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文化艺术

曝夜郎一哥揭秘夜郎为建人类“文化”基因的“蓝精灵医院”——竹王智塔

时间:2018-11-04 04:30:37   僰人多同孙   欧联华文网   阅读:5902   评论:0
内容摘要: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滋养了西南丝绸之路沿线人民群众的华夏第一圣泉——韭菜坪竹根水■僰人多同孙 “这上面两幅图,是我这辈子非要当记者,为全天下的农民当上一回记者的原因!为什么因为我是农民的儿子,就非得与那个爱我,我也爱她的文雅聪颖的我的初恋阴阳两隔?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滋养了西南丝绸之路沿线人民群众的华夏第一圣泉——韭菜坪竹根水

僰人多同孙


当年夜郎一哥在报上看到的文章

        “这上面两幅图,是我这辈子非要当记者,为全天下的农民当上一回记者的原因!为什么因为我是农民的儿子,就非得与那个爱我,我也爱她的文雅聪颖的我的初恋阴阳两隔?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就因为我是农民的儿子,为什不能最先买轿车?为什么,就因为我是农民的儿子,就一定要承受倾家荡产娇妻飞的苦难?为什么,就因为我是农民的儿子,就不能懂文化?为什么因为我是农民的儿子,当过记者,就一定不能当农民,我是农民记者,也是中国记者,我爱的她,在天国看着我,我的父老乡亲,在看着我;我的白发苍苍的母亲,长眠于地下的亲人们在看着我,我的孩子在看着我。我未来的妻在盼着我!”所以我当了记者,我策划了《中国大河风暴——长江纪行、黄河纪行》。在《发现乌江》的开篇,我这样写道:“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翻开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版图,有“两条一青一黄的长龙”,就那样象母亲的一双手,托起中华56个民族的文明与沧桑。正因为如此,有人把这“两条龙”称做中华民族的“母亲河”------她们是北方的黄河,南方的长江!

        夜郎的贵山贵水,滋养了千古蒙冤“夜郎自大”但事实上”长养才武“的夜郎竹王多同,但今天,“夜郎致大、黔馿技穹”,云贵胜江南。

         与国家民族的荣辱相比,一个人的得失算得了什么,这辈子,我就想做很多农民不敢做的事:找到“文化”,用好用活“文化”。我要开办“文化”学校,还有“文化”医院,专门医治“文化”的基因这个“蓝精灵”,让全世界看不起农民娃儿的人都知道中国有个“竹王智塔”!

         家国情仇,侠骨柔肠。我这辈子,最痛恨因愚昧而来的贫困。我就只想做一件事:打开青山苦竹林,世上无穷人!

         他是这个时代最大的那种“疯子”和“傻子”:11年了,倾家荡产娇妻飞后连个老婆都续讨不上,饭也吃了上顿没下顿,债务缠身,还成天“不干正事”被人指指点点看不起,抽3块一包的小遵义香烟,按照他的大的那个孩子所说:你就是去帮人开大车,每月都有5000块钱!你没有钱,拿什么维系你的亲情、爱情、友情?这些年,他什么都经历了,他说他的心里一直在流着血泪。“可是如果我这样的人遭遇命运转折都承受不住跑路了或跳楼了,那这世间很多人遇到挫折就只能去跳楼!我不能跳楼,也不能跑路、更不能给中国农民丢脸,给中国记者丢脸!在我心里,我家倾家荡产欠下的那点钱算啥钱,还不如世间豪富吃顿饭的花费!我先找到帮助企业发展的生态智慧,再回过头来找钱”

当年《毕节日报》招考公告显示:夜郎一哥榜上有名。

       是党和人民给了我这个社会最底层的农民一个来之不易的机会,我懂得感恩!当初我没给家乡父老丢脸,以高中文化程度和乡下土老板的身份考进中共毕节地委机关报,做了一名“见官大一级”的党报编辑、记者。后来我做过地区记者站站长。再后来做过报社主编。哪怕再困难再艰辛,我都不能对不住党和人民,对不住培养了我多年的新闻媒体。

      今天早上,中国记者夜郎一哥告诉僰人多同孙,他将在下步扔了记者这支笔,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通过相关机构,面向全国企业展开生态战略策划!不想自己企业倒闭不想跑路、跳楼的老板可以设法联系上他进行合作!

