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一带一路

曹维希:“夜郎道” 和“楼兰道” 一起丈量华夏民族生态文明

时间:2018-10-15 15:21:13   eztv   柯倮夜郎网   阅读:2733   评论:0
内容摘要:楼兰之秘,千古难解!摘自网络■南夷夜郎风 全球生态互信万链——批发架生态互信商城创始人曹维希引这样一个美丽的传说:罗马凯撒大帝穿了一年中国丝绸袍,到剧院看戏引起全场轰动和羡慕,被称为“绝代豪华”。罗马贵族少女经过亲身体验认为,只有穿戴中国的丝绸才能显示自己的美丽。罗马人听......

楼兰之秘,千古难解!摘自网络

■南夷夜郎风

          全球生态互信万链——批发架生态互信商城创始人曹维希引这样一个美丽的传说:罗马凯撒大帝穿了一年中国丝绸袍,到剧院看戏引起全场轰动和羡慕,被称为“绝代豪华”。罗马贵族少女经过亲身体验认为,只有穿戴中国的丝绸才能显示自己的美丽。罗马人听商人说,丝绸是在楼兰买的,就一路东行寻找这美丽的地方,发现楼兰是个丝绸贸易市镇后,遂又向东寻找丝绸的故乡,终于到了长安和中原,看到了丝绸遍地的景象……

楼兰风光。摘自网络

          公元前138年至公元前119年,张骞奉汉武帝之命两通西域,开辟了我国和西方的国际陆路通道,从此,一条经敦煌和西域,以楼兰城东西一线为主要通道和分途点的交通干线被开通,这就是后人所称的丝绸之路中道,又被称为“楼兰道”。通过楼兰道,中原的商人到楼兰城出售丝绸,以至楼兰城出现了“织为楼兰秋雁行,染作罗布春水色”的繁荣景象。汉武帝为加强东西方贸易,抵御匈奴威胁,消弥匈奴对楼兰道的阻断,根据张骞的建议设官保护楼兰道,并对之进行了行之有效的管理。公元前60年,汉廷正式设立西域都护,其使命之一就是保护和管理楼兰道。在楼兰道上,楼兰城是供旅者食宿、办理出入证明,迎送政府官员和外国使者的一个中继站。楼兰道是西域与汉文化交流的大动脉,并极大发展了东西方经济。

西南丝绸之路上夜郎民族用竹搭桥战胜凶山恶水。西北丝绸之路楼兰古族聚土成城。中华生态智慧让人震憾。摘自网络

          楼兰道在丝绸之路上占据重要地位,这条古道对人类文明产生过重要影响;楼兰故城曾经是丝绸之路上一颗最为耀眼的明珠。《三国志·魏书》卷三十引《魏略·西戎传》述:“从玉门关西出,发都护井,回三陇沙北头,经居卢仓,从沙西井转西北,过龙堆,到故楼兰,转西指龟兹,至葱岭……”。楼兰道是我国北方丝绸之路的发端,在当时丈量着华夏民族的尺度。东有阿奇克谷地(长约150公里)直通敦煌 。从敦煌至今罗布泊地区后,向北连接高昌地区(今吐鲁番盆地);向西通往天山南麓地区,其间途经库尔勒可北上焉耆;向南则与汉西域南道对接,通向塔里木盆地南缘诸绿洲;进而又转至中亚、南亚和西亚地区。

       今罗布泊一带是古代塔里木盆地东端的十字路口,是从敦煌直接或间接通向西域各主要地区重要的交通枢纽。我国楼兰学研究专家孟凡人先生称,楼兰道和楼兰地区在汉魏前凉西域史、丝绸之路开辟与发展史和中西文化交流中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

  第一,楼兰道是张骞凿空后,官方正式开辟的第一条内地至西域的交通干线。进而以此为准,向西、向南、向北延伸,使今新疆境内早已存在的交通孔道互相连接变为通途。这是尔后内地至西域其它主要交通干线相继开辟的先声,是今新疆境内逐步建立四通八达交通网的基石。

  楼兰驼队,可类比于南丝路上的“夜郎马帮”。摘自网络

       第二,楼兰道是官方首次开辟的可以通向西方的交通主干线,是第一座正式沟通东西交往的桥梁。楼兰道的开辟,进一步打开了当时中国和世界的眼界。由于楼兰道是两汉魏晋前凉时期连接内地、西域和西方之间的惟一干道,故它在这个阶段中西方政治、经济、文艺交流史中的地位和作用是不可磨灭的。一部古代西域史,首先打上的就是楼兰道的印记。

  第三,从汉魏史来看,通西域均以敦煌为西进基地,以楼兰道为通西域的主干道,以楼兰地区和高昌地区为经营西域的桥头堡。敦煌、楼兰、高昌这个铁三角形成鼎足之势,楼兰和高昌犹如从敦煌伸出的双臂,呈钳形控制西域腹地,使这个阶段经营西域进退自如,立于不败之地。在这个态势中,楼兰尤为重要,特别是魏晋前凉在此设西域长史府之时,其地位远在高昌之上。可以说是时经营西域的成功,均系于楼兰道和楼兰,因而楼兰道在这个时期具有无可替代的地位。

