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文化艺术

揭“夜郎自大”之秘: 汉武帝为必将盛世复出的“液那僰国”打惊天动地的广告

时间:2018-11-17 20:38:34   僰仁筰蚂   香港时报网   阅读:3090   评论:0
内容摘要: 汉武帝:赫章野马川人杰地灵,出了那么多人才。赫章不但樱桃好,核桃好,出产的韭菜坪竹根水更好,朕想不到这里的苗家包谷酒、放山猪、虹豆片也是天下奇珍,议郎多同为啥不早作报告?传朕旨意,唐蒙郎中将请思考一下,从何处帮“汉阳县”调配点资金扩大生产,将产品卖往“大夏”!还有那个揭“......

          汉武帝:赫章野马川人杰地灵,出了那么多人才。赫章不但樱桃好,核桃好,出产的韭菜坪竹根水更好,朕想不到这里的苗家包谷酒、放山猪、虹豆片也是天下奇珍,议郎多同为啥不早作报告?传朕旨意,唐蒙郎中将请思考一下,从何处帮“汉阳县”调配点资金扩大生产,将产品卖往“大夏”! 还有那个揭“夜郎”之秘的“液那一哥”,就安排他给司马迁和司马相如他们打个下手,拨点资金,让他去写他的《中国大河风暴》吧!别让他“上庙拼低保”的《发现乌江》了!北方丝绸之路的秘密,继续让他去发现吧!

       “液那一哥”搞笑策划。图片摘自网络

 

■僰仁筰蚂

        做到家喻户晓,比央视广告还历害的,是汉语成语“夜郎自大”。艺名新近易名“液那一哥”的中国记者李才武近日再揭秘“夜郎自大”,发现其最初的战略策划人是司马迁,但任谁都想不到,最后定夺“夜郎”及其“夜郎王印”这惊天动地泣鬼神引得益那悲歌的,是当时在青史里自留骂名的“华夏智库”主要领导人汉武帝刘彻。

      液那竹王进京“被议郎(夜郎)”,司马迁受宫刑“被夜郎”。司马迁有感而发,在《史记——西南夷列传》里,弄出个只有他和汉武帝看得懂的“夜郎”,还有一颗分明骂汉武绝情、忽悠等等的“夜郎王印”。最后审定《史记——西南夷列传》的汉武帝,一看司马迁总不忘设着法子在《史记》里骂他,这不是为自己打万世广告吗?就一字不改。这一骂,骂了两千多年,竟骂出汉武英名。司马迁出大名了,在中国历史上,敢骂天子有几人?汉武大帝也出名了,能借司马迁这样的文字巨匠之笔骂出万世英名的君王有几人?

       汉武大帝和司马迁,是中华历史上最早的生态战略策划家。

        滋养了液那古国,潜藏着液那竹王之魂灵的贵州韭菜坪竹根水。战略策划人李才武。

       后来唐朝的柳宗元,也是个大策划家。柳宗元的《黔之馿》,少写了“运于”这两个字,弄出“黔馿技穷”,也做到了家喻户晓。不想,也神差鬼弄,宣传了贵州。


       智者居于竹。聊斋先生蒲松龄。搞笑策划,图片取自网络。


       后来汉语成语“夜郎自大”家喻户晓,起因却又来自于清·蒲松龄《聊斋志异·绛妃》)“驾炮车之狂云,遂以夜郎自大。恃贪之逆气,漫以河伯为尊”。

      蒲松龄生活的时代,谁胆敢侵犯我中国?胆敢做不尊重“河伯”(中国)的事?只要熟知历史,很快就会明白,当然是那用中国发明的火药制作了钢枪铁炮来侵略中国的“倭寇”。

揭“夜郎自大”之秘:_汉武帝为必将盛世复出的“液那僰国”打惊天动地的广告

       蒲松龄在其《聊斋志异·绛妃》中骂的寓指之意是说: 你“倭寇” 开着炮车在我中华民族面前显示武力强大张牙舞爪,你“倭寇”在我中国人眼里就好比历史上那个胡乱作为最终灭国的“夜郎”,现在你“倭寇”认为自己“大得很、了不起”,你“倭寇”恃贪,凭着几丝霸气,就恰如妖魔轻视神仙“河伯”,竟然敢于做轻视,污辱我华夏民族子孙、中华龙的传人的事,不是讨死吗?

