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一带一路

天上掉下古老夜郎柯倮洛姆 尥起蹶子扬长而去的牛栏江

时间:2017-09-19 08:32:17   李才武   前沿时报   阅读:2745   评论:0
内容摘要:牛栏江玉龙段风光,凸显夜郎古国水魂。李才武 摄■中国大河风暴•夜郎马帮走丝路报道组 李才武 刘世艳查阅地图,乌江与牛栏江、横江在长江合流,是在重庆这个为彝文古籍所记载的“储奇洛姆”以下的地域。从云南省昆明市(彝文古籍所记载的“勒波洛姆”)流来的牛栏江和发源于草海的横江孤独北流,又......
牛1.jpg

牛栏江玉龙段风光,凸显夜郎古国水魂。李才武 摄

■中国大河风暴•夜郎马帮走丝路报道组 李才武 刘世艳

查阅地图,乌江与牛栏江、横江在长江合流,是在重庆这个为彝文古籍所记载的“储奇洛姆”以下的地域。从云南省昆明市(彝文古籍所记载的“勒波洛姆”)流来的牛栏江和发源于草海的横江孤独北流,又有可渡河(北盘江的源头。北盘江古为“牂牁江”)滔滔南流,还有同样发源于草海附近石缸洞的乌江南源,傲然决然东去,这在贵州威宁与赫章的结合部,一直是令人不解的地理现象。乌蒙大山不但阻隔了生命之源的水在贵州威宁与赫章结合部合流的激情与愿望,同时也改变了它们的流向。还阻隔了人们对于威宁与赫章结合部的理性认识。

牛13.jpg

古韵的玉龙牛栏江。李才武 摄

牛2.jpg

威宁自治县玉龙镇牛栏江畔的古韵村庄。李才武 摄

在贵州毕节,作为文人,更作为乌蒙山区的头号名记者,“草海群峰”,原贵州《毕节报》记者刘群峰在其《牛栏江纪行》的开篇之前这样写道:“提起威宁,人们很自然就联想到草海,然而还有一些比草海更为神秘和更具有诱惑力的东西,埋没于雄浑苍莽的乌蒙山里,这就是几条沉沉地划开云贵两省的界河:属于珠江水系的可渡河,属于长江水系的洛泽河和惟一号称江的牛栏江。”

牛3.jpg

站在玉龙镇和平村地界摄下的古韵的牛栏江。刘世艳 摄

而通读草海群峰的《牛栏江纪行》,似乎除了这一句:“牛栏江,一个富有诗意的名字。在它即将呈现在眼前的时刻,我们已感受到它涌过心底的那种分量了!可以这样设想:一头天地为栏的公牛,楞眉竖眼,撞破牛栏,尥起蹶子扬长而去,给我们留下的是震撼和惊悸……”,不但常被人津津乐道,在今天,也可看作是贵州威宁人在草海进入后旅游时代的《静夜思》之“床前明月光”。

牛4.jpg

玉龙镇牛栏江畔的古老村庄。刘世艳 摄

看过《牛栏江纪行》的人,在总是为草海群峰的文笔所震撼和所瞩目,还有记得住《牛栏江纪行》的同时,算是对《牛栏江纪行》作为毕节风物之关于水魂的“题眼”或“文魂”的“总结”,高山流水:《毕节日报》二十年大型纪行系列集,主要对贵州省毕节地区以乌江为首的各流域进行纪实性的大规模报道。分为乌江纪行、牛栏江纪行、白布河纪行、偏岩河纪行和可渡河纪行。众多的报道,很多的文章,但常为人们所津津乐道,也为“夜郎马帮”常常津津乐道的,似乎也只有刘群峰的《牛栏江纪行》。在毕节文坛,“牛栏江,一个富有诗意的名字。在它即将呈现在眼前的时刻,我们已感受到它涌过心底的那种分量了!可以这样设想:一头天地为栏的公牛,楞眉竖眼,撞破牛栏,尥起蹶子扬长而去,给我们留下的是震撼和惊悸……”,这一段文字,无论是其笔力和意韵,都还算是一座“夜郎马帮”都难于攀越的巅峰。但其中,应该隐藏着的其时作为威宁人的草海群峰先生自己对于威宁的山高水长的滇东北与黔西北也还没有看透的高瞻远瞩之外的东西,就是夜郎的古韵和水魂。

