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一带一路

大江大河滋养“丝路之魂” 威宁迤那疑为古夜郎发祥地

时间:2017-09-20 02:03:57   李才武、刘世艳   前沿时报   阅读:2720   评论:0
内容摘要:古老的夜郎,古老的柯倮洛姆。李才武 摄于威宁玉龙牛栏江。■中国大河风暴•夜郎马帮走丝路报道组 李才武 、刘世艳在我国历史上,在内忧外患的情况下,西汉武帝广集良才,大力开疆拓土。张骞出使西域后,唐蒙智取夜郎要塞,而后西汉大力开辟早于北方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两百多年的西南丝绸之路,......

古1.jpg

 古老的夜郎,古老的柯倮洛姆。李才武 摄于威宁玉龙牛栏江。

■中国大河风暴•夜郎马帮走丝路报道组 李才武 、刘世艳

在我国历史上,在内忧外患的情况下,西汉武帝广集良才,大力开疆拓土。张骞出使西域后,唐蒙智取夜郎要塞,而后西汉大力开辟早于北方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两百多年的西南丝绸之路,造成汉武盛世。夜郎古国的存在和消失,对古老的东方文明及其世界文明的影响都极为深远,及后世华夏辉煌,大中华万国来朝,夜郎故里都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历史上,起自成都,经康定、大姚到云南大理的“灵关道”,是为西南古丝绸之西线。而东线的“五尺道”,起自成都,一路向南经宜宾至昭通至曲靖后,再转向西到达昆明最后到达云南大理。“灵关道”和“五尺道”最后都经大理、保山,从腾冲、德宏出境到达印度。

古2.jpg

大江大河滋养的古老夜郎。李才武 摄

西汉为何要开辟西南丝绸之路?汉武帝为何要采用唐蒙浮船牂牁江,平南越而取夜郎之奇计,最终造成汉武盛世? 今天,求解史之汉武盛世之谜,就是求解我国历史上开发大西南实现华夏一统走上对外贸易之路的“丝路之魂”。而从中破解古夜郎之谜,对于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有着极为重要的战略意义。

在我国历史上,在蜀之南的古夜郎国,是我国西南丝绸之路“蜀身毒道”东线之“五尺道”的战略要冲,对于汉武盛世这一古老的东方文明的出现,作出了巨大贡献。因此,发现夜郎,破解千古夜郎之谜 在今天,就是要求解“丝路之魂”。

古夜郎国的核心就在今贵州威宁、赫章结合部。2002年以来,自乌江北源开始,“夜郎马帮”据史实,集碎片,用脚去丈量,用心去发现,从多方收集证据,证实夜郎古国发祥之地就在牛栏江流域及威宁四江一湖所滋养的古乌撒地区,夜郎古国的核心就在今贵州威宁、赫章两县及云南昭通市的结合部。而夜郎古国的国名,疑似由今威宁迤那而来。但中水近邻的“迤那”是否就是“夜郎”的发源之地,还需要从多方加以考证。但时至如今,对于夜郎古都核心区在威宁、赫章两县结合部这一重大发现,史学界和考古界均漠不作声,仍在坚守夜郎“神秘”之说,就应是当世之最大的悲哀了。

不遗余力 夜郎扑朔迷离之论调凸显世之比牛栏江还牛的智笑愚骇

古夜郎的存在扑朔迷离,多年来考古和史学界争论不休,而又几成定论。这也几乎让所有人看不到破解夜郎之谜的希望。此或为当今之一大悲哀。

2000年,贵州赫章可乐考古,千古夜郎的神秘面纱突然浮现。其后,以发展旅游为目的,各地都在争抢夜郎。由赫章可乐考古而来,十多年间,考古学家、史学界及大量的文人墨客都在依据自己的个性,在进行碎片化的论断,就夜郎古国之都在哪里,夜郎王印在哪里不停地开吵发声,从而使得古夜郎更加扑朔迷离。

古3.jpg

柯倮洛姆的黑山羊。李才武 摄

关于夜郎之争,不少地方的依据的理由,通常是一两个文化的碎片。比如湖南新晃。起先为更名“夜郎县”,县委书记都穿上了古夜郎民族的服装,说自己就是古夜郎。后来斥资50个亿,又说是要打造夜郎。引得全国轰动。但后来又说只争“夜郎县”,不争“夜郎国”了。2002年下半年,在一时无法弄情夜郎古国真实面目的情况下,贵州赫章凭借可乐考古所取得的成就,在报端频频亮相,与湖南新晃争抢“夜郎县”冠名。幸运的是,国家民政部一直保持冷静,否则,将“夜郎县”之名给于新晃或赫章,就是中华一大憾事。而对于赫章来说,假如当初争到了“夜郎县”,但后来当明白自己属夜郎古都柯倮洛姆核心区之一时,肯定会悔死。但老天是公平的。在一个碎片连着一个碎片中,从一个广泛的角度,“夜郎马帮”找到了威宁、赫章结合部为古夜郎国之都的有力证据。或可是最直接的证据。第一个最为重要的证据就是从多角度,以优美而又凄伤的风格记载了古夜郎国之存亡的《史记•西南夷列传》。

《史记•西南夷列传》精确定位古夜郎国之东、南、西北四至界线

据《史记•西南夷列传》:“西南夷君长以什数据,夜郎最大;其西靡莫之属以什数,滇最大;自滇以北君长以什数,邛都最大;此皆魋结,耕田,有邑聚。其外西自同师以东,北至楪榆,名为嵩、昆明,皆编发,随畜迁徙,毋常处,毋君长,地方可数千里。自嵩以东北,君长以什数,徙、笮都最大;自笮以东北,君长以什数,冉娏最大。其俗或土著,或移徙,在蜀之西。”