       

           深度贫困总是让心怀良善的人牵挂。图为2004年3月30日中共毕节地委机关报《毕节日报》头版转接二版文章《让“自然”战胜自然》。


        牛!很牛!实在太牛!他就是那个“上庙拼低保”也不轻言放弃,用7年时间揭开“神秘不可攻破”的夜郎之秘,挖掘出“汉源僰根”,找到人类文明中央的中心中国长江、黄河流域,还对人类“文化”之义作出精准定义:“人类战胜自然和改造社会的方法与技巧加生态智慧链思维方式”的“中国大疯子、大傻子”夜郎一哥,中国记者李才武。

        看到当时“樱桃红了,农民哭了!”刚进报社半年多的他这样思考:图为 2003年3月3日发表于《毕节日报》二版头条的文章。

       当记者前, 那时他是谁?从“过日子”的角度来说,他是改革开放后进入市场的那类农民,从父母给的50元钱起家,从18年前给苗民修收录机一天能挣200来元,到后来在他的家乡开起最大规模的商店,经营百货批零、家电批零、野马川最早的灯具批零、品牌皮鞋店,李才武及其人间蒸发的妻子的创业故事,够写一本厚厚的《新益那悲歌》。那时候,他是《毕节日报》第一个开私家小卡上班的记者;那些年,他是赫章县平山乡街上首个安装程控电话购买高档摩托车的人。那些年,他是野马川镇两个开着红色轿车上街买豆腐白菜的人中的一个;那些年,他是35一包以下的遵义烟都不抽的人。那些年,他的妻子曾是赫章县到省参会的四个私营经济代表之一·····

夜郎一哥揭红二、六军团野马川会议之秘的文章。

       夜郎一哥,会修家电、开大车、修摩托,卖化肥、搞批发、卖家电、卖灯具、卖皮鞋·····那些年,他家的店在野马川规模最大。但后来为啥会做到倾家荡产?他的一位亲戚问他:李才武,人家都说你是有名的经济专家,为啥你家的生意做得比任何人都不如?他答:无可奉告!做记者,有很多艰辛。这个,大家都懂的!

      。

2003年4月3日发表于《毕节日报》二版头条的《赫章可否举办樱桃节》。

            夜郎一哥的文章《赫章可否举办樱桃节》发表仅隔一天,得到心系发展的赫章县野马川镇党委、政府积极响应,决定举办首届野马川樱桃节!这是贵州省首届樱桃节。

“樱桃红了,农民笑了!”贵州首届樱桃节后夜郎一哥所作的的报道。

         他可不是你现在看的那种横着从街上走过的“土豪”,如果你这样想,你就大错特错了!那个时候,他是以一个开大车的农民加老板身份凭真才实学考进贵州省毕节地委机关报《毕节日报》的深度经济新闻记者,更是一位“土策划专家”,每月300工资,加每月上千稿费,差不多合现在的1万多吧!他以新闻的方式,策划报道过《赫章可否举办樱桃节?》、《赫章樱桃能否跳起来》、《昔日养牛为种地、今朝种地为养牛》、《万亩天然草坡、一百七十八头黄牛》,《海拉教育、仍在贫困沼泽跋涉》。最为重要的,是他在《毕节日报》头版头条发表的新闻策划稿子《让“自然”战胜自然》,推动了毕节试验区生态治理智慧之路上的进一步思想跨越。后来,他当年策划报道过的威宁迆那中海的地埂水土治理模式,成为贵州脱贫攻坚“威宁试点”的主战场迆那镇的一大经验。

          原毕节地区那帮老领导都熟知他的名字。原行署副专员王明灯和他是好朋友。时威宁前县委书记李克明、时威宁前县委书记王炳荣、时赫章前县委书记范元平,时织金前县委书记张玮等领导都很看重他。时赫章县委书记范元平同志特别喜欢这个赫章农民中走出去的新闻记者,逢年过节,知道他熬夜写稿烟瘾大,会让他的驾驶员带给夜郎一哥几条好烟。


进报社一个月零5天,夜郎一哥写出的新闻。

          跟随时任毕节行署副专员王明灯到威宁采访全区畜牧发展大会,他写出了《昔日养牛为种地、今朝种地为养牛》,王明灯同志表扬说:这篇文章写出了农业产业结构调整的灵魂。随后他写了篇报道《毕节畜牧、尚待精炒的产业大餐》,在文中批评了毕节畜牧产业发展的问题。有关单位领导很光火,并向王明灯作汇报,不想王副专员说,人家记者批评的是对的,应该感谢人家才武记者!

