。以中亚地区为例,传统上中亚地区是俄罗斯企业的天下,但在互联网通讯设备领域中国制造更受欢迎。在乌兹别克斯坦,华为是乌第一大电信运营商 Uzdunrobita的主要设备供应商,中兴通讯则在2004年进入乌国市场,为乌运营商East Telecom提供中兴自主研发的全系列路由器等高端数据设备。在土库曼斯坦,中国华为是土电信领域的主要合作伙伴,市场份额达到50%。[2] 再比如在亚洲,根据2016年10月的统计,华为、小米、OPPO和vivo等中国手机品牌拿下印度最主要的30个城市40%的市场份额。[3]伴随“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中国硬件企业在相关国家市场份额还会提升。在这种情况下,我国互联网经济“走出去”就有更为坚实的技术优势。以手机为例,当前很多互联网经济服务软件大多通过手机运行,手机是否支持特定网络服务,或者硬件功能能否为特定软件功能进行优化,对于特定互联网服务的推广至关重要。随着越来越多的“中国制造”走出国门,互联网经济这种“中国服务”也面临“走出去”的历史良机。

  (三)“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更需要适合发展中国家的网络服务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也大多是发展中国家。无论是根据世界银行的人均GDP标准还是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的人类发展指数(HDI)标准,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多数国家处于同一发展阶段。不仅如此,中国国土辽阔,既有人口高度集中的东部地区,也有地广人稀的西部地带;既有媲美西方发达国家的东部沿海城市,也有尚未摆脱贫困命运的中西部山区。因此,扎根于中国的互联网经济模式,在走出国门之后,要比源于西方的互联网经济模式更能适应“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经济发展水平和社会发展阶段,具有更为广阔的适应性。“国情相同、民心相通”带来的共鸣效应,这是中国互联网企业走出去的重要优势。

  以网络支付模式为例。中国和其他发展中国家一样,长期面临商业信用环境不佳、纠纷解决机制不完善、合同契约履行成本高、商业欺诈泛滥的等情形。因此,直接到款的支付模式在中国电子商务发展过程中面临严重水土不服。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中国C2C电子商务大多采取托管支付模式,即买家汇出的相关款项在互联网电子商务平台指定账户中“暂存”,待卖家发货且买家确认并认可货物的情况下,再由买家发送指令有电子商务平台将相关款项支付给卖家。这种模式下,只要交易双方信任电子商务平台,则买家不担心交钱收不到合格货物,卖家也不用担心发货之后收不到货款。从源头上预防交易纠纷的产生,使得东西南北互不相识的中国人敢于通过互联网从事买卖交易,甚至比线下交易更有安全感,特别适合市场信用环境和法治环境有待提高的发展中国家。《“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圆桌峰会联合公报》提出的“通过培育新的贸易增长点、促进贸易平衡、推动电子商务和数字经济等方式扩大贸易,欢迎有兴趣的国家开展自贸区建设并商签自贸协定”,其实就是我国国内扩大商贸活动成功经验的国际推广。

  再以共享出行为例。众所周知,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呈现人口密度大、道路资源稀缺、出行方式相对单一等特点。在这种情况下,共享出行就不能仅仅以小汽车共享为内容,而要将公交车、巴士等共享纳入互联网共享出行网络。我国共享出行品牌滴滴将公交车和巴士纳入共享出行网络,要比仅仅将小汽车纳入共享出行网约的西方巨头更能满足民众的出行需求。这种源于中国这一发展中国家的运营经验,也是众多“一带一路”沿线发展中国家所急需的。交通与民生问题息息相关。与西方同行相比,中国共享出行企业滴滴正着力开发普惠的大众综合出行方案,滴滴顺风车、滴滴小巴等产品已经得到东南亚、南美洲等市场的欢迎。此外,政企合作是发展中国家新经济发展的有效途径。滴滴目前与近20个地方城市达成了共建智慧交通合作框架,以大数据技术协助提升城市整体交通管理效率。这些经验对于一带一路沿线新兴市场国家迎接飞速城镇化的挑战有很大借鉴意义。

  中国互联网经济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经济成就的最新体现。当前,世界十大市值互联网公司中,中国占有四席(阿里巴巴、腾讯、百度、京东)。根据2017年《快公司》(Fast Company)公布的世界最具创新能力的公司名单,中国互联网企业滴滴、阿里巴巴、腾讯、小米入围,其中滴滴是第二次蝉联此榜单。中国互联网经济已经成为中国经济“新名片”。在这种情况下,贵州落实“一带一路”倡议,发展互联网经济,就要软件和硬件建设并行,充分发挥互联网技术、互联网经济模式和中国互联网经济的三重优势,不仅将“汉源僰根”推向全球,还将“黔货出山”推向全球,努力打造“数字丝绸之路”,让古老的西南丝绸之路成为新时代全球互联互通、共享共赢的典范。(部分资料摘自网络)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欧联华文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有稿件内容、版权等问题请联系eztvhdzx@163.com。

相关评论

欧洲华文电视台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 广告服务

     

  赣ICP备1500289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