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原创文学

天惧(一)

时间:2018-11-22 12:03:37   阮子斌   欧联华文网   阅读:5633   评论:0
内容摘要: 这是一个漆黑的石洞,石洞壁上残留着一道道似乎是某种凶悍的野兽用利爪狍过的痕迹,想必这洞中曾经经历过一番生死激斗。 石洞不大,陈列着一些简单的石具,在石洞深处,有一张石床躺着一位大概十四岁的少年,石床上少年面色苍白,躺在石床上丝毫不动,若不仔细看必定以为是一具尸体。旁边只点着......


    这是一个漆黑的石洞,石洞壁上残留着一道道似乎是某种凶悍的野兽用利爪狍过的痕迹,想必这洞中曾经经历过一番生死激斗。


    石洞不大,陈列着一些简单的石具,在石洞深处,有一张石床躺着一位大概十四岁的少年,石床上少年面色苍白,躺在石床上丝毫不动,若不仔细看必定以为是一具尸体。旁边只点着一盏白灯,白灯光芒洒满整个石洞。


    石床边上坐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是一个看不出活了多久的老人,正用手搭在少年左手的经脉上,神色变幻莫测,一旁还站着一位佝偻着身躯的中年男人,紧张地等待着老人的诊断结果。


    这位中年男人脸色苍白,穿着一身青衫,显得格外邋遢,似乎从来没有清洗过,脸上的胡茬也好像从来没有修理过,满脸的胡茬快要覆盖住了他的脸庞,从他的脸庞上看去依旧可以看出以前的英俊,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导致现在的模样,眼神浑浊,精气神萎靡不振,四十岁不到就显得暮气沉沉。这位男子正是这少年的父亲吴天镇。


天惧(一)


   “水老,辰儿怎么样了?


    中年男人看到老人把手放回被子里,急切中带有紧张和苦涩道。


    自从当年,他们父子被妻子以生命为代价,撕裂空间送到这里,已经过去十四年了,这十多年中年男子都是萎靡不振,以酒度日。


    每当中年男子想起那段往事,都是神情悲愤,身体抑制不住地颤抖,眼中满是悲愤,生活也过得痛不欲生。

想当年这位中年男子和他的妻子刚刚生下这个孩子,便是引来了天生异象,天空雷云翻滚,电闪雷鸣,大海咆哮,狂风怒号,惊动了整个星辰,这是天怒,是天要惩罚他的子民。凡是看到这一幕的人,都恐惧地看着天的愤怒,身体颤抖。


    唯有一些修为高深的修士才知道,这是天在恐惧,天在害怕,似乎有什么东西出现,会威胁到他的安全,所以天一定要消灭他。这让他们内心震撼,到底是什么东西会让天都恐惧呢!心中疑惑不解。


    这对中年夫妇在孩子一出生就发现了这一点,中年男子猛地抬头,眼神凌厉地看着天空雷云翻滚,身上有一股惊天动地的气势崛起,与天抗衡。


    中年男子看着女子怀中的男婴,略有所思,惊讶的是,这个孩子一出生便是没有哭声,一双漆黑的眼睛看着父母,漆黑的眼睛波光粼粼,让人一看就舍不得移开,这一幕略显得诡异,但是这对夫妇看向这孩子的眼神,依旧是温柔无比。


    这对夫妇对视一眼,似乎是明白对方的眼神,知道这天怒,是针对他们刚刚出生的孩子。


    天空云层翻滚,一道雷电轰轰烈烈地直奔还在母亲包裹里的孩子而来,气势惊天动地, 天似乎不想这个孩子多活一秒,似乎和这个孩子有莫大的仇恨。


    孩子父亲眼神凌厉,脚步一踏,便是来到屋顶上空,抬头看着雷电轰轰烈烈而来,身上的气势汹汹澎湃地崛起,大袖一甩,一道神通便是与之碰撞,


     轰轰轰——碰撞之处空间颤抖,响声传遍方圆几百里,引来修为强悍修士的关注。


    中年男子是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他的孩子,即便是天。中年男子眼神阴沉,看着如此多的修士关注,也无心理会他们,身体挺拔地站在他们母子房屋上空,似乎天塌下来也伤不了他们母子。天空雷霆之怒未消,没有击中目标似乎越发愤怒,电闪雷鸣越加剧烈,云层剧烈翻滚,比之前更粗的雷霆轰然而下,似乎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前方男子一次一次的抵挡着恐怖的雷霆,身体也越加颤抖,但是依旧没有退后一步,因为他背后是他的妻子和他的孩子,他绝对不能退后,即使是死亡也不会退后一步。