           2017年某天,夜郎一哥在赫章夜郎大酒店见到了他久别多年的老领导王明灯,听他汇报近年在坚持搞夜郎揭秘,老领导表示担忧,人家那么多专家学者都拿起没办法,你行吗?

发表于2003年4月24日《毕节日报》二版头条。

       第三届赫章野马川樱桃节期间,应时任赫章县委书记范元平的邀请和安排,他与时任赫章县委常委、宣传部长李文均威奢、平山转了一遭,后来赫章县委、政府在《毕节日报》推出小半个版的广告《出卖“苍凉”》。2007年“五一黄金周”,第三届樱桃节,成为赫章县发展旅游经济的得意之笔。据《毕节日报》记者黄莉当年在其报道中说,旅游收入增加了百分之一千四百多,增幅太快,赫章县旅游管理部门向上级报送数据时都有些“紧张。”第三届野马川樱桃节取得超前的成功背后,就发展樱桃产业而言,第三届樱桃节后,接受当年的《毕节日报》记者采访时,时任平山乡党委书记的罗灵就如此“坦言”:“虽然赫章最好的樱桃在平山乡的江南村,但野马川镇早在三年前就通过樱桃节把樱桃做成了‘观念经济’,如今,无论和野马川怎么去抢樱桃这个品牌,平山乡己从观念和事实的产业发展上落后了大半拍,这或许己成为平山乡的永久之痛。”

2003年4月9日发表的采访时任贵州省副省长陈大卫所作报道。

        第三届赫章野马川樱桃节,两天的主场活动除了往年开幕式文艺演出、民歌大赛、赫章旅游形象大使选拔赛等主场活动,还增加了赫章第一届“夜郎红樱桃”春季现场音乐汇、万名网友拍赫章微信点赞大赛等活动环节。此外还有本土美食汇、旅游商品展销、休闲啤酒沙龙、春季名车展等活动,充分展示赫章的传统文化、农特产品、风味饮食等。该县以樱桃节这一活动载体,拉开了毕节全市第十届旅游产业发展大会活动的序幕。据悉,当年赫章县大力发展樱桃产业,时有种植面积5.5万亩,全县产量1.8万吨,年产总值1.8亿元,已成为广大农民致富的有效途径。”

2005年1月27日《毕节日报》二版头条。

 
        到第六届樱桃节,对经济拉动作用有多大?媒体报道说:此次活动不仅推广了赫章樱桃产业、旅游文化和民族文化,还提升了赫章樱桃的知名度和美誉度。

       第三届樱桃节,赫章县委书记范元平宣布樱桃节开幕。赫章县人民政府县长王洪全在致辞中说,第三届樱桃节是一次进一步转变观念的“观念节”、创新发展方式的经济节”。第三届樱桃节的举办,标志着赫章县在科学发展观的指引下,已经踏上了用科学方法战胜“石漠化贫困”,以新型的、超常规的、可持续发展的方法破解喀斯特地区经济发展这一世界性难题的康庄大道,是对发展“喀斯特新经济”的有益探索。

家乡的每一步变化,都在他的视野范围里。


 
        时野马川镇负责人曾说,“天之樱海、百果之娇”野马川樱桃市场品牌的形象定位,使以野马川樱桃为代表的赫章樱桃这道迷人的乡村风景线成为一棵绚丽多姿的特色生态旅游产业支柱。通过举办樱桃旅游节,努力打造野马川樱桃的精品形象,培育壮大乡村风情旅游业,促进贫困山区发展观念的进一步更新,更进一步解放生产力。
 