牛5.jpg

玉龙镇牛栏江象鼻岭电站雄姿。刘世艳 摄

过去,它甚至躲过了地理学家徐霞客的眼睛。以“西望有山生死共,东瞻无侣去来难”概括一生的著名旅游家徐霞客游历了南北盘江后,却疏漏了盘江的这一同源姊妹——夜郎水魂牛栏江。

而从草海群峰作《牛栏江纪行》的1991年到现在,它甚至躲过了所有人的眼睛。就是之后“牛栏江纪行”几乎就成了他与刘靖林的名片的草海群峰先生,在自己身后,曾经以《毕节日报社》报社总编辑的身份,安排了一群记者重走牛栏江,但遗憾的是,这之后,不但没有超越草海群峰的作品出现,就是那些草海群峰先生旗下的记者们在走了牛栏江一通后,所作的报道的任何一篇,就其笔力与文辞,也无法和草海群峰先生当初所作的《牛栏江纪行》相比。而据考证,草海群峰先生安排记者重访牛栏江,时间应该是在2000年赫章可乐夜郎考古和中水夜郎考古之前后。众多的记者走访时,在牛栏江边,那些沉睡了千年的“象过去这里的老百姓一样穷的江边山腰上” 的茅草迎风摇头,但没有哪棵草告诉众多的新闻记者,天地为栏,楞眉竖眼,撞破牛栏,尥起蹶子扬长而去,千古的牛栏江,同为滇东北和黔西北所拥有的牛栏江,就是星辉闪耀的夜郎古国之都柯倮洛姆遗留两千多年的文化遗产,一个真实的水魂夜郎!

牛6.jpg

玉龙牛栏江边的特色产业带。李才武 摄

和“神秘消失两千多年”的古夜郎国一样,埋没于雄浑苍莽的乌蒙山里,几条沉沉地划开云贵两省的界河:属于珠江水系的可渡河,属于长江水系的洛泽河和惟一号称江的牛栏江。还有长在路边无人识的乌江、生于闹市边缘的草海,这些神奇的水们,就是古国夜郎、为彝文古籍所记载的西南地区中央大城柯倮洛姆的母亲。她们,以千古不息、滚滚流淌的乳汁,共同滋养了神奇的乌蒙高原与古老的夜郎古国。

牛7.jpg

站在威宁自治县牛棚镇团山村地界山头摄下的牛栏江:恍若回到两千多年的夜郎古国。李才武 摄

翻开司马迁的,《史记•西南夷列传》,夜郎,在蜀之南。“夜郎者,临牂牁江。江广百余步,足可行船。” “航拍”关于夜郎的史籍与文献,考古成就,地理奇观,风土人情,关于夜郎文化的风物碎片等,从“砖家”的作品里透出的光亮,结合《史记•西南夷列传》所记载的枸酱、西南商道开辟等情况,发现我国西南丝绸之路“南夷道”和“牂牁道”奇妙地通过了今威宁、赫章两县结合部形成一个巨大的“核桃袋”这样一些情况,“夜郎马帮”得出夜郎古国之都,为彝文古籍所记载的柯倮洛姆这个中央大城,就是今威宁、赫章两县结合部为核心城区的滇东北、黔西北大部地区及六盘水、普安一带的为长江和珠江水系所滋养的源头广大地区。

牛8.jpg

牛棚镇团山村牛栏江畔的夜郎村庄。刘世艳 摄

天上掉下古老夜郎的柯倮洛姆 ,尥起蹶子扬长而去的牛栏江,今天,贵州威宁人该如何看待它?翻开草海群峰先生的《牛栏江纪行》,有一个因为“过溜”,孩子掉下江心,发出“呕嘿嘿,我的儿呀!”的凄厉的哭声的妇女。

“呕嘿嘿,我的儿呀!”,那位妇女哭声至今还留在中国大河风暴•夜郎马帮走丝路报道组记者的脑海深处。绝不只发出“呕嘿嘿,我的儿呀!”的凄厉的哭声的那位妇女,那些据说是在牛栏江边的贵州威宁岔河乡银厂村一带山头因带自己种的蔬菜出山去大鸦(即海拉乡)卖,但在山头滚下江而丢了魂的老百姓,至今还冤魂不散,据说牛栏江边的人家,还时有倒“水饭”安慰他们的亡魂的。