古18.jpg

威宁山地地形的夜郎王者之气。刘世艳 摄

这就给出了夜郎古国在蜀之南,且有今天人们都很感兴趣的“四至界线”:一,夜郎在以十计数的西南夷君长当中最大的,首先是说,夜郎在西南夷,其次,夜郎为西南夷中最大的国度。其西靡莫之属以什数,滇最大;是说夜郎国的西面,有以十计数的“靡莫”,在“靡莫”部族中,滇最大。自滇以北君长以什数,邛都最大;是说在滇以北也有以十计数的部族,邛都是最大的。“此皆魋结,耕田,有邑聚。”是说夜郎国在内的这些部族国家,其民族都有一个习惯,将头发梳成椎形,他们耕田,还有邑聚,就是住城镇。其外西自同师以东,北至楪榆,名为嵩、昆明,皆编发,随畜迁徙,毋常处,毋君长,地方可数千里。是说自夜郎西部的“同师”以东的这个地方开始,往北走,到楪榆这里,这里居住的部族名叫“嵩、昆明,”都是把头发编起,梳成辫子。他们随畜迁徙,不经常居住一个地方,也没有君长,地方方园可达数千里。自嵩以东北,君长以什数,徙、笮都最大;自笮以东北,君长以什数,冉娏最大。其俗或土著,或移徙,在蜀之西。”是说自“嵩”这个部族往东北,部族也是以十计数的,以“徙、笮都”为最大的部族。自笮以东北,君长以什数,冉娏最大。其俗或土著,或移徙,在蜀之西。是说自“笮”这个部族活动的区域往东北,那些部族也是要以十计数,“冉娏”为最大。他们或是由其它地方的部族移徙而来,或是本地的土著民族,在今四川的西部。

《史记•西南夷列传》记载了靡莫、邛都、徙、笮都、冉娏古国

“夜郎马帮”发现,司马迁在《史记•西南夷列传》里,用优美的文笔,真实记载了“靡莫、邛都、徙、笮都、冉娏”这些古国。“靡莫”在夜郎之西,滇国为最大。而今川南属地及川南以西,也就是说今天的四川西昌一带,和滇西北地区,就应是“靡莫”古国之属地。但这些古国,都没有比夜郎更大的。

自滇以北君长以什数,邛都最大。那也就是说今天的川西及往北走的川西北地区,及川中部地带,应就是古邛都国属地,应是在四川稻城亚丁等地。从方位看,今天的川东南普格、布拖、昭觉一带地区,就应是徙、笮都古国属地。而川西往其东北的川东南的自贡、宜宾以西地区,在史上就应是“冉娏”古国之属。

古5.jpg

威宁牛棚白碗窑土陶制品。李才武 摄

“夜郎马帮”注意到,关于夜郎之北,《史记•西南夷列传》里,没有作是何古国之属的记载。而起自昭通、镇雄、水富的这一带地区,绥江、永善、大关,再到昭通的这一滇东北地区,加上曲靖、宣威一部,古时就应属夜郎古国柯倮洛姆大城之疆域。而据考古发掘,黔西北含威宁、赫章、七星关区、纳雍这一区域,六盘水市全部,黔西南属地之普安,不但夜郎考古出土夜郎时期文物,从地理位置上也在蜀之南。符合《史记•西南夷列传》夜郎古国的记载。因此,我们应该提出这个观点,为《史记•西南夷列传》所记载的夜郎古国属地,应是北起绥江、水富,西起滇东北,下连黔西南普安,东接贵州纳雍,东北为今毕节市七星关区的这一地区。而这一地区,为西南地理中心,北上南下,西进东出,都极为便利。从西南丝绸之路演变情况看,“南夷道”和后来晚一步的“牂牁道”,正好是沿这一区域行走。结合夜郎考古发掘成果来看,古墓群集中,区位也显著,夜郎古国中心区域又在昭通往东的威宁、赫章之结合部。威宁中水近邻的昭通,史有“盘不完的宜宾、塞不满的昭通”之说,见证这里为西南丝绸之路的一个物流重镇。中水一带的威宁牛棚镇白碗窑遗址,中水考古出土土陶器,见证这里千年的辉煌。而威宁多处存在的清真寺,还让人们看到从古西南丝绸之路而来的国际传教文化。最为“有趣”的是,威宁“得胜坡分县”赫章的县城,最初就是在中水一带的观风海,建国之初,威宁县府也曾准备搬到中水附近的迤那。在中水近邻的牛棚,硕大的彝族土目庄园,见证这一带的王者风范。最为重要的是,古夜郎属地,地广物博,见证《史记•西南夷列传》所记载有十万精兵,可借以攻打南越的情况。城镇密布,又可见证夜郎耕者有邑聚这样的情况。最为重要的是,威宁、赫章之结合部,为四江一湖所滋养,出产丰富,历史文化极为厚重。中水附近的迤那,为彝语所称,千年未更名,为“夜郎”谐音,迤那疑为夜郎古国之名的源头,但还需时间的考证。彝文古籍《益那悲歌》,益那也为“夜郎”谐音。“迤那”是否就是“益那”,现在还说不清楚。

据了解,上个世纪,为发展旅游,四川稻城亚丁曾经与云南争抢香格里拉冠名。其后败北。稻城亚丁旅游自此也未见风生水起。而近日“夜郎马帮”在威宁中水采访,看见都香高速(贵州都匀至云南香格里拉)正在加快兴建,都香高速建成后,将拉动川南地区旅游。