         第三届届樱桃节以市场为手段,跳出“樱桃”办樱桃节,采用借梯上楼的方式,使特色生态文化变成现实产业,着力推介地方旅游产品、特色产品。并借办节之机,打造一个以中药材为主的农特产品开发市场;激活“野马川镇、平山乡、威奢乡”这个绿色经济核心示范区;启动一个产业,推出威奢高原风光游和平山森林之旅两条自然生态旅游线;做大做强樱桃这一产业,从而实现文化与旅游完美结合,产品与市场充分结合。

《毕节日报》有一群文化智慧的精英,那时夜郎一哥的老师们,给了他生态智慧链思维方式的原始启迪。
 
       在樱桃节开幕的当天,整个赫章县城的出租车都往野马川方向跑。据了解,赫章县城的宾馆、酒店、旅社全部爆满,野马川集镇上的经济收入至少有五六百万元。”
 
      “有趣” 的是,回忆起当年对于野马川樱桃节的“策划”与安排,据当时在野马川“叫上记者就走”的时任赫章县委宣传部长李文均说:昨天县里开会讨论如何举办樱桃节,开着开着,县委范元平书记终于“发火”了:“李部长,野马川樱桃节怎样办,去找李才武就是!”

当年对曾“抓阄上学”的海拉教育所作的监督报道。

夜郎一哥对毕节发展乡镇企业的思考。

         2002年,提出“历史文化兴县、矿业强县、农产富县”战略,在赫章,带头尊重有文化智慧的人,在不少人的记忆里,作为县委书记,在范元平的从政生涯里,没有出现过一次对于建言赫章理性发展的新闻记者的“官本位”的表现,这是新闻传媒界许多同仁对这个时任国家级贫困县县委书记的客观评价。



         实施“三县战略”时期的赫章,尊重并运用文化智慧,及至于在第三届樱桃节间,2007年,在平山乡,时任党委书记罗灵身上没有半点官本位,经和突然到访的县委宣传部李文均部长和夜郎一哥交流,平山推出了“奇秀天骄”和“万绿之洋”旅游品牌。有幸当了一回县委办的“秘书”,时任赫章县委副书记、县长王洪全的讲话,竟都安排由夜郎一哥代笔。
 
        2007年,借时任赫章县长王洪全之口,赫章提出了要发展喀斯特新经济的理论。2007年,平山乡推出了“奇秀天骄”和“万绿之洋”旅游品牌。

        回忆起在江南村发展农家乐,回忆平山森林公园内那首场“天籁之音”,如今回头看,决定赫章樱桃节成败的确有关键点,就是:想得有多远,走得才会有多远!


关心畜牧业发展所作的监督报道。

        赫章樱桃不易保鲜,但正因如此,却显得弥足珍贵。易得者賎。难于得到的东西,却每每显出尊贵的价值。
 
        观念先行,产业跟上,市场策划运作到位,这是赫章喀斯特区域新的发展模式应运而生的一种必然,也是以“短痛”代“长痛”的明智之举。 但因为认识上的原因,在赫章,许多本应做得好的东西,只能成为长久之痛。在发展上,若做产业不是引“智”、做“实”,而是做“秀” ,乃是发展赫章旅游的一大病根,夜郎一哥曾经多次评说赫章发展。他是有名的“臭嘴”,因此很多人说他:“口碑不好”。

       火爆的第三届赫章樱桃节,  对于此次“策划”,是否引入或埋下了一些新鲜的东西呢?
 
      关于第三届樱桃节,夜郎一哥就有些大胆的想法。其一,平山乡的主题是森林公园,是绿色!可这个“绿”是怎样的一个绿法?是大绿还是小绿?

黔西县经济社会发展观察。
 
        对此,人们有一说,平山形象定位应是“奇秀平山、鱼米江南”。取意平山森林公园的绿和江南村一带的出产丰富。
 
        又一说,平山应以“绿色海洋”定位。再一说,定位还是在“鱼米”二字上。
 
        然而夜郎一哥却据理力争:把平山国家级森林公园的绿和云南这个“万绿之宗”,贵阳这个“森林之城”和“避暑之都”的绿相比,你还能看见平山的绿色吗?