       “液那一哥”——中国记者李才武说,百度查证蒲松龄档案(1640年6月5日-1715年2月25日),字留仙,一字剑臣,别号柳泉居士,世称聊斋先生,自称异史氏,现山东省淄博市淄川区洪山镇蒲家庄人,汉族。

《聊斋志异》。摘自百度百科

       蒲松龄出生于一个逐渐败落的中小地主兼商人家庭。19岁应童子试,接连考取县、府、道三个第一,名震一时。补博士弟子员。以后屡试不第,直至71岁时才成岁贡生。为生活所迫,他除了应同邑人宝应县知县孙蕙之请,为其做幕宾数年之外,主要是在本县西铺村毕际友家做塾师,舌耕笔耘,近42年,直至1709年方撤帐归家。1715年正月病逝,享年76岁。创作出著名的文言文短篇小说集《聊斋志异》。

      中华史籍浩如烟海,博大精深。郭沫若蒲松龄曾这样评价:“写鬼写妖高人一等,刺贪刺虐入骨三分。”

      山东地处我国东部沿海, 蒲松龄生活的年代在1640年6月5日-1715年2月25日,“倭寇”侵略中国的历史, 蒲松龄作为地道的山东人,若说他不知道“倭寇”,那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液那一哥”指,《史记——西南夷列传》中记载的滇王与汉使者言曰:“汉孰与我大?”及夜郎侯亦然。以道不通故,各自以为一州主,不知汉广大。此段话主语为“滇王”,谓语为“与汉使者言”,宾语为:汉孰与我(指滇)大;液那候国(“夜郎”)孰与我(指滇)大。这段对话发生的时间在公元前122年。

液那樱桃。李才武 摄

 

      西汉郎中将唐蒙经蜀贾带路,沿秦开五尺道经过重庆、四川用竹搭桥跨西南夷之贵山贵水天险进入“液那古国”。

    《史记——西南夷列传》记载:将千人,食重万余人,从巴蜀筰关入,遂见夜郎侯多同。蒙厚赐,喻以威德,约为置吏,使其子为令。夜郎旁小邑皆贪汉缯帛,以为汉道险,终不能有也,乃且听蒙约。汉使唐蒙见到“夜郎王”(实为彝文古籍记载的“液那竹王”),乃财贿“液那竹王”,并给“液那竹王”之子县令官职。时间发生在公元前135年。早于滇王与汉使对话13年。

     《史记——西南夷列传》由亲眼见证西南夷中最大的贸易、生态重国“液那竹国”  因众多原因致灭国,“液那竹王”进京后成为汉武帝御前“议郎”(汉朝官职。也叫“山郎”)的西汉史官司马迁创作。

     但后因为兵败投降匈奴的李陵说好话而获罪下狱的司马迁,以西南夷山水灵慧为启发而创作西南夷列传。“液那竹王”进京成为御前“议郎”,从此家国两茫茫若没沉夜;司马迁杖义直言李陵兵败投降匈奴获罪下狱,这两件大事都使得看不到人生前程的司马迁激发出“夜郎”这个创作灵感,以“液那竹王”进京后获封官职“议郎”从此家国两茫茫若没沉夜之巨大痛楚和自己遭遇冤狱看不到希望,以“议郎”之谐音“夜郎”,记载了“液那竹国” 及其西南夷众国灭国的历史。 

       太始元年,汉武帝大赦天下,司马迁因此得以释放,为了补偿司马迁,汉武帝任命他为中书令。

东方最神奇峡谷牛栏江。李才武 摄

       九年后,汉武帝病重,即将走到人生的尽头,司马迁的《史记》也已经完成,汉武帝一字不落的阅览。

      汉武帝在宫中最后一次单独召见司马迁进行很久的谈话,谈到《史记》中的内容, 汉武帝说里面有不少批评他的话。但汉武帝并没有责怪司马迁,也没有让其删减。当谈论到处死钩弋夫人一事时,汉武帝问司马迁有何看法,司马迁说不太明白。汉武帝说“子弱母壮,必乱天下”,司马迁听后哑口无言。

