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文化艺术

论红酒与茶

时间:2018-06-29 10:41:22   作者:姚波   来源:欧联华文网   阅读:4668   评论:0
内容摘要:红酒是对葡萄酒的一种统称,西方人称她为上帝的血液为其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东西。而茶则是中国人的最爱,是上天特意为中华民族安排的,称之为国饮。一个是西方的国碎,一个是东方的国饮,都是由水而成,且都代表着东西方不同的文化属性与相同历史底蕴。红酒是由葡萄榨汁发酵而成的一种酒精饮料,挂在树上......

红酒是对葡萄酒的一种统称,西方人称她为上帝的血液为其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东西。而茶则是中国人的最爱,是上天特意为中华民族安排的,称之为国饮。一个是西方的国碎,一个是东方的国饮,都是由水而成,且都代表着东西方不同的文化属性与相同历史底蕴。红酒是由葡萄榨汁发酵而成的一种酒精饮料,挂在树上的葡萄是美丽静止而纯洁的,它只是植物水果而已,但一经压榨就成了动物,因为变成酒后便有了动物的生命,灵动而变幻,张扬而直观犹如西方人的性格。许是酒的缘故,西方人的性格都外向暴露从而形成了其自由奔放的文化属性,一串葡萄影响了西方文明。而茶是树叶的故事,这些吸取天地日月之精华的树叶经过釆摘揉捏炒青沸水冲泡而成的天然饮品代表中华文化最精髄的部分。是能用来联谊,养性,示礼,传情,育德,陶淘情操,美化生活之功效,是风雅之事,茶通六艺。亦是世俗之事,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茶在此已是生活的一部分,她低调内敛,含蓄而压抑且又弹性十足如同东方人的性格。一片叶子香透了中华五千年文明。西方人把红酒当茶,东方人把茶当酒,都是健康之液,灵魂之饮,若不了解红酒与茶文化则定不能了解东西方文化。