        云南以其大而称“万绿之宗”,平山却不以其小而敢称“万绿之洋”,并非是夜郎一哥要“大胆”对著名策划家王志纲先生语句上的刻意模仿,而是平山的确有一种自然而来、凭借资源优势而来的大气若云无以类比的姿质!如此一来,平山虽小,但在广大游客的心智资源中,世间所有的绿色便都在平山了,无论你“鱼米之乡”也好,“天然氧吧”也罢,还有“七星祭台”什么的,无不包含于内。
 
        尽管众说纷纭,最后,夜郎一哥还是建议平山乡党委政府以“奇秀天骄、万绿之洋”来定位平山旅游形象。可贵的是,时任平山乡党委书记罗灵接受了这个建议。“现在他们都还把那个建议做为乡政府的电话语音!”罗灵后来笑着告诉夜郎一哥。


           野马川樱桃,“天之樱海、百果之娇”,有人说应是“天成樱海、百果之娇”。时策划人夜郎一哥认为这同样是一种认识上的误区。
 
        “天之樱海”特指野马川是一个出产樱桃的最特殊(品质最好、最有文化底蕴等)的地方,是“上天的樱海”,世上独此一家,别无“分店”!倘若改成“天成樱海”,一字之差,却成十万八千里之别。不说省外国外,仅毕节地区产樱桃的地方,便有多处,纳雍总溪河、黔西鸭池河,威宁龙街这些地方都是盛产樱桃的地方,都可说是“天成的樱海”。试想,“天的女儿”和“天认的女儿”,这样两句话,其含义如何,还用得着争论吗?

        最后再说威奢乡二台坡,第三届野马川樱桃节,作为第三会区,这里大胆“卖苍凉”,亦是夜郎一哥一个反其道而行之的“策划”:在物质产品极大丰富、人们生存空间和竟争压力巨大的今天,人们为升学、升职、留职、养车、买房等每天都在承受着巨大的压力,那么,能够给人们心灵以暂时的宁静,暂时的逃避的“世外桃源”一般的地方,是否是一种特殊的商品呢?回答应是肯定的。



       就象人们需要“避暑之都”,也需要“天然氧吧”一样,人们更需要对人体自身生理和心理上的种种本能的满足,心灵重负的释放、对自己作为“人”这一生命个体自身的情感上的尊重,使人们需要这样“一个商品一样的地方”,来解脱和满足自己,就象人们饿了想找饭店、困了想找旅店一样,既往因苍凉而被繁华的都市遗忘的二台坡草场这样粗犷、苍凉而又豪放的地方,就成为了现实的人们能够来此一游,并在此抛下内心的种种不愉快,重获健康心情的特殊“商品”,因此,由于这样的原因,“苍凉”便可卖成钱。“苍凉”便成为第三届“中国贵州赫章野马川樱桃节”期间第一次新鲜得让人们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的商品!“苍凉”也便成为夜郎一哥当年对赫章阿西里西大草原的二度策划——从空中走廊,一是请客来威奢,二是在京及各大城市建阿西里西大酒店。因此,从赫章旅游的发展归途来说,说她是“天道旅游”,一点都不过份。


 
        因为从当时的情况看,通过毕节飞雄机场和在建的草海机场,赫章事实上已进入空中走廊,赫章的风光及樱桃等,都可通过运用文化智慧加以发展。如第三届樱桃节期间威奢分会场的二台坡,其一可引客来游,二可在京生财,就是发挥试验区发祥地政策游势,在京及各大中城市建阿西里西风情大酒店等,文化智慧产业将把赫章经济社会发展带入新天地。
 


         2007年5月3日,虽是烟雨弥漫,后来还风雨交加,但在赫章县威奢乡二台坡,5000余游客的到来,体味苍凉,见证了夜郎一哥对区域发展经济的逆向或是“叛逆型思维”。
 
        事隔近10年时间,夜郎一哥说他在此并不是有意要“回头”捡“高帽”戴,而是在事后这样情不自禁地想起这句话:策划,这个从“下地狱”到“上天堂”的活儿,想得有多远,才会走得有多远!