汉武开西南夷道 威宁近邻的昭通为重镇

应该强调的是,追寻古夜郎国之归属,《史记•西南夷列传》精确定位古夜郎国之东、南、西北四至界线。

从地图上看,起自宜宾,到云南曲靖的这一条直线地区,为蜀(今四川省的简称)之西南。含今贵州六盘水、云南曲靖、昭通市及贵州毕节市一部在内。在今天,互联网上极为精准的百度电子地图,同样为我们显示了今云南省昭通市,为以成都为起点的往南直线的偏西一点点的地区。而这一地区,正是西南夷的正宗所在之地。

而这一地区,正是贵州威宁西部牛栏江畔的中水、石门、迤那、牛棚、秀水、观风海等乡镇群落所在。这一地带夜郎民族风情浓郁,地广物博,城镇密布。2004年,中水考古,见证这里的夜郎文化的厚重。

2000年赫章可乐考古,见证为彝文古籍所记载的古夜郎国柯倮洛姆这个中央大城的巨大,夜郎文化之厚重。这里地理位置是西南三省交界,及西南地区的地理中心。至今,这一带民间还有“盘不完的宜宾、塞不满的昭通”的说法,足以见证昭通有史以来作为商贸物流中心的地位。而记者走访发现,威宁中水与昭通为近邻,迤那镇与中水距离仅20公里。牛棚镇的红旗村之凉水井,与中水考古遗址之前河村,距离仅为7公里左右。中水考古出土陶器,与牛棚镇白碗窑土陶制品神似,这足以说明中水、迤那、牛棚一带夜郎文化和丝绸之路文化底蕴的厚重。而“迤那”为彝语,酷似“夜郎”的谐音。据当地人说,远古以来这里就叫“迤那”,从没改变过。而彝文古籍就有一本叫作《益那悲歌》的,说的就是夜郎的悲欢历史。益那,也是夜郎的谐音。

古6.jpg

夜郎马帮今犹在。张天才 摄

《史记》卷116《西南夷列传》载,秦并蜀后,在今天的宜宾市之南“秦时常頞(音“案”)略通五尺道,诸此国颇置吏焉。”汉武帝建元六年(公元前135年)。这一年五月太皇太后窦氏去世了,汉武帝真正亲政,唐蒙奉命出使夜郎,多同夜郎归汉。在北伐匈奴,西通西域的同时,汉武帝积极进行开发西南夷的准备工作。这时,南方发生了东越王“郢”攻打南越王赵胡的事,南越(国都番禺)向汉朝求救。汉武帝派大行(后称大鸿胪)王恢和大司农韩安国分兵两路去讨东越。面临强敌的东越人为了自保,就杀了自己的国王郢降汉。王恢又派唐蒙出使南越,要其服从汉朝。唐蒙此时担任豫章郡番阳县令,他在番禺吃到蜀地所产的枸酱,得知是从西北方向的牂牁江而到番禺城下(这是一条用于“走私”的密道)。唐蒙回去后,上书汉武帝建议通夜郎道,并置官吏,以其作为奇兵之计,以今后借夜郎十万精兵攻打南越之用。

《史记索隐述赞》称赞:“汉因大夏,乃命唐蒙。劳浸、靡莫,异俗殊风。夜郎最大,邛、筰称雄。及置郡县,万代推功。”元光元年(公元前130年),“五尺道”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开工了。当初蜀王杜宇北上的路,只是乡间小路;后秦之大将常頞所完成的基础虽很重要,但也只是毛坯路,根本过不去大军;因而唐蒙开凿“五尺道”,几乎是在前人的基础上推倒重来。在唐蒙的力谏下,西汉王朝发动了巴、蜀、广汉和犍为四郡的力量,全力以赴整修僰道。今四川省宜宾市,就是一座地位重要的南丝路上的桥头堡,是僰道这一“五尺道”的北端起点,而味县(今云南省曲靖市)是南端终点。《华阳国志》卷4《南中志》记载道:“自僰道至朱提有水、步道。水道有黑水及羊官水,至险,难行。沟通四川、云南乃至国外的道路“五尺道”艰险异常,在没有炸药,完全手工的情况下为了凿开岩石,人们还得使用将石头围着烧红以水激裂的办法,才使得路一尺一尺地向前延伸。留存至今的云南省盐津县的豆沙关的秦汉驿道就代表了时“五尺道”的凶险。“五尺道”的开路工程量,据《水经注》卷33《江水》所载:“乃凿山开阁,以通南中,迄于建宁,二千余里,山道广丈余,深三四丈。其錾凿之迹犹存。”开路需要大量的金钱和粮食。据《史记》卷30《平准书》记载:“当是时,汉通西南夷道,作者数万人,千里负担馈粮,率(大概)十余钟致一石”,当时运粮已经是十分艰苦,而路上的损耗也极其吓人,当时的一钟米合六斛四斗,需要十余钟米才能运去工地一石!对于浩大的经费,后来竟然到了“悉巴、蜀租赋不足以更(支持)之”的地步。为了解决粮食的问题,一方面,出钱购买以解燃眉之急,“散币于邛(属蜀郡)、僰(属犍为郡)以集之。”

《史记•西南夷列传》通古今之变,究天人之际为后世埋下旅游发展伏笔

“古者富贵而名磨灭,不可胜记,唯倜傥非常之人称焉。”与《资治通鉴》并称为“史学双璧”的《史记》,其作者司马迁是一个伟大的史学家,也是一位对天文星象精到造诣的专家。仔细读其《史记》的《天官书》、《律书》、《历书》,就可明白称他为天文星家专家决非虚誉。司马迁继承父亲遗志遗业,完成“推古天变”之任务,并明确表述为“通古今之变,究天人之际”,其结论表述在《天官书》中,即据春秋242年之间日食三十六、彗星三见等星象,联系点天子衰微、诸候力政、五伯代兴及到战国及秦汉之际的社会变乱动荡,而总结出天运三十年一小变,一百年一中变,五百年一大变,三大变为一纪,三纪而大备的“大数”,最后才认为“天人之际续备”。这是司马迁天文学之应用的最重要之范例,在整个星学历史上占有最高地位。唐代韩愈十分推崇司马迁的文学才华。他说:“汉朝人莫不能文,独司马相如、太史公、刘向、杨雄之为最。”