论红酒与茶


红酒与茶两者之间有太多相同之处。都是绿色天然生态水饮品,其制作流程且都是七分原料,三分工艺。先从种植环境说起,酿酒葡萄的种植注重纬度,南北纬度在3050为黄金纬度,充沛的阳光,漫长的海岸沙滩与砾质土壤是必不可少,相差极大的昼夜温差保证了葡萄的最佳生长。而茶树的生长则是在山高林密,常年云雾缭绕之所,且需酸性土壤,昼夜温差大雨水充足。红酒分为红葡萄酒,白葡萄酒与桃红葡萄酒,而茶也有不发酵茶,半发酵茶与发酵茶之分。红酒界有新世界,旧世界之称,新世界的代表为新兴的澳大利亚、智利,新西兰。旧世界为传统的法国,意大利、西班牙。从酒质囗感来讲,新世界是复杂多变适合于不同的消费者,口感偏甜性价比高。而旧世界的酒大多口感较为单一,酸涩度强,强调历史与标准价格昂贵。而茶划分更复杂,笼统有绿茶、乌龙茶、红茶且都在中国,除印度大吉岭红茶与斯里兰卡的锡兰乌巴茶。红酒与茶两者间对于产地的要求是一致的,但对于原产地命名保护这块西方人做的就远超于我们了,鉴于对食品卫生安全保护的重要,西方人早在1935年就实行了原产地命名保护法,制定了行业规则,而我国则到了2000年才开始制定实行。对于原产地命名保护来讲产区就代表了品质与品牌,葡萄酒在全球划分出了最好的七个产区,法国波尔多梅多克、意大利托斯卡纳、美国加州纳帕山谷、智利卡萨布兰卡、南非开普墩、澳大利亚布鲁萨谷与中国烟台蓬莱南王山谷。而茶的产区基本都在中国,但由于过去我们对茶的规范与保护意识不够,规则的制定又晚,所以虽然中国幅员辽阔,产区众多,风格各异但却未真正形成自身的产区品牌文化,除了近期加快了推广的福建安溪铁观音,武夷大红袍、信阳毛尖、西湖龙井,台湾冻顶乌龙与云南普洱产区之外其他却鲜有耳闻。那些曾经在陆羽茶经中伴随着中华文明一路走来的精灵们只能在深山老林中寂寥的等待了。在工艺流程方面茶相对更复杂些。红酒只需单季采摘,去梗压榨发酵经橡木桶储存1012个月左右再添加二氧化硫保持鲜度装瓶塞上橡木塞即可。而茶是有春秋之分,是分多季节釆摘,釆摘的日期亦多变,绿茶以清明前采摘为最佳,称为明前茶,而乌龙茶则秋天釆摘更好为秋香。单从品种来论红酒与茶亦不分伯仲了,酿酒的葡萄品种有几千种,但酿好酒只有品丽珠,赤霞珠、蛇龙珠、梅鹿辄、黑品诺,西拉,霞多丽、常相思与雷司令,茶叶也是品种数以千计,而常规的划分为,黑茶,绿茶、红茶,白茶、青茶与黄茶。而酒庄仅法国就多达两万多家,且不说波尔多八大名庄拉菲、拉图、玛歌、奥比昂、木橦、白马、奥松与柏翠名震天下,仅来自勃艮地的酒王罗曼尼康帝就够惊才绝艳了,还有红酒新贵来自澳大利亚巴罗萨谷的国酒奔富与酒中精灵黄尾袋鼠。这些足够让全球的酒客们顶礼膜拜,一掷千金了,更让我们亦步亦趋,不知所措。而我们的茶呢,尽管也有家喻户晓的十大名茶如西湖龙井,洞庭碧螺春、黄山毛峰,六安爪片、都匀雀舌,信阳毛尖,祁门红茶武夷岩茶,安溪铁观音、君山银针以及数量稀少的庐山云雾和茶中黄金的云南普洱。但这些浸透着每一页中国历史的不夜侯们宛如养在深闺中的怨妇正等待着那扇久闭的国门。在营销与品牌铸造方面西方确实领先我们太多,他们把这只是一种酒精类液体植入了悠久的文化变成了一种文明进而推向了全世界,他们卖的不是酒而是思想。在遥远的三千年前,汉使张骞出使西域,引来了红酒与茶的第一次邂逅,也带来了东西方文明的第一次交流。茶马古道,丝绸之路,我们用茶叶与瓷器换来了西方人的红酒与马匹,第一次的东西方文化交流竞始于一场商业活动,换来的结果是让含蓄的东方人在马背上高呼葡萄美酒夜光杯,而让狂放的西方人领略了中国文化圆润与理智在盛满茶的瓷器中品出了沉与浮进与退。而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千年之后大不列颠岛的英国人竞用当年遗留下来的的那颗种子种出了一个简易的立顿红茶,而其销量却遍布全球,只凭此个单品一举超过了我们所有茶的总和。而从健康的角度来讲红酒与茶之间又有异曲同工之妙。红酒里面蕴含的单宁酸富有美容养颜与除脂消瘦之功效。原花青素则是心血管的忠诚卫士,对延缓心脏衰老促进正常血液循环卓有成效。而白黎芦醇更是出色的癌细胞杀手,越来越多的研究证明,每天一杯红酒能够对各种癌症起到抑制与清理的作用。所以红酒的保健功能对于人们有愈越来越多的吸引力。茶更是如此,它本身就是中医草药,其里面所含的所有成份对于人体来讲都是必不可少的。先说咖啡碱,提神醒脑,清热解毒,利尿解乏。茶多酚为抗氧化除衰老之王,对抑制心脑血管及动脉硬化效果显著。而蕴含的儿茶素更是对肿瘤疾病治疗的放射物辐射抑制有绝对作用,对于胃癌肠癌的预防与辅助治疗匀有禆益,茶叶实为万病之药,万药之王,从养生的角度来讲谁能以之匹敌,无物能及。


论红酒与茶


红酒与茶的饮用方法也是极尽雷同,都是用品字来解读,天下所有的食物里面能用品的也只有酒和茶了。先观其色,再闻其香,后品其茗。看其颜色可断其年份,闻其香味可判其产地,最后一击从口腔舌尖流经到唇齿之间下咽喉闭嘴味蕾从双鼻而出足以判断其生死了。当然这三步骤虽然看似简单,但若要到此极致境界恐怕得用一生时光了。当年茶圣陆羽蒙着眼睛只是闻着香气浅尝便品出了每种茶的前世今生,更绝的是他竟能断出这泡茶之水取自何方,所以便有了扬子江中水,蒙山顶上茶之说了。可惜近代无大师了。西方红酒则是大师们的天下,因为红酒的市场定价权在他们手上,在红酒这个行业,酒庄酿出来的酒在上市之前一定要请葡萄酒大师打分品评,大师品评出分数最高者为当年最佳酒可卖最高价,大师说此酒值多少就卖多少,定价权不在酒商手中,而这些大师都是通过严格的考试由世界葡萄酒协会最高组织认定,类似我们中国的国家工艺美术大师。能评上世界葡萄酒大师全球不过三百多人而己,其中首推罗伯特帕克与杰西斯罗滨逊。他们的味觉决定了世界顶级红酒的价格。而我们的茶价是由茶商随意制定,没有专业标准,人利因素太盛。在这点上西方人的契约精神的法治比我们的世故人情的人治要强了。