       但那时,夜郎一哥还不能称其为“夜郎一哥”,因为学术界还没有定位夜郎。


 
        寻访生态智慧,在中国毕节“开发扶贫、生态建设”试验区发祥地赫章,夜郎一哥认识赫章,深切感受赫章这个中国智慧发展的策源之地,更加感受到王志纲先生对策划的看法的切肤之感:如果你是熔岩,这里就是火山口!
 
                  王志纲先生说过:

                  策划,我们期待:那些不甘寂寞,不安现状和不安于陈规的人。
 
                  策划使我们看到:这个行业里无数涌动的暗流正孕育着变革的波澜。


                 科学发展赫章经济,我们深信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本身。
 
                 赫章经济发展,条条大路通北京,而最近的路只有一条,策划就是寻找文化根基的道路:汉源僰根!

                 发展经济 ,时任贵州省委书记赵克志说过要战胜包括“官僚主义”在内的“三座大山”。对赫章经济进行策划,是一个“下地狱”的活儿,同时又是挑战智慧极限的活儿。


                如果策划不能让“自然”战胜自然,在现实的火山口,策划就先行变成熔岩。
 
                策划是添加剂、催化剂、粘合剂和引爆剂。在赫章,夜郎一哥建言赫章要打造红色历史文化名城、中国“第二遵义”,赫章经济发展要远超遵义。
 
             策划代表着一种商业化的智慧力量。对赫章的策划,代表着在知识经济时代,运用创造性的见解加之市场化的整合运营,最终获得市场效益的一种商业化的智慧力量。



                   老百姓脸上的笑容和淡定,让夜郎一哥无数次感受到火山口边一块熔岩的价值。

                 在赫章经济发展的历史上,学习借鉴党和红军光辉智慧的范元平等这样一些开创型基层领导干部,他们运用文化智慧,科学地带领干部群众努力战胜赫章贫困,智慧发展带动面大,效益好。发展历史文化旅游,2015年后,赫章建成韭菜花海,又于近年投入40个亿,赫章大力发展历史文化旅游的春天到来了!

        2016年,夜郎一哥这个“大疯子、大傻子”,他为家乡野马川发现一个重大价值:就是红军长征著名的乌蒙山回旋战之野马川会议。红军长征野马川会议对于中国革命的巨大贡献和价值,及其未来对于赫章发展红色旅游的巨大价值,远胜于当年举办野马川樱桃节。他在游历乌蒙连片贫困区红色遗迹后,建言这一地区打造“红色大经验旅游圈”。

2003年9月5日所作报道。

        揭开夜郎之秘后,他建言赫章打造“华夏第一圣泉”韭菜坪竹根水,将阿西里西建设成为西南丝绸之路上的纯天然夜郎矿泉城!2018年,他与赫章夜郎民间艺术研究会一道创办了全球首家生态智慧链门户网——柯倮夜郎网。

贵州省分享经济研究院任命书。

赫章夜郎民间艺术研究会第二届顾问。

赫章县野马川山泉水厂给他的聘书。

夜郎一哥当年为毕节十大名吃“徐家太婆香豆花”所作新闻策划。

           这些年来,他是一位“上庙拼低保”但还保留着做人的那点起码良知的人,他做过很多让某些利益人群胆寒的监督报道,他因现实贫困而不断遭人白眼,他的“口碑很不好”。在“娱乐至死”和“麻木至死”的社会环境中,他也是保持了冷静和清醒头脑的那一类人,看到了道德和诚信渐行渐远给全社会带来的巨大危害,为国家和民族讲真话,很长一段时间,他是一个比“小崔”更活得悲摧的中国记者。

夜郎一哥:那年月里各个县的领导非常乐意我见他们,亲如兄弟。

党报记者,更要倾听民营企业界的声音。夜郎一哥这样做了。

谁对人民群众好,我就写报道赞美谁!

