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文化艺术

“巴符关”上“野火起” 学界或应痛思来场“夜郎纠风”

时间:2017-10-04 14:44:40   李才武   前沿时报   阅读:5549   评论:0
内容摘要: ▉中国大河风暴•夜郎马帮走丝路报道组 李才武  云南省有88个县是国家级贫困县,昭通市11个县区中,就有10个是贫困的。贵州毕节的威宁,因为贫困,以历史上牛栏江边的海拉孩子“抓阄上学”,后来又出现“卖血、超生、狂挖滥采”而惊动高层。而在贵州赫章,。......

 ▉中国大河风暴•夜郎马帮走丝路报道组 李才武

  云南省有88个县是国家级贫困县,昭通市11个县区中,就有10个是贫困的。贵州毕节的威宁,因为贫困,以历史上牛栏江边的海拉孩子“抓阄上学”,后来又出现“卖血、超生、狂挖滥采”而惊动高层。而在贵州赫章,。可乐考古是“夜郎青铜文化的殷墟”,但毕节“开发扶贫、生态建设”试验区建立以前,赫章县河镇乡海雀村安美珍家“一家四口人,穷得只有3个碗!”乌蒙连片贫困区的现实贫困,刺痛着代表中国最广大人民群众利益的中国共产党人的心灵,1988年,我国建立了毕节“开发扶贫、生态建设”试验区。牛栏江东岸的黔西北毕节市,成为中国共产党人科学发展观的发源地。“开发扶贫、生态建设”,成为黔西北的两大发展主题。

  毕节“开发扶贫、生态建设”试验区成立29年来,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毕节试验区发祥地的赫章,经过多年的摸爬滚打,于2015年成功打造“云上花海”,今年8月9日,阿西里西•韭菜坪景区荣膺国家4A景区,赫章县科学发展的“花、诗、云、梦”,结束了在很长时间以来该县“土头土脑”发展经济的历史。赫章县的先进发展理念,接近了我国建立毕节“开发扶贫、生态建设”试验区的战略目标的真实。这就为下步谋求深石山区广大农民群众在被国际认为不具备人类起码生存条件的喀斯特石漠化山区发展经济的可行途径,打下了坚实的理论基础。“旅游是名片,物产是关键”,要改变赫章为代表的乌蒙连片贫困区的贫困面貌,就要在毕节“开发扶贫、生态建设”试验区的战略框架下,大力发挥先行先试的试验区的能动性,从地方发展的“规划”走向运用精英文化智慧的战略策划上来。近几年来,赫章鼎立的“五县战略”,就是一个理性的战略。但是,这个战略,还仅是从一个县的角度出发,还没有发挥赫章作为乌蒙连片贫困区的集聚点的效应!故而从借国际山地传越赛之后,赫章向国际递出一张阿西里西名片,就等于已经向全球发出信号,两千多年前的古夜郎柯倮洛姆,要再结起与“大夏”和“波斯”的商贸情缘。

史记证据_副本.jpg

《史记•西南夷列传》的翻译显大漏洞。网页截图

  而这个赫章应用好的集聚点,就是南部中国最为有影响力的“夜郎文化”。结合南方丝绸之路上西南地理中心的优势,结合历史上闪亮的生态智慧,文化智慧。乌蒙连片贫困区包装运用好神奇的夜郎历史文化品牌,走资源的“南下、西进、北上、东出”之路,足可带动黔货、滇货出山,就可结束历史带来的贫困,向党中央、国务院和各民主党派中央、各级各部门交上一份满意的答卷。

  但是,因为夜郎古国属地的认证,一直为学界所几成的论调:“夜郎神秘不可攻破”所制约。赫章明知自己是夜郎。但在“众口铄金”之下,不得不委屈求全,弯弯绕绕先开发阿西里西。事实上大家也都看到了,以可乐考古遗址公园的建设为“借口”,在不得认证为夜郎古国真属地的情况之下,10多年来,可怜的贵州赫章人不得不花费大量精力,在不断的“吆喝”自己是“神秘夜郎•古韵赫章”。作为“本夜郎”属地,赫章县10多年来为打造夜郎文化所化费的大量财力、物力、精力,赫章人民为摆脱贫困,下大力发展夜郎历史文化旅游的信心和决心,可说是催人泪下。在学界千年来因“美丽三浮”而生的“巴符关”上,竟然突然起了“野火”,赫章农民倡议的一群“夜郎马帮”,竟然“作死”,不但学会咬文嚼字,还胆敢冒犯权威泰斗,找出学界对决定夜郎归属的《史记•西南夷列传》的翻译过程当中的巨大的漏洞。