荒漠里,楼兰古国与贵州如今开发的韭菜坪竹根水,风马牛不相及。摘自网络

  第四,从楼兰地区史来看,楼兰最初因楼兰道而扬名,其后楼兰城的兴起和楼兰地区经济文化的发展等方面,无不与楼兰道密切相关。楼兰道是这个阶段楼兰城和楼兰地区赖以存在和发展的生命线,其直接和间接的影响在这个地区几乎无所不在。

  第五,楼兰道是汉魏晋前凉时期将今新疆地区和内地紧密连接在一起的主要纽带,楼兰道和楼兰地区对加速这个阶段西域各地经济文化的发展,及其在今新疆地区成为祖国不可分割组成部分过程中的重要作用,将是永存的。

       公元前201年,在逐渐崛起的匈奴部落发生一件改变部落发展和影响世界史的大事——酋长头曼的儿子冒顿用响箭射杀父亲。冒顿把他的继母与弟弟同时杀掉,宣称自己是“单于”(匈奴语“元首”),建立匈奴汗国。

南丝路夜郎古国大僰黑箐,北丝路楼兰古国黄沙漫天。摘自网络

  冒顿宣称自己是夏王朝后裔,所以中国也有他的一份,借以向中土发动侵略。这是我国古代北方民族锲而不舍地向中原王朝侵略的又一个开始。从此,一场影响世界的持久战拉开帷幕——汉匈战争登上历史舞台。

  中原王朝的反应十分激烈,汉高祖刘邦在公元前200年亲率32万大军出击匈奴,却被对方40万大军围困在白登山(今山西大同市东南)7天7夜。此后,刘邦为了全力对付内部封建割据势力,对匈奴采取了“和亲”政策。

  公元前141年,16岁的汉武帝刘彻即位。这时汉朝已建立60多年,不仅政权巩固而且经济上也有了实力。因而,有条件和匈奴进行斗争,从根本上解除威胁。

夜郎古国苍翠遍野与楼兰古国的苍凉无尽。摘自网络

 从公元前133年至公元前119年,汉武帝派兵和匈奴进行了多次作战。其中决定性的战役有河南之战、河西之战和漠北之战。

  河西战役从公元前121年3月始,霍去病率1万骑兵从陇西出发,在皋兰山下和匈奴骑兵交战,越过焉支山(今甘肃山丹县境内)追击500多公里。至夏时,霍去病行军千余公里,一直打到祁连山麓,给匈奴以重创。

  战后,汉武帝在河西地区先后设武威、酒泉、张掖、敦煌四郡,移民10万定居农垦,解除了汉王朝的西部威胁,打通了汉和西域交往的楼兰道。然而,汉与匈奴的战火也被引到这里。

       类比于西南丝绸之路的“僰道”——今四川宜宾这个水陆码头。楼兰城正是楼兰道分道的“港口”,中国出使各国的使节,由这里分赴大漠南北。由沙漠南北各国东返的使节,则在楼兰城会合。

  楼兰;大漠驼队的天国。摘自网络

        在西域,匈奴对楼兰尽力实行怀柔政策。楼兰王安归在任时,不仅跟匈奴结亲而且还在对方的蛊惑下,常与车师王(新疆吐鲁番)派联合巡逻部队专杀汉使,以斩断汉跟西域的联系。

  安归的举动激怒了汉廷,威胁汉朝通衢西域。汉大将军霍光遂遣傅介子沿楼兰道前往楼兰城刺杀安归。傅介子假称汉廷赐赏,安归大喜与之一起饮酒。安归被灌醉之后,傅介子遂将其挟到屏风后,杀之。

     平定楼兰安归之乱后,汉昭帝立在长安作侍子的安归的弟弟尉屠耆为楼兰国新王,并改楼兰国为“鄯善”,所以楼兰与鄯善,实际是一个国家在不同时期的不同称谓。

          在揭秘夜郎之后,着手准备揭秘楼兰之秘的夜郎一哥(李才武)称:借助过去的文献记载,可以窥见楼兰道的本来面目。从敦煌西面的玉门关、阳关越三陇沙,过阿奇克谷地和白龙堆,经土垠遗址(西汉居庐仓)或楼兰古城,沿孔雀河岸与西域中道相连,或经LK遗址前往鄯善国与西域南道相连的交通路线。整个西汉时期,由于匈奴一直游弋于天山地区,人们无法经过伊吾(哈密)、车师(吐鲁番)前往天山南北麓地区,所以楼兰道始终是西汉通西域的惟一交通干线。据《魏略》记载:“从玉门关西出,发都护井,回三陇沙,经居卢仓,从沙西井转西北,过龙堆,到故楼兰,转西诣龟兹,至葱岭,为中道。”