古7.jpg

未来贵州西部旅游的热点,牛栏江夜郎古韵水魂。李才武 摄

以今天来看,《史记•西南夷列传》通古今之变,究天人之际。司马迁以其神来之笔,在两千多年前,就为西南三省埋下了发展古韵旅游的伏笔。邛、筰、南越、靡莫、邛都、冉娏。这些古代部族的文化,与古老的夜郎一样成为西南三省的宝贵历史文化资源。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财智源泉。

千古柯倮洛姆 世界丝路文化智慧之魂、贵州西部后发利器

柯倮洛姆千古。中国大河风暴•夜郎马帮走丝路报道组追寻“汉源黔根”,行走在牛栏江流域的贵州威宁,以为世界丝路文化智慧战贫工程寻找一些来自贵州大乌撒古韵水魂的灵感。

与中水红营盘考古遗址距离仅7公里左右的“南夷道”旁的“白碗窑”,已成为西南丝绸之路上的一道进入历史文化星空的文化残片。

沿着西南古丝绸之路起自成都的“五尺道”,经宜宾至昭通的道路,属汉武西南丝绸之路上“五尺道”(蜀身毒道)之“南夷道”。“南夷道”经“南丝绸之路”要冲的昭通市进入水井湾乡,再到烟堆山(山丫口),到今威宁县中水镇的新街村(老牌坊)进入威宁自治县的牛棚镇红旗村的半坡、凉水井、小石桥、手工村,再到牛棚镇的响水村,再到迤那镇梨柴林到今观风海镇的得胜坡。最后进入威宁,往西到达印度。

古8.jpg

牛栏江的古韵。李才武 摄

牛栏江两岸缺水严重,“一滴水上的大鸦”,很为著名。惟独流域边沿地带的中水镇却“以水为生”,全镇竟有前河、中河、后河三条河流穿越而过,水资源显得很是阔绰。据说中水政府就以紧依中河而得名“中水镇”。

伊斯兰教的宗旨是敬主爱人,在生活中要有爱心,不做害人、坑人、骗人的事。在中水一带,清真寺是一大风景,在威宁县城及很多乡镇都有分布,足以见证南丝路重要节点威宁的传教文化的厚重。自伊斯兰教传入我国以来,经过一千多年与中国各民族文化的长期共融与整合,逐渐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伊斯兰文化,为中华民族文化的思想宝库增添了新的内容。从伊斯兰教在贵州的分布情况看,却基本是按照古西南丝绸之路线分布。今天,我们从从伊斯兰教在威宁、赫章的分布情况,正好证实古代柯倮洛姆作为国际文化交流的重要节点这样一个情况。从而也见证古老的夜郎文明对于世界文明的巨大贡献。

也许还应该再次说明的是,牛栏江边的牛棚、中水这一带的“迤那”这个乡镇的名称,应该就是“夜郎”的谐音,只不过当初威宁人没有从中去思考罢了。而对于迤那古文化的发掘,现在还是个谜。也没有人从中去加以重视。

从威宁实际看,高原大坝,农业生产在云贵高原的“优势体征”明显,极为符合司马迁《史记•西南夷列传》记载的耕者有邑聚的情况。而以牛栏江为界,威宁又在“滇小夷”云南省之东南。追寻威宁历史,曾经有在牛栏江边的迤那建置县城的设想。后来威宁分县,威宁“得胜坡分县”县城(今贵州赫章),就是设在牛栏江流域的观风海镇。这些是否说明这一点,柯倮洛姆大城中央,或夜郎古国的发祥地就在今威宁自治县的迤那镇。因为这里北上四川,西走云南,都极为方便。与迤那紧密相连的牛棚,历史上作为耕牛的主要集散地,牛棚彝族土目庄园的存在,其站地面积之宽,让人咂舌。这也就是说,在威宁,迤那这一带的王者之气毕显。迤那或就是“夜郎”,还从这一带的古朴民风可以加以印证。中水、迤那、牛棚这一带出产的烟叶、苹果、黄梨、核桃等,足可见证古夜郎的富庶。牛棚种植叶子烟有悠久的历史,是流行世界的雪茄烟的上等材料。可能是西方文化的影响,不仅牛棚、迤那、中水这一带的老一辈人爱抽,威宁、赫章这一带的烟民都爱抽叶子烟,而据介绍(叶子烟属雪茄烟品种,经简单烘烤就可以卷成筒状抽吸)。

古9.jpg

牛栏江畔的古韵村庄。刘世艳 摄

及至上个世纪,国际交流的“风气”和印痕仍在,威宁、赫章这一带的出产的精锌,就远销日本、新家坡一带。但在西南丝绸之路没落后,作为北上西走的战略要地,威宁、赫章这一带及滇东北地区陷入深度贫困。以牛栏江为界的滇东北和黔西北地区,为我国著名的“乌蒙连片贫困区”。