          但他给贵州民营企业建言要打造互联网丝绸之路,带动黔货出山。全球首家公众互信万链——批发架生态互信商城应运而生。大扶贫、大生态、大文化、大数据、大健康、大物流、大智慧、大创造加公众共享。新的互联网生态链,展现在人们的视角里。

        2006年6月23日毕节日报记者史峰的文章《赫章可否更名夜郎县》,是赫章转变发展方式的号角声,夜郎一哥说。

         自2000年贵州赫章可乐考古发掘取得重大成果以来,学术界真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但10多年来,夜郎之秘一直没有揭破。从当初没头没脑地采访报道到相信自己,相信家乡是夜郎,他开始了细微的观察思考。

夜郎一哥的夜郎情结,或从以上两篇文章开始。

          在企业倒闭风潮中,他看到了老板跑路、跳楼,民工讨要工资也在跳楼,还有留守老人和儿童自杀······他的心在滴血,他在回想当年为啥要在走出人民大会堂后策划《中国大河风暴——长江纪行、黄河纪行》,可他至今还在困顿于乌江之北!

          这个社会需要真正的“文化”之义,而不是概念化的,因为“文化”的定义不清,有人甚至认为文化就是“唱歌跳舞”。

关于赫章核桃的见解。

赫章火烧茶。

       赫章光叶楮产业。

            他的娇妻,是当年跑路的老板。他说,十多年了,妻子的人间蒸发,一直在刺痛着他的心灵······就在2017年下半年,从《史记——西南夷列传》、考古发掘、彝文古籍记载、山水人文、民族风情等多个方面,运用多年来找到的多方铁证,他终于脑洞大开揭开了夜郎的神秘面纱。夜郎古国,它就真实地存在于牛栏江以东的云南省昭通市大部分县区、贵州威宁、赫章、七星关及纳雍县的大部分乡镇。夜郎文化就是僰文化。进而,挖掘出西南地区历史文化根基的“汉源僰根”。

           回忆往昔,他说得到最好的锻炼是在《毕节日报》做编辑、记者的岁月。《毕节日报》的老师们很严厉,刘群峰老师很少“看得起人”,当然很少有人值得他表扬,但夜郎一哥当年的《让“自然”战胜自然》,却不小心得到了他老人家的夸赞过。张培立老师送给夜郎一哥一句话:大海是最低的,但他得到了全世界的江河。


           那时的《毕节日报》,是一家挑战贫困不断发起冲锋的报纸:《牛栏江纪行》、《经济在线》、《乡村专递》、《科技传真》等栏目及生动的《再访牛栏江》等一线采访实践。这些,为他在其它新闻媒体进一步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后来他在省报担任了《关注毕节试验区》栏目主编。

        《毕节日报》有一位施毅老师,特认真,改稿时错一个标点符号,都会被他臭轰一通。到了后来自己做了主编,只能说感谢当年在《毕节日报》得到的生态锻炼。包括思维方式。

        不想当主编的记者,不是好记者。后来,他去《发现牛栏江》。他实践《中国大河风暴——长江纪行、黄河纪行》。

      是的,日子难过的2018年,企业倒闭,老板跑路、跳楼的新闻时有发生,农民的妻子因贫困离家跑路也不算新闻。但我们的民族英雄马云通过“玩生态圈”再次荣登中国富豪榜。夜郎一哥,他用中国企业和企业家,还有这个社会因缺乏文化智慧带来的悲哀,精准定义出“文化”的精准之义,现在,他要把他集中的民间大智慧,变为中国建设智慧社会和创造力社会的文化动力!

夜郎一哥对毕节试验区特色林业经济发展的见解。

他关注牛栏江畔的特色产业发展。

夜郎公安策划。

          通过揭秘夜郎,他集民间大智,推翻了千古摧残贵州人民精神,强加于贵州的“夜郎自大”和“黔馿技穷”这两座沉沉的大山。他找到了人类文明的真谛——“文化”智慧的生态智慧链这个“蓝精灵”。为了经济社会的健康发展,他要建起全球独家专门研究人类生态智慧链的“蓝精灵医院”,让“文化” 之精准之义造福全人类,让千古逆袭翻身的夜郎竹王后裔们打造的“竹王智塔”永存人间,从此,打开青山苦竹林,世上再无穷人!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欧联华文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有稿件内容、版权等问题请联系eztvhdzx@163.com。

相关评论

欧洲华文电视台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 广告服务

     

  赣ICP备1500289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