     《史记——西南夷列传》是《史记》之鸿篇巨制,记载西南夷众国灭国,自是被汉武帝一字不落的阅览。司马迁在创作时,可说波云诡谲,不失对胡乱作为最后致灭国的“液那竹王”的沉痛指责批评,对具雄才大略的汉武帝对“滇小邑,最宠焉”也在明显指责。按理说,以汉武之有“穷兵黩武”之暴,晚年听信小人谗言之愚,当初因为李陵说好话就下了司马迁大狱,这下看到在《史记》里面有不少批评汉武帝的话,这下司马迁应小命不保,立即拉出斩首灭族,并焚毁《史记》。

 

史记。摘自网络

       但汉武帝此时却不是之前的秦始皇,也不是当年让司马迁下大狱的那位暴君。汉武帝没“焚书坑儒”,这是他超越秦始皇的地方。按今天的话说,汉武帝有着极为长远的战略发展眼光。或叫敬畏精英文化智慧。汉武帝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敬畏精英文化智慧的盛世明皇。

       走出皇宫,保住命也保住《史记》的司马迁不理解汉武帝,其他大臣也不理解。但之后近两千年发生的一些事,证明了汉武帝超前的眼光。正是因为有了《史记》,中华文明才得以千古传承。汉武帝不计较《史记》里那些不少的批评他的话,留得青史在,千秋功罪,让后世去评说。所以这才有了后来的“夜郎自大”这个家喻户晓的成语,为中华民族盛世复兴,留下了青辉闪亮的生态文化基因。

 

          汉武大帝:“两千多年后,贵州就要建设互联网丝绸之路,韭菜坪竹根水将卖往全球各地,你还不明白吗?  ”    “液那一哥”搞笑策划,图片取材于网络。

         假如说,当初汉武帝一怒之下,也学秦始皇“焚书坑儒”,那因“夜郎自大”而来的世界东方最早由国家层面开发的生态文明的“液那国”,那些潜藏于中华大江大河流域的精英文化智慧,将永远不见天日。

          那么,今天,茅台酒为什么好凭啥好?不就是汉武帝和司马迁在《史记》里为我们留下的巨大知识财富吗?

         “液那一哥”指:“夜郎文化”是“液那文化”,“液那文化”就是“僰文化”,就是中华汉、唐盛世的“汉源僰根”。追寻“汉源僰根”,我们找到了人类文明中央中心中国长江、黄河流域。精准定义了几千年来被“概念化”传承的人类“文化”,它就是:人类战胜自然和改造社会的方法与技巧,加生态智慧链思维公式。精准定义人类文化,有很大一部分灵感,来自于《史记》。

                  “液那一哥”搞笑策划: 传郎中将唐蒙,未将韭菜坪竹根水和赫章核桃呈与吾皇品尝,该当何罪?图片取材于网络。

         精英文化智慧缺失导致的“灭亡之国夜郎”,有着民族耻辱记忆的“夜郎王印”,永远载入青史!今天,反过来看,作为天子,开辟盛世的汉武帝以史官“对自己多有不利之言”,容许司马迁在国家正史《史记——西南夷列传》上,以“夜郎”和“夜郎王印”,为中国历史上作为“西南夷”的西南地区打出天大的广告,在这个广告里,我们看到了“五尺道”上川流不息的:邛竹杖、蜀布、髦牛、筰马、枸酱、僰僮。在“滇货、黔货、蜀货出山”的今天,该不该为汉武帝和司马迁点个大赞?

        揭开“夜郎”及“夜郎王印”之秘,“夜郎自大”早已家喻户晓,那么,自汉武天子和司马迁在国家正史《史记》为西南夷打出惊天地泣鬼神的旷世广告,这不正好是对贵州发展互联网丝绸之路,借力复兴液那古国生态文化,打造贵州韭菜坪竹根水这个“华夏第一圣泉”,赫章核桃等的,以互联网“夜郎赶场坝”等方式撬开财智之门,以“液那文化产业”进入全球市场的最好的广告吗?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欧联华文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有稿件内容、版权等问题请联系eztvhdzx@163.com。

相关评论

欧洲华文电视台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 广告服务

     

  赣ICP备1500289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