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一带一路

古夜郎这个山国经五尺道至宜宾通长江 经北盘江浮船达广州

时间:2018-07-31 22:54:05   作者:李才武   来源:柯倮夜郎网   阅读:4702   评论:0
内容摘要:  ■李才武  《史记•西南夷列传》中,有一个极为重要的古地名“座标”,叫做“僰道”,它是古“僰道县”,为今四川省宜宾市的旧称。是中国万里长江第一城。也是生态资源富集的中国大西南山群中的夜郎古国与万里长江亲吻的第一城。大江大水的中国长江第一......

  ■李才武

  《史记•西南夷列传》中,有一个极为重要的古地名“座标”,叫做“僰道”,它是古“僰道县”,为今四川省宜宾市的旧称。是中国万里长江第一城。也是生态资源富集的中国大西南山群中的夜郎古国与万里长江亲吻的第一城。

 

大江大水的中国长江第一城,古僰道县四川宜宾。摘自百度图片

  宜宾市何以称为“僰道”?查阅百度百科,是这样说的:宜宾,四川省地级市,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国家卫生城市、国家森林城市,以五粮液为代表的发达的酿酒工业使宜宾成为名副其实的“中国酒都”。 宜宾是长江上游开发最早、历史最悠久的城市之一,古称“僰道”、“戎州”、“叙州”,素有“西南半壁古戎州”的美誉。宜宾位于四川省南部,地处四川、云南两省结合部,长江零公里处,是“万里长江第一城”。辖三区七县(翠屏区、南溪区、叙州区、江安县、长宁县、高县、珙县、筠连县、兴文县、屏山县)。宜宾战略位置重要,是成都经济区、川南经济区、攀西经济区的融合点,辐射周边人口多达2000余万,是毗邻地区的中心城市。宜宾的能源(水电、火电、煤炭、页岩气等)丰富、产业发达,提供就业岗位众多。高速公路网络、高铁网络、长江港口、民用机场一应俱全。

 

 

 

                                         夜郎五尺道之“南夷道”——威宁盐仓大路村五尺道遗迹。李才武摄

  “僰(bó)人”,即濮人,是先秦时期北方中原人对西南诸民族的统称。“僰”与史书记载的“濮”是一回事。中原人称西南民族为“濮”,又称“百濮”。我国西南地区以喀斯特岩溶山区为主要地形地貌。因此,“僰道”,代指西南诸民族互相往来的交通线,也指西南地区古代的民间交通线。而宜宾作为古“僰道县”,在我国秦汉之交,巴蜀居民窃出僰道,与夜郎、邛都等国交换物资,输出蜀地产的枸酱等,换回这些地方的髦牛、筰马、僰僮,因此巴蜀殷富。秦统一中国后,为控制西南地区,在四川宜宾和云南曲靖间修了一条大道,路面宽五尺,故称五尺道。秦开发西南夷之时,常頞仅是大略修通了起自僰道(宜宾)到曲靖的五尺道。公元前135年,西汉唐蒙接着整修到夜郎、邛都、笮国等的五尺道,又称为“蜀身毒道”、南夷道。起自僰道,经珙县、兴文、镇雄一线入赫章(原东部威宁)到安顺出南海的南夷道,经盐津、昭通一线入威宁到昆明一线到达印度的蜀身毒道,就如同经过夜郎古国中央大城的两条环城路,将古夜郎国包围起来。

 

                                                  蜀身毒道之可渡古渡段(宣威市杨柳乡)。李才武摄

  汉武帝元狩元年(前122),博望侯张骞出使大夏国归来后说他呆在大夏时曾经看到过蜀郡出产的布帛,邛都的竹杖,让人询问这些东西的来历,回答的人说:“从东南边的身毒国弄来的,从这儿到那里的路途有数千里,可以和蜀地的商人做买卖。”有人听说邛地以西大约二千里处有个身毒国。张骞乘机大谈大夏在汉朝西南方,仰慕中国,忧虑匈奴阻隔他们与中国的交通要道,假若能开通蜀地的道路,身毒国的路既方便又近,对汉朝有利无害。于是汉武帝就命令王然于、柏始昌、吕越人等,让他们寻找捷径从西夷的西边出发,去寻找身毒国。王然于、柏始昌、吕越人等到达滇国,滇王尝羌就留下了他们,并为他们派出十多批到西边去寻找道路的人。过了一年多,寻路的人们全被昆明国所阻拦,没能通往身毒国。

西南丝绸之路。摘自网络

  这中间,有一个故事,当初滇王同汉朝使者说道:“汉朝和我国相比,哪个大?”汉朝使者到达夜郎,夜郎也提出了这样的问题。这是因为道路不通的缘故,各自以为自己是一州之主,不知道汉朝的广大。汉朝使者回到京城,于是极力陈说滇是大国,值得让他亲近和归附汉朝。汉武帝对这事留心了。

