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文化艺术

笔墨积微 真思卓然

时间:2017-07-12 13:52:43      欧联华文网   阅读:2429   评论:0
内容摘要:李巍笔墨积微真思卓然——评李巍先生花鸟画最近在网上看到李巍先生的画作,又见到两篇对李巍先生画作的评论,一篇是葛路先生的《李巍花鸟画品评》,另一篇是友人姜澄清先生的《博采广纳独创求新—李巍画展观后》,作为李巍先生的老友,我于高兴之余心有所感,遂成拙文如下。N∠壬之画,除葛路先生在...

笔墨积微__真思卓然

李巍

 


笔墨积微  真思卓然

——评李巍先生花鸟画


最近在网上看到李巍先生的画作,又见到两篇对李巍先生画作的评论,一篇是葛路先生的《李巍花鸟画品评》,另一篇是友人姜澄清先生的《博采广纳独创求新李巍画展观后》,作为李巍先生的老友,我于高兴之余心有所感,遂成拙文如下。

 

笔墨积微__真思卓然

 

李巍先生之画,c葛路先生在《李巍花鸟画品评》中所云受道家影响而追求淡和自然外,我以为其晚年作品更有一种一切皆是自性作的禅思!禅能释放出藏在每个人内心深处的活力。由李巍先生青年时代遭错误批判,谪充甘肃二十年的艰难经历看,这些艺术才华与活力被压抑,被扭曲,然而却没有被扼杀。至晚年借禅思之妙,使本来具足的自在精神得以尽情释放、挥洒与伸展。正是这种自性即佛的体悟,使李巍先生在晚年画作中偏重自己的个人感受,因而获得一种灵性的自由!给我印象最深的是,2001年夏吉林省文史研究馆在北京中国美术馆为李巍先生举办个人画展时,启功先生以高龄冒暑亲赴画展,并为画展剪彩。随后启功先生仔细观看了参展画作照片,当看到一幅《寒雀图》时,启功先生久久注视那寒雀在枯藤前自由飞过的情趣与韵味,并轻轻说道:好自在!事后此画发表在《周易研究》上,我曾题拙诗一首以赞之:

枯藤老树悬山涧,

寒雀飞来意自闲,

纵使枝头风露冷,

乐水何妨更乐山。

以称颂李巍先生画作中这种乐水乐山的自闲、自在之情。

 

笔墨积微__真思卓然 

 

石涛在《苦瓜和尚话语录》中说:夫画,天地变通之大法也,山川形势之精英也,古今造物之陶冶也,阴阳气度之流行也,借笔墨写天地万物而陶泳乎我也!

先生如无深厚学养,何以能知天地变通之大法阴阳气度之流行?我与李巍先生识于《易》,缘于《易》,相知于《易》。1987年冬,先生参加鄙人主持召开的建国后首届国际周易学术研讨会,亦是在这次会议上,我与姜澄清先生相识。李巍先生在会上发表了他探讨大《易》文化与中国画的论文《美在中》,文章对《易》的三材之道太极两仪阴阳不测与绘画的关系进行了探讨,特别是他认为《易》的阴阳不测之说,是美学中一个不可忽视的领域。他写道:“‘中包含着神秘,这种神秘离每个人都不远,但又永远不那么靠近,这将是永俱魅力之所在,八大山人作品之妙即在于此。我被这篇文章深深吸暮痛蚨。而姜澄清先生在那次会议上发表了《〈周易〉与中国艺术精神》一文,与李巍先生大论有异曲同工之妙。1997年夏第三届海峡两岸周易学术研讨会在北京召开,李巍先生在会上又发表了他穆畚摹妒榛秘诀在太极中》,他对当代山水画大师黄宾虹先生的这句名言用《易》学学理作了深入探讨,对太极与书画用笔、用墨及其审美作了精到的剖析与介绍,并指出了含蓄是中华民族审美的基本特征之一,它表现在诸多方面,涉及所有艺术门类。并于《周易研究》2000年第一期又发表论文《再论〈周易〉与中国画》,论文对中正与和谐的关系作了学理上的全面探讨。特别令我敬服的是,李巍先生不仅是著名的国画家,更是结合《易》道,探讨中国画学理研究的卓越学者。

 

笔墨积微__真思卓然 

 