        夜郎一哥指,与富矿富饮用水的夜郎相比,寻找楼兰之秘,找到古楼兰的水魂,可能是揭楼兰之秘的关键。


         楼兰遗韵。摘自网络

         公元645年冬天,玄奘这位中国最了不起的僧人从印度回国时,走过从米兰到敦煌的那条沙漠道路。但他在其旅行记《大唐西域记》中,只记载到他抵达纳缚波(楼兰)境内。但从玄奘的门徒慧立和彦棕写的传记看,玄奘事实上是在穿越了罗布泊至敦煌的沙漠之后才完成他最后的一段旅行。有趣的是,玄奘在和田收到了唐太宗回复他回国请求的信,这封信明白无误地指示敦煌行政长官引导他穿越满是流动沙丘的沙漠。


        考古专家斯坦因等认为,楼兰道这条连接敦煌与罗布泊地区的沙漠之路,在唐朝极有可能仍在使用。

         斯坦因认为“中道”正是人们所说的楼兰道。因为它明确提到了楼兰遗址,几乎与发现于那里的文书属于同一时期,被称为“故楼兰”;它还详细描述了从“玉门”和“长城”最西延伸部分到楼兰遗址这条沙漠路线上的一些主要路段。楼兰古道的重要性受到当时中国对西域控制力的直接影响。自东晋(公元317~419年)至7世纪初唐朝建立,中国在中亚地区影响力持续衰退,这反映在中国正史中完全没有对连结中国与西域道路的记载。好在还有中国僧人玄奘前往印度取经这一伟大事件,在一定程度上填补了这段空白。

         这一观点也可以在米兰的吐蕃戍堡得到佐证。公元8世纪末前后,当中国的政治影响在塔里木盆地完全消失之后,敦煌至罗布泊地区道路的重要性并未降低。从后晋到北宋末年(公元936~1126年),中国正史里还有和田使节朝见中央王朝的记载。这似乎证明,楼兰和敦煌之间的道路在唐朝之后很可能仍在使用,至少是时断时续地使用。


         当文献中再次出现楼兰古道的记载,已是一个半世纪之后的事。公元1273年前后,马可·波罗踏上古道后,对穿越沙漠旅行有如下描述:“凡行人渡此沙漠者,必息于此城一星期,以解人畜之渴。已而预备一月之粮秣,出此城后,进入沙漠。”


          南丝路上活跃着夜郎马帮。这里则是骆驼队。人们难以相信,长年在塔里木盆地过着游牧生活的猎人和牧民,也就是罗布人的祖先,会完全忘却这条穿越沙漠前往敦煌的近道。同样,这样一条道路也不会逃脱向往西域贸易的中原人的注意。从敦煌来的中国骆驼队,冬天偶尔经过这条沙漠之路来到这里,用铁器等物品换取罗布泊地区盛产的各种干鱼。即使这种偶尔的交通行为到19世纪60年代初也已中断,这条古老的商路似乎已经走到生命的尽头,完全被人们遗忘了,只是从口头传说和中国史籍中才能找到它的影子。到了1891年前后,重新控制西域的中国当局出于战略和商业原因的考虑,急于开发南部绿洲,打开最便利的通道,于是这条沙漠的古道才重新被人们所重视。

生命之源的水,是人类历史长河中最可宝贵的资源。在夜郎故里,水的重大价值未被高度重视。在楼兰故里,却是稀缺的资源。摘自网络。


        人们无法确定楼兰道最终被废弃的准确年代。古老的罗布泊湖盆上,远望,一马平川的盐碱地覆盖着一层厚厚的盐粒,一眼望不到边。由于在强烈阳光曝晒下,地表的土质发硬,形成了爆烈的盐壳地,其外形酷似一片片的鱼鳞,又叫鱼鳞地。如果没有坚强的后勤保障,谁贸然进入这块无人区,迎接他的就只有死路一条。以此观之,我们确实很难想象古人是如何仅以牲畜为交通工具,穿越这一死亡地带的。

        1914年,斯坦因沿着楼兰古道来到楼兰时,其间也穿过了宽广的结着盐壳的海床,当看到坚硬、起皱的盐壳覆盖干涸的古罗布湖盆时,他惊叹不已。在自己的著述里,他描写道:中国通往楼兰的古道就从此干海床穿过或绕过。

       运气不佳的法国旅行家约瑟夫·马丁从敦煌出发,踏上了这条古代沙漠之路。随后在回国途中,他死在了马尔吉兰(今乌兹别克东部)。他是目前所知的继马可·波罗之后,第一位穿越罗布沙漠的欧洲人。

      夜郎一哥此前研究西南丝绸之路,得出唐蒙自重庆、四川用竹搭桥进入了夜郎,非从学人生造的“巴符关”进入,那位在中国历史上带头蒙上“巴符关”虚浮面纱的郦道元,对楼兰的描述却是完全准确,“地广千里,皆为盐而刚坚也。行人所径畜产皆布毡卧之。掘发其下,有大盐方如巨枕。以次相累,类雾起云浮,寡见星日。少禽多鬼怪。”(文中资料摘自互联网)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欧联华文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有稿件内容、版权等问题请联系eztvhdzx@163.com。

相关评论

欧洲华文电视台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 广告服务

     

  赣ICP备1500289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