  其实,史马迁在这里,记录下汉武帝开辟西南丝绸之路的原因,就因为博望侯张骞出使大夏国归来后说他呆在大夏时曾经看到过蜀郡出产的布帛,邛都的竹杖。因此,五尺道作为通“僰”之道(通往西南少数民族地区的道路)。成为国家工程,交给了唐蒙。

  公元前135年,唐蒙在广东番禺,吃到经夜郎和牂牁江(北盘江)而来的枸酱。唐蒙追寻路线,蜀贾(四川商人)告诉他独蜀产出枸酱,他们经常偷偷地经民间秘密商道运到夜郎去卖。

  《史记•西南夷列传》记载:建元六年,大行王恢击东越,东越杀王郢以报。恢因兵威使番阳令唐蒙风指晓南越。南越食蒙蜀枸酱,蒙问所从来,曰“道西北牂柯,牂柯江广数里,出番禺城下”。蒙归至长安,问蜀贾人,贾人曰:“独蜀出枸酱,多持窃出市夜郎。夜郎者,临牂柯江,江广百余步,足以行船。南越以财物役属夜郎,西至同师,然亦不能臣使也。”蒙乃上书说上曰:“南越王黄屋左纛,地东西万余里,名为外臣,实一州主也。今以长沙、豫章往,水道多绝,难行。窃闻夜郎所有精兵,可是十余万,浮船牂柯江,出其不意,此制越一奇也。诚以汉之强,巴蜀之饶,通夜郎道,为置吏,易甚。”上许之。乃拜蒙为郎中将,将千人,食重万余人,从巴蜀筰关入,遂见夜郎侯多同。蒙厚赐,喻以威德,约为置吏,使其子为令。夜郎旁小邑皆贪汉缯帛,以为汉道险,终不能有也,乃且听蒙约。还报,乃以为犍为郡。发巴蜀卒治道,自僰道指牂柯江。蜀人司马相如亦言西夷邛、筰可置郡。使相如以郎中将往喻,皆如南夷,为置一都尉,十余县,属蜀。

 

西南丝绸之路。摘自网络

  《史记•西南夷列传》的记载,多以前面伏笔,后顺理成章为特性,很多人因此如读天书。由于《史记•西南夷列传》前面记载了秦略通五尺道,巴蜀居民窃出僰道做生意因此换髦牛等,蜀贾经民间秘密商道偷运枸酱到夜郎,汉使到昆明等,因此,僰道及五尺道,成为我们破解夜郎等古国之秘的一条准红线。“乃拜蒙为郎中将,将千人,食重万余人,从巴蜀筰关入,遂见夜郎侯多同。”由此可见,唐蒙是带着一万多人,经重庆、四川,用竹索搭成桥进入夜郎。后唐蒙“发巴蜀卒治道,自僰道指牂柯江。”更能证实僰道的地理位置的重要。“窃闻夜郎所有精兵,可是十余万”,这就说明,养夜郎十万精兵,必然粮草要富足。威宁中水考古出土大量稻米和兵器,证实了这一点。而赫章可乐考古出土的大量文物,更能证实这里是西南丝绸之路南夷道上的重要一驿。再加上彝文古籍记载的柯倮洛姆,勒波洛姆(昆明)、举菊洛姆(大理)等,僰道,成为我们找到神秘消失的夜郎古国的最为重要的一个古地名座标。

  而从《史记•西南夷列传》的记载,“同师”(今云南保山)、棣榆(今云南大理)、嶲(今云南楚雄的云龙),这些座标点连成线,但在翻译时,却被学界搞丢了。再加上笔者实地踏访可渡河、牛栏江、洛泽河等,见证乌江上游不通水运。而夜郎临牂牁江,经牂牁江可浮船渡十万夜郎精兵以出奇兵取南越,足见牂牁江不是乌江。因此,古夜郎经五尺道至宜宾可通长江,经北盘江可达广州,就成为铁的事实。这里作者还要说明的是,假使唐蒙当初经僰道进入的“夜郎古国”是贵州遵义桐梓一带,从山国水运的角度看,就不足以证明《史记•西南夷列传》所记载的从这里可取夜郎十万精兵浮船牂牁出奇兵以取南越。而贵州石阡作为“夜郎古国”,要“浮船牂牁”,就更没有理由,因为石阡地处乌江中游地带,从这里水运广州,须从重庆入长江,至东海,再南下到南海。

       僰道、僰道、通僰之道。在我国古代,中原地区称西南为僰,也称夜郎。僰道联通五尺道,是最铁的事实。它为我们找到神秘消失的夜郎古国,提供了铁的证据。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欧联华文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有稿件内容、版权等问题请联系eztvhdzx@163.com。

相关评论

欧洲华文电视台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 广告服务

     

  赣ICP备1500289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