  2000年,赫章可乐考古取得重大成就之后,多地夜郎锋争不断,夜郎文化研究碎片繁多,致使“夜郎古国”在哪,“夜郎王印在哪”,成为争议不断的话题。最后有媒体记者发现,学界专家在研究夜郎古国在哪的过程中,在对《史记•西南夷列传》的翻译中,居然把关键的地理坐标“同师、楪榆”弄掉了,致使“夜郎神秘不可攻破”几成定调,夜郎古国越发神秘。“夜郎神秘不可攻破”吗?2012年底年以来,严格按照中央“走转改、三贴近”要求作调查采访的中国大河风暴•夜郎马帮走丝路报道组记者,从西南丝绸之路布局,从考古发掘、现实对照,历史沿革,生产能力、民俗古风等多个方面的层面,通过对乌江、牛栏江、可渡河、横江等重要节点的大量走访,汇集大量证据,足以证实牛栏江东岸的云南省昭通市部分县区、威宁、赫章、七星关区、纳雍县除东南部分地域的这一带区域,就是“神秘消失了两千多年”的夜郎古国属地。

可乐.jpg

赫章县可乐彝族苗族乡的秦砖。刘广军摄

  而印证这一事实的最为关键的证据,应该说是铁的证据,就是对古夜郎国实际存在的最为重要的历史记载《史记•西南夷列传》的精准破译。报道组经过反复调取司马迁所著的《史记•西南夷列传》原文,及学界对《史记•西南夷列传》的文言文翻译作深度的学习、研究,查找漏洞,发现《史记•西南夷列传》所记载的几处最为关键的地理坐标:一是“同师”,二是“楪榆”,三是“嶲”,四是“徙”,“筰都”;“作死”的“夜郎马帮”们“顺藤摸瓜”查阅资料,找到了“同师”是今云南保山,古称“永昌”,“楪榆”是今云南大理,古为“紫城”(彝文古籍所记载的举菊洛姆)之后,通过反复调取资料,用放大镜查看,从中国地图上精准分析论证,以查出的古地名为坐标点,初中生学几何,以拉桩、划线、定位的土办法,以学界未用过的方式,找到今滇东北宣威至曲靖一带区域为古徙国、古筰都国交汇地带,据此找到其东北部的六盘水市之六枝、水城为古“冉駹国”,今贵州盘州、普安一带为古徙国地属。安顺一带为古牂牁国,黔东南与黔西南交汇处为古头兰国、贵州福泉、贵阳一带为古且兰国,贵州遵义、黔西、大方、金沙、桐梓一带往西北方向为古代的“白马国”。最后,反过来,从川、蜀结合部的古邛都国,古筰都国的定位,又反过来定位西南夷中最大的夜郎国。

  寻找夜郎古国在哪,《史记•西南夷列传》中,司马迁记载唐蒙进入夜郎的路线,“自巴蜀筰关入”因为古人的粗略的理解加权威学术偏差和固执,还有今人在研究过程中的粗枝大叶,,竟然成为唐蒙从何处进入夜郎的千古谜题。及后世,唐蒙入夜郎变为“自巴符关入”,成为论调。

  早在清朝和民国学者之前的一千多年前,在各地“访渎搜渠”,尤留心水道之地理考察,著有地理巨著《水经注》的中国伟大的北魏地理学家郦道元,在言及唐蒙通夜郎时,将唐蒙通夜郎定为“出巴符关者也。学术研究“晦之不明”,成为后世定调唐蒙进夜郎的“巴符关”这一大笑料!