正因为李巍画中有此洁静精微的《易》学精神,故能随缘任运,摈弃执著,笔笔得见自然淳和之性,并多年来以此境界寄托人生的艰辛与欢乐。董其昌在《画禅室随笔》中云:画之道,所谓宇宙在乎手者,眼前无非生机,故其人往往多寿。在每次李巍先生参加的学术会议上,会议期间凡有书画笔会,我都能看到李巍先吐市蕴煺娴姆乓萸榛常每次作画总是情不自禁地溶入画品之中,时而远、淡、清、逸地写出一幅《鸣鹤在荫图》,时而淳、拙、朴、厚地作成一幅《虎啸图》,其笔墨之淡荡,气韵之清幽,总能启人高致,发人浩气。这就是先生于忙碌中为什么总能保持着康泰体魄与宁静心态的缘故。

 

笔墨积微__真思卓然

 

可能是由于偏爱与片见,李巍先生的作品在我眼里,几乎件件都是逸;。正如友人姜澄清先生云:即使片草、枯枝也有独立的审美价值,也令人陶醉。但同时,澄清先生却又认为:当代一些国画家因过分看重水法,而每每伤,用水不当往往使纸面蓊郁一团,李先生在个别地方,亦偶有此失。

 

笔墨积微__真思卓然 

 

鄙人认为,李巍先生偶有的这种疏率;失误,正是其画作进入晚年后在艺术上得逸、得趣、得韵、得味的一种境界。这就是倪瓒在《清闷阁全集(卷九)·跋画竹》中所说的:以中每爱余画竹,余之竹聊以写胸中逸气耳,岂复较其似与非,叶之繁与疏,枝之斜与直哉?或涂抹久之,他人视以为麻为芦,仆亦不能强辨为竹。更如著名画家王维的袁安卧雪图,竟将一丛芭蕉画在雪中,为表达意境全不顾俗人眼中的时空观念弦嗍舸艘病

画家进入斯境,得揽斯韵,将胸中造化吐露于笔端,恍惚匣茫不求时空,不求形似,这正是一个画家由师诸人而升入师诸物,再升入师诸心者的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的意境升华历程。而这种意境的美学求索源自中国传统文化中儒、道、释诸家之学对画家道德的涵养与气质的默化。正纤臻所云:观士人画如阅天下马,取其风神气度而已。故而画家偶有的这种疏率瑕疵极可能是澄清先生所云画家新进程的先兆,是文人画家不拘形似的超迈境界。

 

笔墨积微__真思卓然 

 

我与澄清先生是多年的老朋友了,且姜先生长我多岁,故而作为小弟,我在此为给李巍护短而与先生唱几句反调,想必先生是不会怪罪的。据姜先生介绍:李巍先生的扇面,非常有情趣,着笔不多,色墨清妙,韵味悠远。因鄙人所见不多,在此就不敢多说了。

总之,李巍先生的画古淡天然,闲远清润,其气韵乃先天宿根中自有之,后天不可学也,而其可学者,在其一生历尽艰辛而仍坚持以画自娱、自强!在困境中好学不倦,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从而使胸中荡去尘浊,营成丘壑。尤其到了晚年,李巍先生将自己平时所读儒、道、释书中的气象融入自己的思想,写入自己的画作,因之笔墨积微,真思卓然。《易》曰:含弘广大,品物咸亨!今观夫李巍先生画作,以《易》中此语作评,应为至确。

 

笔墨积微__真思卓1 

 

李巍艺术简介

李巍,1957年毕业于鲁迅美术学=油画系,1958年师从齐白石门人韩不言先生研习中国写意花鸟画与中国传统美学。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周易学会副会长,吉林省文史研究馆馆员,吉林省政协书画院院长。曾任吉林艺术学院美术系教授、研究生导师,鲁迅美术学院教授,研究生导师=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美国蒙特利市荣誉市民,名列美国ABI研究院《20世纪500名人录》一书。出版画集《李巍画集》、《中国写意花鸟画技法》、《中国•高等美术院校国画名家教学画稿——写意花鸟》等。《周易与中国画》、《美在“易”中》等多篇论文发表于国内主要学术刊物和国际易学研讨会论文专辑。作品获加拿大“枫叶杯》特别优秀奖、吉林省政府最高文艺奖——长白山文艺作品奖、20世纪艺术金奖等。  


笔墨积微__真思卓然


(以上图文资料由双子座提供)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欧联华文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有稿件内容、版权等问题请联系eztvhdzx@163.com。

相关评论

欧洲华文电视台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 广告服务

     

  赣ICP备1500289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