    一次次的对抗和一次次的吐血,身后的女子抱着怀中的孩子,眼神看着天空越加凌厉。


    天空的激斗震撼整个星辰关注的修士,这悲烈的一幕,让看到这一幕的修士,脑海中留下一辈子无法抹去的痕迹,天空雷霆越加狂躁,似乎多次被一个人类阻挡已经让他不耐烦了,云层越加翻滚在酝酿最后一击。 此时的中年男子早已经重创,浑身鲜血染红了他的衣裳,但是依旧是笔挺的站在母子身前。


    又是一道雷霆轰然而下,中年男子终于不敌,鲜血狂喷,再地上轰出数十丈的深坑,中年男子重创。孩子母亲看到这一幕心生悲意,脸庞上尽是冰冷,更多的是无奈,最后叹息一声,微笑地抚摸着孩子嫩嫩的脸庞不顾刚刚生孩子的虚弱,转身温柔地走到男子身边,深情地为他檫去嘴角的鲜血,目中尽是不舍。女子似乎下定了某种决心,深深地看了一眼自己刚刚孩子和中年男子,微笑着一滴泪水落在孩子的光滑的脸庞上,似乎是一场告别,也许这是最后一眼,把孩子交到男子身上,吻了男子的脸庞,轻声道:

    “这辈子能和你结为夫妻,是我这辈子最幸福的事,镇哥,保护我们的孩子


    中年男子身体一颤,似乎能预料到什么可怕的事情即将要发生,口中鲜血不断吐出来,身体颤抖。


天惧(一)


    女子站起身,眼神凌厉的看着天空翻滚的云层,悲愤中带着冷笑,清灵的声音响起。


    “你是害怕我的孩子吧!你害怕他出生,害怕他对你产生巨大的威胁,才会这么不顾一切地想毁掉我的孩子是吧!呵呵,既然如此,也罢,既然你如此对待我的孩子,那么今天就是你我不死不休的开始,今日我孩子不死,来日就是你亡


    天空云层似乎听懂了她的话,越加咆哮,雷霆整整人一般粗,数百道雷霆轰来,女子冷笑,顿时手印掐诀飞快,身上顿时燃烧起来了火焰,修为节节攀升。


    “不,兰儿,不要…”


    中年男子内心撕心裂肺,内心咆哮,想去阻挡却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此时的他痛不欲生,只能颤抖着嘴角喃喃道。


    女子看了一眼男子和他的孩子微笑道。


   “镇哥,好好活下去,保护好我们的孩子,希望我们来生还可以做夫妻,再见了


    女子燃烧了所有,换来最强一击只是为了抵挡这最强的雷霆攻击,在混乱中制造机会划破空间把男子和孩子送走,


    轰轰轰——巨响不停,男子只看到天空雷霆和女子的神通狠狠地撞击在一起,空间都被撕裂开来,混乱能量久久未能停息,女子在燃烧了所有,在男子和孩子身旁划破一道空间通道,把他们传送走,只是在最后关头,男子还是眼睁睁地看着有一道黑芒,一瞬间就进入了孩子体内,空间愈合后,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们就昏迷落到这个村子里来了。


    如果不是有这个孩子还活着,恐怕他早就会随他妻子而去了,而他们的孩子也在那次受到致命的伤害,那最后的一抹黑芒,一瞬间就进去孩子体内,直奔孩子丹田而去,若不是这孩子天生奇异丹田,恐怕那个时候就死亡了。


    想到那最后的黑芒,中年男子眼神凌厉无比,他心里隐隐猜到是谁最后下的手,他心里发誓有机会一定要灭他全族。


    刚刚出生便丹田被重创,受此重创,之后若不是这中年男子,以生命为代价,用自己强悍的修为修复着这孩子的丹田,恐怕活不到今天,可是少年因为丹田几乎破碎,以至于现在这个孩子还是不能修炼,加上丹田内的毒气爆发而痛不欲生,每几年就会压制不住,发病一次,这又是他发病的时刻。


   “到底从何而来…”


     老人闭着眼睛,等待了很久,喃喃着只有自己才可以听到的声音道。


    “水老,你说什么?中年男子略感不妙,再次紧张地询问道。


     水老依旧是坐在石床旁边,闭着眼睛,手指掐算没有回答他,中年男子尽管紧张,也不敢再次询问打断老人的掐算,因为眼前的这位老人是不知道活了多久的存在,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这个村子还没有人的时候他就在这个村子里生活着,他是这个村子里的第一个人,村子里有老人说这个村子几百年了,上一辈老人中,这个老人是这个村子里,唯一一个现在还活着的。

村中很多人身体出现问题,都会找这位老人诊断,一些疑难杂症,老人只需随便指点开下药方就可以痊愈,所以这位老人在村子的地位极为德高望重,村里人曾经问过他姓什么,他想了很久也没想到自己姓什么,只因为他住在水旁边,所以村里人都称他为水老。