  “筰”,寓意“竹桥”,“关”,不用翻译,大家都知道是关隘、关卡等义,“自巴蜀筰关入”,名词作动词用,解说了唐蒙经竹桥通关,进入了夜郎。然后“作死”冒犯学界权威的“夜郎马帮”又从“五尺道”上顺藤摸瓜,找到了这条唐蒙通夜郎的道路上的关隘,就在今贵州威宁与云南良奎香的云贵桥一带。

找寻.jpg

深入实际、深入基层、深入生活,是我们做学问的一大法宝。图为查找牂牁道入黔第一站的赫章干部。李才武摄

  作为纪传体通史的经典名篇,《史记•西南夷列传》记载了汉武、唐蒙利用民间智慧的大量实践,从枸酱、僰道、邛竹杖、蜀布、髦牛、僰僮这些符号上,我们看到了今天还处于贫困之中的乌蒙连片贫困区在古代就拥有的民间生态大智慧。

  牛栏江,这条沉雄地划开滇东北与黔西北的大江,被称作东方最神奇峡谷。站在汉武南丝路——威宁中水、牛棚的五尺古道遗迹旁,“夜郎马帮”考察这里的清真寺,传教文化后,顿悟东方最神奇峡谷的由来。枸酱、僰道,南夷道,汉武开疆谋夜郎,使“夜郎马帮”看到一个“不具备人类起码生存条件的”的夜郎古国,其在秦汉历史上的富庶。夜郎古国属地通疆达海的西南地理中心位置的重要。可下“南越吃鱼”而出海,可西进东南亚“观光走风”,可东出沿海地带售“枸酱”,可推动滇货、黔货大车北上交易。乌蒙连片贫困区是古生态的大区,更是古来有之的生态智慧大区。汉武开疆,集民间生态智慧于大成。唐蒙智取夜郎,不过是借用了乌蒙连片贫困区远古就存在的民间生态智慧。我国历史上的汉武盛世的出现,最直接的原因,夺夜郎而定南越,是汉武借鉴民间智慧而运用出的一大精英文化智慧。今天,要改变乌蒙连片贫困区的命运,我们认为,中国共产党人和中国人民的智慧远超汉武大帝的智慧,以“夜郎”来包装乌蒙连片贫困区的一应产品,将今天的生态产品借“一带一路”推向全球,夜郎文化包装的乌蒙连片贫困区的一应产品,就在全球市场上以古老神奇著称的夜郎而穿上华丽的衣装,从而俏市,乌蒙连片贫困区的农民生产生态产品,交由“夜郎文化”的新丝绸之路打包发售,就如“夜郎马帮”在威宁牛棚看到烟农交售烤烟,再运到湖南中烟工业,作为上乘的烟叶配料使用,农民群众因此大发其财。乌蒙连片贫困区的“词典”里就不但不会再有贫困,只会越来越显辉煌。

  在新闻媒体大胆披露学界“三浮”而生的“巴符关”后,面对这一很尬尬的情况,“巴符关”就应该成为乌蒙连片贫困区这样的贫困区域,借用中华大江大河所潜藏着的巨大的精英文化智慧,点燃战胜历史贫困的精英文化智慧之圣火的导火线,从而引爆强大的贫困区域的生产力。在夜郎文化的研究上,学界千年“美丽三浮”。之后,我们过多的从中指责无益,唯愿学界自此能引以为深刻教训,放下学术权威泰斗的虚架子,痛思媒体曝光“巴符关”的得与失。从党的延安整风那段历史开始进行学习,来一场思想及观念的反思。为何从来在学界面前并不敢造次的新闻媒体的小记者,此次竟然敢于“作死”指出学界之不实之处?深入、下大力整顿学风,从历史的“三浮”走向服务国家经济社会的“三实”,无论是做历史文化研究,还是做学术,搞科研、“造飞船”,都要以“踏石留印、 抓铁有痕”的作风,来作为学界的最高境界。作为学术界,最讲真理,最讲实效,办事应最为认真、最为细致,对党和人民的事业最负责任,做学问解疑难不放过一丝蛛丝马迹。学界应更多看到的是,智慧在民间,要深入基层、了解社会,端正态度,不断向大自然、向广大的基层干部群众学习、借鉴、并运用由中国大江大河滋养而来的精英文化智慧,以优质的学术研究成果“智造”服务经济社会发展的“软实力”,以经得住实践和历史检验的智慧答卷交给伟大的党和人民,为发展民族经济助好力,中国制造中国品牌才能走的出去,实现百年老店、基业长青。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欧联华文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有稿件内容、版权等问题请联系eztvhdzx@163.com。

相关评论

欧洲华文电视台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 广告服务

     

  赣ICP备1500289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