论红酒与茶


红酒与茶的储存环境也是相同,都是低温,通风,干燥,若用怛温酒柜则更佳。在饮用器具来讲茶又比红酒要繁复的多了。红酒只需开瓶器,醒酒器,高脚杯即可。而茶除了茶道六君子,还有茶壶,盖碗,茶巾,茶杯,茶盘,茶托,茶宠,对于茶具的要求更是精致。有紫砂,陶器,瓷器,玻璃、水晶具为茶之父,水为茶之母。对于水的选择陆羽曾说,泉水为上,江水次之,井水为下。(只是现如今生态已废,不谈山泉水,有纯净井水就为上了)若要讲究用铁壶煮水烹茶为最佳。西方人对于红酒品的是一种情境、社交礼仪,而中国饮茶则是一种生活态度,一种心情,古人更有沐浴焚香净心净手之仪。虽然具皿众多过程繁琐,但饮的是随心,随意,随境和谐与自然,可简可易,荒郊野外,豪宅雅室皆可品饮。不似东洋日本人把喝茶当成一种仪式,追求过于精致反成了一种负担,只能称之为艺了。而真正的道在中国。中国的茶文化是符合中国人的性情的,不刻意,自然与包容。这就不知是茶养了中国人的性或是性薰陶了茶。


论红酒与茶


红酒与茶的历史也是相近的,都有近五千年的传承。其历史文化都相镶嵌其中形成了各自的文明。对于红酒来讲,那高脚杯里晃动是欧洲近五千年的文明。欧洲虽然是红酒之乡,但起源却是古波斯(亚洲的伊朗)帝国。当年来自东方的波斯铁骑横扫欧亚建立起了世界上第一个横跨亚非欧的强大帝国。在远征欧洲时把酿酒技术带到了古希腊雅典城,从此欧洲人就再也离不开这如血的液体,而欧洲的文明也从这杯影摇红中开始。严格意义来讲,欧洲的文明是断了层的、不完整的文明。在波斯入侵之前他并未形成自己的文明,而在波斯帝国的这次入侵带来了神秘的东方文化丰富了其文明的雏形。而后来自古希腊雅典城的亚历山大帝国打败了古波斯帝国成为了世界上第二个横跨亚非欧的帝国。至此欧洲的文明才开始。所以希腊雅典城才是欧洲文明之源。而作为欧洲人精神象征与救世主的基督耶稣则在世界上第三个帝国罗马帝国时才诞生,直到三十岁时游历了东方的古印度与叙利亚接收了佛教的阿弥陀经后回到耶路撤冷创立了天主教。至此欧洲文明的内核才开始形成。在最后的晚餐中耶稣对其十二门徒说:面包是我的骨肉,红酒是我的血液,这时红酒作为耶稣的血液开始与欧洲的文明融合并成为其代表。在此后的几千年中红酒作为欧洲人精神与物质的必需品始终伴随己影响着整个西方文明。可以这样说在所有西方重大历史事件中都能看到红酒的影子。它是西方人生命中的精灵己深深的融入他们的血液之中。


论红酒与茶


再说中国茶史吧,中国茶的历史早可以追溯到远古时代,中华民族的族先炎帝亦是神农氏为解除民间疾苦而身尝百草从而发现了世上第一片茶叶。最初的茶叶只是当成草药来冶病驱毒所用。从树叶到茶的过程经历了几个阶段。应该是起于秦汉,兴于唐宋,盛于明清。从最早的医学典籍《神农本草经》记载:神农尝百草,日中七十二毒,以茶解之。茶便以药的方式开始进入了中国人的生命里。而从西汉王褒的《僮约》第一次记录茶事始,茶又以文化属性融入了中华文明之中,而有史书记载茶树种植早的应属四川蒙顶山了,而世界上最早的茶叶便是蒙山顶上的蒙顶甘露了。


神农之后西周时人们是把茶叶与饭菜同煮称之为苦菜。到秦汉时期的茶开始用青叶裹上米膏用灸烤热再捣成碎末用沸水和着生姜葱桔子调味来饮,是为烹煮法。至盛唐时,茶圣陆羽嫌其加放生姜葱桔子等调料会破坏其茶的本质,就弃用调料而以茶饼直接在火上烘焙后碾碎放置釜中煮,此是为煮茶法。到大宋时期用釜煮改为用铁瓶置水煮汤,用盏装茶末,待水沸后来冲点盏中茶是为点茶法。日本因深受唐宋文化熏陶所以日本茶艺对唐宋煮点法一点延续至今,而闻名瑕尔的日本铁壶也缘于宋代煮水铁瓶。再到明清时茶叶己从压饼碾粉煮水进化为茶叶经过摊放柔捻杀青制成条形绿茶用壶泡饮,是为泡茶法而一直传承至今。此外雅致的中国人把琴棋书画精神与思想全部溶入其中,对于水与具的讲究与品饮一块形成了中国文化最精髓与独特的一面,茶文化也即成了茶道。中国传统文化的根源就在中国道教,茶与道从不曾分离过,从远古黄帝《内经》到文王八卦与《周易》再到老子创立道教,庄子思想的传播,中国最正统的文化道文化至此形成,包括日后孔子儒家思想与从印度而来的佛家思想都从道家吸取了大量的精华从而形成了能与道家三足鼎立的文化。从文化角度来讲,中国茶文化也就代表了东方文化。