几年前,为世人所瞩目的威宁“卖血”事件,就发生在南夷道上柯倮洛姆的威宁自治县幺站镇。幺站镇新飞村黑皮哇组的吕运姐一家,曾是出了名的“卖血户”。2009年以前,吕运姐家6口人6亩地,人均收入不足千元。当年的全部家当是2间土坯房,外加两头猪、5只鸡,总价值只有4000多元。2009年9月,新华社《国内动态清样》对我国一些偏远农村的农民陷入“卖血、盗采、超生”的怪圈进行关注,毕节市威宁自治县么站镇新飞村也因此“榜上有名”。 2009年,威宁被列为“全国喀斯特地区扶贫开发综合治理试点县”。而作为威宁“得胜坡分县”的赫章,在毕节试验区成立以前,也以柯倮洛姆大城属地的河镇乡海雀村安美珍一家四口,穷得只有3个碗,海雀贫困以“苦甲天下”而闻名。不仅仅是威宁赫章,司马迁在《史记•西南夷列传》里提及的古滇国、“滇小夷“之云南省,至今还有88个贫困县,而柯倮洛姆所直接影响的滇东北的昭通市的11个县区,就有昭阳区、鲁甸县、巧家县、盐津县、大关县、永善县、威信县、绥江县、 彝良县、镇雄县 这 10个县区是国家级贫困县。牛栏江对岸的云南省曲靖市就有富源、会泽两个国家级的贫困县。

古10.jpg

牛栏江畔的仙人掌。李才武 摄

“夜郎马帮”注意到,堪称“叩开夜郎古国大门”曾列入“2005年中国十大考古发现”的中水考古遗址,首次在云贵高原上发现商周时期的山顶祭祀活动。其中一件夹砂红陶杯,胎质均匀,形制美观,应是含铁较高的高岭土类夹砂红泥入窑烧制而成,没有施釉,火候较高,符合白碗窑土陶特征。

牛栏江畔的威宁牛棚资源丰富、气候适宜、销路畅通,开始手工土陶生产的时间,结合中水考古出土陶器特征,就应在秦汉时期。如果进一步考证中水出土文物与白碗窑陶制品为“直系亲属”,那么白碗窑存在制陶历史,至少在西汉王朝开辟西南丝绸之路的秦代及以前,就已形成规模生产,距今已经两千多年。

而随着近几年柬埔寨波黑考古出现于东汉年间的陶罐套头葬俗,证实南丝路上的夜郎故里的陶罐套头的文化,也传到了东南亚地区。

柯倮洛姆作为彝文古籍所记载的我国历史上西南地区的中央大城。而以威宁、赫章结合部来看,结合赫章作为威宁“得胜坡”分县这样一些历史印痕来看,迤那作为夜郎古国的中心发源地,最为有条件,又最为有“疑点”和亮点,但还需要时间的论证。但从西南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这一点来看,威宁、赫章作为古柯倮洛姆大城核心的地位,贵州威宁、赫章正在开展的脱贫攻坚,如何结合这段历史,从中发掘夜郎古国的丝路智慧丝路精神丝路财富,以之推动贵州西部地区融入“一带一路”,加强威宁、赫章为代的古夜郎柯倮洛姆地区文化、经济的国际交流活动,助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应是需要寻找到“丝路之魂”的威宁、赫章两县最为重要的作法。

“四江一湖”滋养古韵夜郎 柯倮洛姆之重超人想象

夜郎之大,留给夜郎民族的记忆也是刻骨铭心而又真切动人的。夜郎土著濮人后裔即仡佬族的“丧葬歌”里,巫师就这样唱道:“……大田大地我们的,大山大岭我们的,东南西北我们的。在古乌撒腹地的威宁与赫章结合部,有着乌江南、北源,草海,牛栏江、可渡河、横江,四条大江滋养了古韵乌撒,成为让人难解的地理现象。

汉语成语“夜郎自大”无疑是靠西南丝绸之路上打开夜郎古国要塞而兴起的西汉王汉朝给这块土地的先民们不公正的历史待遇,在给夜郎古国留下了天大的历史笑话的同时,《益那悲歌》见证了彝族古老先民心中永远的痛。夜郎之谜太多,且地域广大,山高水长,明太祖朱元璋以僧为帝开历史之先河,他的谪孙明建文皇帝又以帝为僧,到长顺白云山隐姓埋名出家修行数十年,竟成千古之谜。1638年,著名旅行家徐霞客追随建文帝流亡的足迹来到贵州佛教名山白云山考察,也未能解开这起历史的悬案。对于夜郎古国母亲之河之一的东方最神奇峡谷牛栏江,著名旅行家徐霞客也从未发现。但是《益那悲歌》等彝文古籍,却记载了一个真实而古老的夜郎。赫章可乐遍地可见的秦砖汉瓦,更是在无声地告诉专家和学者们,这里的历史,是用实物记载的历史。随处可见的秦砖汉瓦,说明了可乐在历史上的辉煌。