9.jpg

牛棚牛栏江风光。刘世艳 摄

谁在牛栏江边修路,谁就是当地人眼中的英雄。谁发展了牛栏江流域的经济,谁就是大大的英雄。过去,在牛栏江边,那些沉睡了千年的“象过去这里的老百姓一样穷的江边山腰上” 的茅草迎风摇头,没有哪棵草告诉记者,该如何发现牛栏江的古韵与水魂。一箱箱的黄梨树蔬菜从牛栏江河谷这里悄悄运出去,前来收购蔬菜的老板现场就将白花花的票子递给种菜的黄梨树村民。司马迁《史记•西南夷列传》里所记载的“滇小夷”(云南。古滇国)属地的牛栏江河谷云南省会泽县大井镇黄梨树的老百姓,还在结缘着两千多年前的贵阳这个“且兰国”,还有“勒波洛姆”(昆明),把他们种出的牛栏江蔬菜,销往这些地区。

牛9.jpg

牛棚牛栏江上的游船。廖明鲨摄

我们回头再读《牛栏江纪行》:“事实上,它也的确像一头野性的牛,人们慑于那暴躁的脾气,都不轻易接近它,并小心地回避它。久而久之,在它身上便笼罩着一层光怪陆离的色彩。

翻开史籍,前人对它的记载也少得可怜。《大定府志》写道:“牛栏江,一曰车洪江,即《汉书》收靡县南山腊谷之涂水也。”《威宁县志》则说:“牛栏江,古涂水,源于云南寻甸……此江水量最大,两山紧束,水流激疾,不利行舟。除支流外,江岸始无一居人。”

牛10.jpg

温情的牛栏江。廖明鲨摄

但从“夜郎马帮”和之前草海群峰先生等记者对牛栏江的走访,可看出,那些江岸上的人家悬挂于山坡上,与《威宁县志》所说“除支流外,江岸始无一居人。”的情况是严重的不相符合的。这就足可说明,为何汉语成语中会出现什么叫作“闭门造车”了。因此,当年草海群峰这样写道,《大定府志》卷十四载:“威宁州西南至牛栏江一百八十五里与会泽交界”,是作为界河而简要提及的;《威宁县志》除作界河提及外,其余并无更详细记载。古籍描述牛栏江的文字资料实在太少,这大概因其偏僻至极,文人难至。解放后编的《威宁十年》和《威宁彝族回族苗族自治县概况》也仅作粗略介绍。至今,牛栏江仍是人迹罕至,固其依旧“童贞”。

牛111.jpg

牛棚镇团山村牛栏江边山头的夜郎古韵。李才武 摄

在牛栏江边的“贵州威宁的西藏”,素有“大鸦”之称的海拉乡;牛栏江边的斗古镇,岔河镇,缺水是一大“牛皮癣”。无论是作为因为生命之水而渴求的“一滴水上的大鸦”,还是为有关专家因在牛栏江畔的田坝见到乌桕、油桐两种指示物种,便拿它与赤水河流域作比较,认为此地若发展成为柑桔基地,不失为一条致富之路。牛栏江边的田坝也种过温州蜜桔,但几乎都被干死了。在地里偶见几株个头高一些的苞谷,仔细一瞧,就会发现它们原来是沾了苹果树的光(因人们常给幼树浇水),可见牛栏江畔的植物对水是何等的渴望! 可见牛栏江流域发展苹果,是多么的具有优势。但是,干旱的问题不解决,谈什么都是空话。

牛12.jpg

夜郎水魂牛栏江。李才武 摄

威宁自治县如何运用其沉雄的牛栏江风光,不但“斗古”,还与天斗,把著名的威宁大黄梨、威宁火腿、牛棚的苹果、牛栏江的再生橘卖出去,发展神奇牛栏江旅游?而牛栏江对岸的云南省会泽县火红乡,其火红羊肉,如何火红世界?