在世界四大文明古国中唯一幸存的就是中国了,虽然历经磨难,但精华还在,如茶。中国文化主要为三家,儒释道,又有那一家离开的了茶。儒家的中庸不偏不倚,佛家修行的因果轮回与道家自然的顺势而为都可以在这片叶子里找到。于氤氲的茶气中,自然合稭的汤色里,内敛隐忍的幽香间修身养性,参禅悟道。茶如人生,先苦后甘,喝茶亦是一场生命的修行,修的是今生,看的是来世。若这个世界上唯一能让时间慢下来的只有茶了,一把紫砂壶中坐着如铁的观音,大红袍抖动间,凤凰单枞如水仙般轻柔地穿过青花的茶海向天目盏中洒落,如饮甘露的你庐山云雾缭绕下,岁月浮沉间拿得起亦放得下,在不完全的现实中品味趣与美。此种意境中,不知是茶温柔了时光还是时光温柔了茶,偷得时光半日闲,可抵十年浮生尘梦。此刻,你可曾老去?


茶与西方文化关系亦如红酒与东方文化关系一样相互影响与发展。红酒最初从东方古波斯带到欧洲并在那兴盛与发展,再到西汉时期从欧洲引进,此后经古丝绸之路茶马古道不断流入,中国人便习惯把红酒称为西域美酒。直到1892年爱国华侨张弼士在烟台兴建了亚洲第一家葡萄酿酒厂:烟台张裕葡萄酿酒有限公司,至此东方人才有了完全属于自已的红酒。也标志着西方文明的精华在东方的真正落地。


论红酒与茶


    茶对西方文化的影响应追朔遥远的大汉时期,在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真正的帝国就是大汉帝国,也是让中国文化真正形成的王国,儒道合融,佛教西来。同时大汉帝国也是世界上横垮亚欧非的七大帝国之一,与同时期的罗马帝国并称当时世界两大霸主,经济总量为全球一半,人囗占全球三分之一。商贸发达,开通了全世界第一条外贸通商之路古丝绸之路,而茶叶便是通过这条文明之路自此飘洋过海迢迢万里做为文明的使者走进了西方。再后来的阿拉伯帝国与强大蒙古帝国在武力征服世界时都能看到这片树叶的影子,在杯水的起落间看到帝国的沉浮。而茶对西方影响最大的不单是改变了他们的生活习惯,审美情趣,还为他们打开了通往世界文明的另一扇门。在西方有一个强大的国家为茶而痴迷几到疯狂境界,上至国王大臣,下至平民百姓无茶不欢,他们不产茶却用几乎一半的家庭收入来到遥远的东方买茶,最终使这个国家感到恐慌,甚至为了茶不惜用鸦片的名义来发动一场战争,它就是曾经世界上最后一个帝国大英帝国,那场对东西方格局产生深远影响的战争叫鸦片战争,其实就是茶叶战争。


如今千年已过,红酒依旧,茶依旧,文明亦依旧。透过晶莹的高脚杯从那一抺红中仿佛看到了那颗葡萄经过了波斯铁骑的万里颠簸来到了古希腊,受雅典城的洗礼随恺撤回归了她向往的地方一法兰西,波尔多温暖的阳光让她彻底融化,终于,她发出了醇香,香气弥漫了整个欧洲,醉了一个世界。


取舍在浮沉之间,茶中就是一个人生,浓淡在于心。有道的从容,儒的进取,禅的智慧,走过了汉赋的华丽,三囯的权谋,两晋的疏狅,来到了包容的盛唐,历经了大宋的豪放与婉约,听过了元曲忧伤,见识了明清的宏伟博大与最后的辉煌。宛如一位水墨江南中的女子,带着一份世俗名利之外的宁静,清新委婉,遗世而独立。(文:江西省民盟盟员姚波,编辑:曹凯新)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欧联华文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有稿件内容、版权等问题请联系eztvhdzx@163.com。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李牧遥用绘画呈现心中的净土
相关评论

欧洲华文电视台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 广告服务

     

  赣ICP备1500289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