古111.jpg

牛栏江民居。李才武 摄

《夜郎史传》写夜郎王武益纳的武功:“武夜郎(即武益纳)君长,比先辈威武,比先辈刚强,他经常带兵,不断地征战。一下去东征,一下去南战,全都打胜仗,屡屡建奇功。”在征伐东、西濮时,他挥师进军,竟口出狂言:“我夜郎大军,谁敢来阻挡?”就连夜郎国的开国之君夜郎朵,也同汉家天子一般,自命为“代高天掌权,为大地守境”的“天地子”,而一代明君多同弥(即多同),不但自称“天之子”,更有开辟“新天”的胆识,甚至敢于宣称:“唯我独尊君,唯我享盛名”!公元前135年,汉使唐蒙率万余之众,携带锦帛,从巴蜀符关进入夜郎。西汉进入夜郎时万余之众,携带锦帛。但到后来,陈立斩杀夜郎后世夜郎王“兴”于且兰亭,却是运用武力对不听话的夜郎后世进行镇压。千古奇冤,益那悲歌。两千多年后,中国大河风暴•夜郎马帮走丝路报道组走西南丝绸之路,破解古夜郎迷雾,发现夜郎智大,其带来了中华民族历史上的汉武盛世。夜郎王多同,实为我国历史上西南地区首位高瞻远瞩的政治家。我们说,没有多同的高瞻远瞩,没有多同的“汉与我孰大?”的发问,没有多同接受唐蒙的锦帛之礼,促成中华一统,汉武盛世,或就难于出现。两千多年后,中国大河风暴•夜郎马帮走丝路报道组走西南丝绸之路,破解古夜郎迷雾,发现夜郎智大,其带来了中华民族历史上的汉武盛世。我们说,没有多同的高瞻远瞩,没有多同的“汉与我孰大?”的发问,没有多同接受唐蒙的锦帛之礼,促成中华一统,汉武盛世,或就难于出现。

碎片积成之山太高 夜郎文化研究犹抱琵琶半遮面

近半个世纪以来,无论是考古学界,还是史学界,还有不少热心夜郎文化的官员和新闻媒体的记者,这些夜郎文明虔诚的追随者,事实上已经和他们魂牵梦绕的夜郎王在多个地方进行了“非正式会晤”,但是,缘悭一面,至今未能目睹夜郎古国的“庐山真面目”。争论,碎片化证据,是夜郎考古存在四大谜团的主因。夜郎考古仍然存在四大谜团。而人们更多的相信权威,而不相信理性。任性大过理性,使得夜郎越发神秘。

2004年底,贵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和四川大学等单位组成的联合考古队,对贵州省威宁彝族回族苗族自治县中水的数种不同时期文化类型遗存,进行了3个多月的考古发掘。这次考古发现了100多个商周时期的祭祀坑遗址,是我国西南地区首次发现商周时期祭祀遗址。考古人员在少数祭祀坑内发现了人骨遗骸,还出土了一组完整的、可复原并具有鲜明地域特征的陶器,大量的石器、骨器、玉石器和青铜器等文化遗物。有专家认为,这次发掘,可初步建立起贵州西部乃至云南东北部新石器时代末期至早期铁器时代考古学文化发展系列。

有学者认为,这次考古发现将成为拨开夜郎国千年迷雾的突破口。

对于夜郎古国的“四大谜团”,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副所长白云翔说:“这四大谜团实际上是整个夜郎之谜的集中表现。”事实上 古夜郎曾使中国的考古学家“迷失了方向”。

据了解,夜郎考古发掘了3批共2300余件文物,包括一些具有典型性、代表性的青铜器。但是考古发现的总量相对有限,而区域文化的确定,需要一个从定量到定性分析的过程。故此,北京大学教授孙华认为,夜郎出土文物不够丰富,尤其缺乏对夜郎时期高等级墓葬的发掘。

白云翔说:“由于关于夜郎的文献记载十分缺乏,而且彼此存在出入,夜郎研究的突破口就自然地寄希望于考古发掘。”

古12.jpg

牛棚镇团山村境内的牛栏江。李才武 摄

据媒体的报道等资料, 1996年,贵州省成立了由一名副省长担任组长,文化厅长、财政厅长担任副组长的夜郎考古领导小组。是年,领导小组邀请国内著名专家、学者,对夜郎考古的长远规划和近期目标进行了安排。不久,贵州省组建考古研究所,大力推进考古工作。

一系列的举措曾使夜郎考古出现了短暂的繁荣。2000年,赫章县可乐墓葬群出土了大量被专家认为极具价值的属于夜郎时期的文物,这一考古发现,被评为2001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之一。但是,由于种种原因,贵州的夜郎考古举步维艰,究其原因,资金是一大问题。

随着楚文化、滇文化、南越文化和巴蜀文化独特的魅力日渐显现,地理位置上处于四者之间的夜郎国却依然“犹抱琵琶半遮面”。最为有趣的是,有学者认为:夜郎国是一个虚幻的世界。在夜郎考古迟迟没有突破性发现的同时,有独辟蹊径的学者认为,“几十年来,人们津津乐道的夜郎国,可能是一个虚幻的世界,一个空中楼阁。”

“夜郎马帮”注意到,云南省博物馆研究员王海涛就说:“我们研究发现,很多研究夜郎的学者有一种先入为主的观念——存在一个有雄伟国都、有庞大主体民族、有发达文明的强盛的夜郎国。在这种思路的主导下进行研究,是一种潜意识的误导。”

王海涛及其同事们把30余年来专家们发表的关于夜郎的论文输入电脑,希望万能的电脑能做出权威的论断。王海涛及其同事们的研究方法是,把30余年来,专家们发表的关于夜郎的论文输入电脑,并对其中20多位著名的考古学、文献学、历史学和民族学专家的文章进行重点分析,模拟辩论的结果发现,任何一位专家的观点,都存在与之针锋相对的观点。同时这项研究还产生了考古学上的悖论:夜郎文化“最大的特点就是没有特点”。

专家们对夜郎古国的研究似乎山穷水尽。而王海涛及其同事从电脑得出的悖论:夜郎文化“最大的特点就是没有特点”,可惜当时互联网还不发达,要不早成为“网红”也不一定!