牛14.jpg

牛棚镇威宁超越农业有限公司生产的牛栏江特色的大苹果。李才武摄

牛16.jpg

牛栏江的烤烟品质甲天下。图为牛棚烟叶收购场景。刘世艳 摄

在威宁自治县的牛棚镇,“夜郎马帮走丝路”报道组记者见到了来自古都西安的海升集团威宁超越农业有限公司的先进的生产模式,就是在极为干旱的沙漠地区也能试验成功的作物滴灌技术。这一技术,它使为水所困的牛栏江沿岸的陡坡地,以果带林,以林带草,在修复牛栏江生态的同时,发展大黄梨、威宁火腿、牛棚大苹果等,开启了一道新的发展视窗。海升集团的营销模式加牛栏江生态修复加生态、历史文化旅游的多重发展模式,就应该是黔西北的威宁与牛栏江对岸的滇东北的“丝路文化工程模式”。在威宁,海升集团应该是比牛栏江集团更“牛”的威宁引进的企业,创建于1996年,是全球最大的浓缩苹果汁生产及出口商,是国家级农业产业化重点龙头企业。公司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产品销往全球30多个国家和地区。“夜郎马帮”注意到,致力于打造世界上最美丽的果汁饮品,在长期的国际经营中,海升与可口可乐、百事可乐、卡夫、雀巢等国际知名品牌建立了深厚的商业关系。长期稳定的为这些国际一线品牌提供高质量的产品。这事实上也就是海升已经自觉不自觉地融入了“一带一路”倡议。海升的方向,就应是威宁的方向。牛栏江畔的古老的夜郎古都柯倮洛姆的方向。

而在威宁牛棚,作为贵州省最大的烟叶收购基地,牛栏江沿岸的威宁烤烟,作何布局,解决好果烟争地的矛盾,也应引起人们的思考。据了解,牛棚一带的烤烟,销往湖南中烟集团,作为上等的配料。而随着每小时能生产24万度电能的牛栏江象鼻岭电站的首先建成发电,20多公里的牛栏江水道,拉动玉龙、斗古、海拉这三镇的水韵旅游,已经是很现实的事。

牛15.jpg

见证西南丝绸之路辉煌的距中水镇10公里的牛棚镇手工村白碗窑文物。李才武 摄

土目庄园.jpg

威宁自治县牛棚镇的土目庄园文化遗址。李才武 摄

据当地人的说法,不到斗古,就不算真正到过牛栏江,而在斗古,那里大山凶险可不是玩的,一不小心掉下江去,便没有回家见妻儿老小的可能。关于牛栏江,关于牛栏江的开发,我们说,就是要“斗古”,就是要与天斗!借用天上掉下古老夜郎的柯倮洛姆, “夜郎马帮”为尥起蹶子扬长而去的牛栏江做了一个策划,在贵州或将举办的——“乌江源杯”首届“丝路之魂•柯倮洛姆•阿西里西”国际旅游文化节中,来一场牛栏江的角力,以穿越古夜郎柯倮洛姆为主题的全球汽车大赛,就可赛出牛栏江。而从勒波洛姆(云南省昆明市)的官渡区出发,行程到古夜郎柯倮洛姆的昭通市的边沿,对于牛栏江这条东方最神奇峡谷的旅游推介,就是最为有力的办法。有着88个贫困县的云南,曾经为“卖血、超生·····而苦恼的贵州威宁,曾经以海雀贫困“苦甲天下”而著名的贵州赫章县,运用世界丝路文化工程,就可以运用夜郎文化“斗古”,还可以借鉴中华精英文化智慧以“胜天”。发展文化旅游,是乌蒙连片贫困区的唯一出路,也是牛栏江的唯一出路。再结缘西南丝绸之路,乌蒙连片贫困区,牛栏江、可渡河、横江、乌江源、草海这些世界级的文化符号和生态资源就可承载着乌蒙连片贫困区人民脱贫致富的希望,柯倮洛姆这匹千古的骏马,就能够尥起蹶子向着夜郎古都实现世纪辉煌、向着为大江大河滋养的中华民族以文化智慧复兴的中国梦这一伟大目标扬长而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欧联华文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有稿件内容、版权等问题请联系eztvhdzx@163.com。

相关评论

欧洲华文电视台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 广告服务

     

  赣ICP备1500289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