    突然,水老猛地睁开眼,眼中精芒大盛,像两个太阳让人不敢直视,手指掐算越来越快,旁边白灯急速闪烁,似乎有什么可怕的风暴来临,旁边中年男人震惊地踉跄退后两步,眼睛瞪得跟铜铃一般大小,看着这位熟悉中带着陌生的老人,浑身发抖,他从来没有在谁的身上,感受到过如此的恐怖威压,即便是自己当年叱咤风云的巅峰时候,这怎么能不让他颤抖,他当年也是天之骄子,天赋异禀,修为足以在这星辰横着走,尽管现在修为跌落,沦落至此,但是眼力和感官还在,这种威压简直远超他家族中保护神的老祖。


    水老的恐怖气势一瞬即逝,中年男人依旧是滞呆的看着他。随着水老气势的平静下来中年男子也只能把心里的震惊压在心头有些畏惧的问道。


   “水老,辰儿他…”


    水老深深的看了孩子一眼,看向中年男人,随后平静道。


   “这些年多亏你用真元之气为他护住丹田,不然这孩子活不到今天,你牺牲了你自己的修为为他护住了丹田,只能暂缓这孩子丹田的恶化,以你本来就重创的身体,这些年的真元之气的维护,能坚持到现在已经极为不易了,想要彻底解决这孩子丹田的问题很难很难


    听到最后一句话中年男子脸色瞬间苍白。


    随后水老顿了顿道不过倒是有一点希望存在,最后也要看他的造化了


    中年男子脸色顿时有一抹喜色涌现,急忙道什么希望?


    水老从怀里掏出一块泛着冰寒的玉片出来道这是老夫很久以前,偶尔所得的一块冰玉,具体来历老夫也研究不透,但是它绝对不是一块普通的冰玉,这块冰玉的寒气可以控制住孩子体内的丹田的破碎…”


    后面还有一句话水老没有说出口:也许这块冰玉可以彻底恢复孩子的丹田,并使得这孩子丹田脱胎换骨,改变他的一生只能看他的造化了。


    冰玉呈四方状,周边光滑无比,看起来像一块普普通通的冰玉,但是唯独其颜色诡秘莫测,看久了似乎整个人都会陷入其中,冰玉静静的漂浮在少年的丹田上方,散发出阵阵寒气,整个石洞似乎都要结冰,中年男子屏住呼吸大气不敢喘,生怕喘出了气整个人都被冰冻,哪怕是灵魂也逃不了。


    随着水老的控制冰玉缓缓的进去了少年的丹田内,冰玉一进入少年的丹田,少年身体便微微颤抖起来,似乎承受着多大的折磨,脸庞扭曲严重,一旁的中年男子也紧张的想向前看看究竟,却被水老拦住,放心吧,无碍

    看到水老都说无碍中年男子才稍微平静下来。


    大概过去了一刻钟的时间,少年的身体才缓缓平静下来,冰玉在丹田内静静的漂浮着,散发出阵阵寒气,丹田的破碎被披上一层神秘的面纱,身体的黑气也没有再次散发出去,看起来像一个正常的少年,只是若是仔细靠近他的身体,才会发现少年身体略显得白皙了很多,身体散发的阵阵刺骨的寒气也让人难以靠近。

    “水老,辰儿他…”中年男子担忧的看向老人


    “无碍,这是控制住了这孩子体内丹田的破碎,同时也镇压住了丹田内的天怨之毒水老平静道,眼中却有精芒一闪而过。


    “爹,水爷爷你们怎么在这里?少年眼皮一颤缓缓的睁开眼,看到父亲和水爷爷在这里眼神中的压抑着的不安,又有些自责道。


    “是不是我又犯病


    “无碍,孩子,爷爷已经帮你控制住了,以后不用担心了水老笑着摸摸孩子的头,一旁的中年男子沉默不语,却也是把情绪压制下去,没说一句话。


    尽管孩子犯病中年男子才会露出紧张之色,但是在孩子的面前却丝毫不会表现出应有的父子之情,这是村里人众所周知的,没有人知道是为什么。


   “起来,孩子,看看身体有什么不适吗?水老也没在乎中年男子的反应,拍了拍少年的头笑道。


   “


    少年跃床活动了下身体,并没有感觉不适,只是身体微微有点发冷,也没太在意。


    水老走后,由于内心太激动,而听不太清附近的声音,喃喃声在四周空间震荡。


   “也许这片星空真的还有希望…”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欧联华文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有稿件内容、版权等问题请联系eztvhdzx@163.com。

相关评论

欧洲华文电视台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 广告服务

     

  赣ICP备1500289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