夜郎中心说 挡住了贵州推进夜郎产业化的视野

古夜郎的疆域、中心区域在哪里?夜郎王印又在哪里?在“砖家”们连发的问题里,司马迁的《史记•西南夷列传》,汉武开辟的西南丝绸之路及多部彝文古籍都黯然无光。

而据《史记•西南夷列传》记载,有这样一个司马迁为之叹息的重大细节:夜郎君长多同在平定南越之后,就再没回到夜郎故土。独滇小夷挂王印回乡最受宠焉!故而多同虽受汉武夜郎王印,却无力回到夜郎。而后夜郎沉没,致有《益那悲歌》。《史记•西南夷列传》,全面记载了包括夜郎古国疆域,兴盛及没落的全部情况。

对于夜郎古国文化的研究,2000年来一直是众口难调。这就使得真正作为夜郎古都的贵州威宁、赫章或从中错过重大的发展机会。对于草海旅游进入后时代的威宁这个贵州西大门来说,夜郎古国在威宁的发现,意味着什么呢?

古13.jpg

古韵的牛栏江。李才武 摄

“夜郎马帮”注意到,随着夜郎古国文化研究范围的拓展,虽然夜郎国的轮廓日显明朗,但是夜郎中心说都未能得到普遍认可。

谜团之一:古夜郎的疆域、中心区域在哪里?这个问题是学者们分歧最大、争论最为激烈的话题。通常认为,作为一个国家,应该有自己的统治范围,存在政治、经济和文化的中心。

据了解,这种“中心说”有10多种。在贵州省内,就有安顺、桐梓、六枝、望谟、惠水、长顺和三都等地,认为古夜郎的中心在今天它们的行政区划内。而云南的宣威、广西和湖南也认为在自己的区域内。各方提出的“中心说”,并非子虚乌有,都能引经据典,甚至找出专业的学术论文。

谜团之二:谁是夜郎的主体民族?其中包括谁是夜郎的统治民族或人口最多的民族。对此,主要有4种观点:苗族说、彝族说、布依族说和仡佬族说。据了解,这四个兄弟民族都成立了自己的民族学会,并为争取本民族是贵州的先民而广泛求证。更应值得关注的是,一些学者在研究这一问题时,甚至受到了民族感情、政治背景等因素的影响。

谜团之三:夜郎的社会性质是什么?根据对夜郎经济发展状况的不同理解和评价,对夜郎社会性质的认识大体可以归纳为四种观点:一是奴隶制社会的早期阶段;二是原始社会的末期阶段;三是封建社会早期;四是双重经济体制,即封建社会的政治、经济因素已经对夜郎产生了较大影响,并逐步改变当时的社会状态,处于一个过渡阶段。谜团之四:夜郎存在多长时间?学术界对夜郎的时间界定大相径庭。由于夜郎国灭亡的事件史书中有明确记载,所以,一种较为普遍的看法是,夜郎国存在了300年左右。但是,它建于何时?它的上限在哪里?仍然没有获得统一认识。而且这一点极为重要,就是夜郎国发生的重大历史事件,文献记载都是寥寥数语,而且彼此存在分歧。

“夜郎马帮”注意到,白云翔说:“这四大谜团实际上是整个夜郎之谜的集中表现。历史研究只能逐渐接近真实,而无法复原,这恰恰是历史的魅力之所在。”

古14.jpg

古韵的牛栏江。李才武摄

但是,无论专家们有多么的权威,也无论将资料输入电脑的研究方法有多先进。夜郎古国固是可以认为其或不存在,但贵州可乐考古及中水考古取得的重大成就却不是虚幻。一个文明古国的存在,消失,有着一条主线,就是先要有大江大河的滋养,再要有来自大江大河滋养出的文化智慧引领创造出的经济的支撑。也就是经济的基础,决定一个古国的存在。

有水,就生灵气。有大江大河,就有大财智的出现,“夜郎马帮”就是从此开始破解夜郎古国和夜郎古国柯倮洛姆这个西南地区的中央大城之谜。而大乌撒之中水城邑的夜郎之谜的破解,也是严格地遵循了这一条主线。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沿着我国西南丝绸之路这条世界古老文明的最初的生命线,黄金线,“夜郎马帮”从彝文古籍柯倮洛姆这个中央大城之记载逐步走向牛栏江畔的威宁中水。

古15.jpg

威宁的农业生产场景。刘世艳 摄

西南地理中心的地位,历史上夜郎盛世的画卷,夜郎故地的《益那悲歌》,柯倮洛姆曾作为决定了西南丝绸之路蜀身毒道命运的中央大城,其神秘面纱剥落后,古国夜郎在西南丝绸之路上的要塞之城的地位便渐次浮出水面。

贵州如何加以运用这一发现的价值,不是本文要讨论的话题。但是,继续加大对赫章、威宁这一带考古力度,探明其在古代西南丝绸之路上的价值,对于“大威撒帝国”发展旅游业,推出夜郎腹地的古韵水魂,价值却十分重大。

而对于,贵州省内就有安顺、桐梓、六枝、望谟、惠水、石阡、普安、长顺和三都等地夜郎“中心说”,认为古夜郎的中心在今天它们的行政区划内。而云南的宣威、广西和湖南也认为在自己的区域内。“夜郎马帮”据《史记•西南夷列传》所精确记载夜郎之区位,安顺,六枝、望谟、普安、在蜀之西南;而桐梓、在“巴”之南,只是进入夜郎的通道。而惠水、石阡、长顺和三都等地,都在蜀之东南部。与《史记•西南夷列传》不相吻合。夜郎古国为西南夷之最大。并不在蜀之东南。这是明确的界限。巴蜀分界应为今重庆市江津区往南经习水往南划线,从此线往西地区,含今贵州赤水市在内的贵州疆域,古为蜀地。夜郎古国属地之外大量出现的夜郎文化,只能说明其传播及影响力的深远。但一个真实的夜郎古国,就在“夜郎马帮”发现的柯倮洛姆大城范围。

柯倮洛姆:西南古丝路之路的必经之地

《史记•正义》:“西南夷在蜀之南,今泸州南大江南岸,协州、曲州本夜郎国”。威宁、赫章两县在蜀之南,在 “本夜郎国”的位置。《史记》:“夜郎,犍为属国也”。人民出版社1979年第1版《中国古代史》、商务印书馆1985年《现代汉语辞典》都说夜郎国在“今贵州西部”。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历史大辞典》说夜郎国是“战国至秦汉时,贵州西北,云南东北及川南与贵州的交接地区”。威宁、赫章两县是贵州的西部,处在云、贵、川三省的交界地段,证明夜郎中心在威宁、赫章两县境内。《彝族源流》、《西南彝志》、《益那悲歌》、《夜郎史传》等彝族文献详细记载了夜郎王在柯倮洛姆的活动,包括都城规模、王宫气势、军队建设、法律条文以及对外战争等都有具体的反映。 柯倮洛姆是西南古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大约春秋战国时期,就形成了一条从中原经过柯倮洛姆通往南亚的古道。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统一中国后,在此基础上进行加宽整修,形成了北起成都,经过柯倮洛姆,连接昆明、大理,直去印度的“五尺道”。

古16.jpg

威宁农业的雄姿。刘世艳 摄

公元前135年,汉武帝在夜郎地区设置郡县后,“发巴蜀卒治道”,又修通了北起四川宜宾,经过柯倮洛姆,至云南曲靖的“南夷道”。大约公元前129年,“南夷始置邮亭”,“僰道、南广有八亭,道通平夷”,柯倮洛姆为八亭中的一亭。

柯倮洛姆:夜郎青铜文化的“殷墟”

柯倮洛姆是夜郎青铜文化的殷墟。由于柯倮洛姆在战国至秦汉时期的特殊地位,交通方便,人口聚集,形成了异常丰富赫章夜郎历史文化资源:l958年在深翻土地运动中,在赫章可乐发现夜郎古遗址(古墓群);1960年,考古工作者在此发掘7座汉墓,出土文物300多件,引起了考古界、史学界的轰动;2000年,贵州省文物考古所在可乐发掘夜郎墓葬108座,出土文物547件;2001年6月25日,国务院批准可乐遗址为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2年4月,可乐考古发掘被评为2001年度全国十大考古重大发现之一,再次引起了考古界、史学界的极大关注。经过9次考古发掘,基本摸清了可乐遗址(古墓群)的情况:一是分布面积大。可乐遗址(古墓群)涉及4个村,14村民组,幅员9。4方公里,约有古墓上万座。二是出土文物数量多、品位高。共出土各级、各类文物 2400多件,占贵州省全部夜郎文物总数的60%以上。三是墓葬高密集中。考古人员在300平方米的范围内,发掘墓葬80多座,平均不到4平方米就有一座,且不同时期的墓葬叠压在一起,为贵州考古罕见。四是延续时代之长。从新春秋、战国、秦汉都有大量文物出现。五是反映的文化底蕴丰厚。出土的大量文物 ,反映了战国至秦汉时期独特的夜郎文化,以及秦汉时期汉文化与夜郎文化相融合的特点。六是葬式独特。出土了一定数量的“套头葬”,这种葬式将铜釜套头,铜釜或铜洗套脚,为夜郎民族所,目前在全国尚无第二。由于可乐遗址(古墓群)具有这些特点,被誉为“贵州考古的圣地,夜郎青铜文化的‘殷墟’”。

古17.jpg

西南丝绸之路上的威宁牛棚苹果。李才武 摄

1972年,在赫章可乐南面约70公里的珠市乡铁矿村出土了一件极其精美的战国至西汉时期遗物——万古擂钵。2004年5月,又在该乡前进村先锋组发哦大山岩洞中出土了一组战国至西汉时期青铜器,包括4件管形耳铜铃、2件三连杯。夜郎人还在距可乐6公里的大山留下炼铜遗址。

除了可乐遗址、古墓群外,柯倮洛姆境内还有辅处古墓群、中水古墓群、盐仓古墓群等。辅处古墓群位于可乐西部,距可乐20多公里, 墓葬分为二类,一类为夜郎民族墓葬,另一类为汉墓,已出土铜鼓、兵器等多件文物。在这9.4平方公里范围内缓坡丘陵地上,分布着大量战国秦汉时期的遗存,这些遗存包括居住遗址2处,工业遗址1处,墓葬遗址15处。 中水汉墓群,位于中水镇前河村与后河之间的山岭上,距中水镇政府所在地6公里左右,距县城100公里,距云南昭通20公里。山岭长约2000米,宽1500米,分布面积约10万平方米。1985年,贵州省政府列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威宁县志》记载,1978年、1979年两年时间,省文物局在遗址清理墓葬53座,出土有铜器、陶器、铁器、玉器、石器500余件,其中陶器上刻划的符号是贵州省内考古的首次发现。通过对出土文物的鉴定,初步认定该地是夜郎国的一个小邑。后来考古发掘又取得重大突破,2006年被评为“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之一。在中水镇还有一处历史遗存,叫吴家大坪新石器遗址,位于中水镇中河上游大河湾西岸,面积约5000平方米,因长期雨水冲刷形成的檀沟断层有砾石,大量的兽骨和陶器残片,磨光石器,另外还发现了距今有三千多年的碳化稻谷和战国期器的墓葬。中水也是贵州夜郎文化考古的重点。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欧联华文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有稿件内容、版权等问题请联系eztvhdzx@163.com。

相关评论

欧洲华文电视台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 广告服务

     

  赣ICP备1500289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