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人物风采

玩生态圈重新定位中国富豪榜但没精准定义人类“文化”之义或成马云此生最大遗憾

时间:2018-11-01 18:28:52   僰人多同孙   欧联华文网   阅读:5797   评论:0
内容摘要:■僰人多同孙   “现在社会出现似乎让人看不到希望的一些乱相:比如经济下行大环境下企业倒闭风潮,老板跑路、跳楼,民工讨要工资未果跳楼这样的事发生。道德诚信缺失,人与人之间互相忽悠这样的事早就不是新闻了!将要过去的2018年算日子很难过的一年,但我们还得过下去......

■僰人多同孙

     

  “现在社会出现似乎让人看不到希望的一些乱相:比如经济下行大环境下企业倒闭风潮,老板跑路、跳楼,民工讨要工资未果跳楼这样的事发生。道德诚信缺失,人与人之间互相忽悠这样的事早就不是新闻了!将要过去的2018年算日子很难过的一年,但我们还得过下去。” 象刚刚从网上看见的《2018年不好混啊!又一个老板负债4亿元跳楼了,你来看看 认识不!》!国内老板跑路,国外也不是没问题,:从年初就传出“”第三件”恐怖消息:东京热面临倒闭,老板目前失联疑似跑路。日本老牌AV片商(为规避风险,其注册地在美国)“东京热”(Tokyo-Hot),其无码的视频,经典的配乐至今深植人心。但随着日本政府近年来严厉打击无码片商,东京热销量越来越惨淡,最近传出老板失联,仅剩员工勉强维持网站营运。“如果还需要我举很多事来证实社会乱相,那不是我有问题,是你有问题!” 夜郎一哥告诉“文侠客”僰人多同孙。

  看看下面这段文字:

图片摘自网络

  2018年上半年,我去采访过一些地方,看到过很多事。差不多老板们这样说:今年生意没法做了。钱不知到哪里去了!这些年很少打电话给我的我的那个大儿子,也对我说:你想一想,你没钱,拿什么维系你的爱情、友情、亲情!我今年48了,要说我没钱,看这个“钱”是怎样去看的。10多年前,倾家荡产后,一夜回到解放前!起初我也动摇过,想过死了干净。但后来觉得这种想法很可耻!人生在世,说小了父母生养了我们,我们死了老母亲还有小孩怎么办?我们去死的理由是什么?说大了,我们在面对一点点失败就想起去死,那国家和民族怎么办?大家都知道有国才有家这个道理!

  死不起!死不得!不敢死!最重要的,是为了国,也为了家,我们不能死!书上说,胜败乃兵家常事!失败乃成功之母!我觉得,应该把这句话改一下,改成“挫折是成功之母!”

贵州赫章考古发掘出土的“铜立虎”。摘自网络

 

  面对倾家荡产娇妻飞的现实,看到不少沉痛的社会现实,我的选择竟然是“超过马云!”

         嘿!嘿!嘿!嘿!嘿!嘿!嘿!哈!哈!哈!哈!哈!哈!说出那句话,有人劝我妈,赶紧找人用麻索把他绑了送到毕节大兰神经病院去!不少人的反应,当然是:”嘿!嘿!嘿!嘿!嘿!嘿!嘿!哈!哈!哈!哈!哈!哈!

  人家笑我“疯了”!穷得饭都吃不上,还想超过马云!

  我也笑:”嘿!嘿!嘿!嘿!嘿!嘿!嘿!哈!哈!哈!哈!哈!哈!当然,那时我的笑是在内心的,叫“文化自信!”

  从2012年底开始,我就“疯了”!真“疯了”!《发现乌江》、《发现牛栏江》、《走进洛泽河》、《走进可渡河》,目的,揭开古夜郎的神秘面纱。

  转眼倾家荡产十多年过去了,从现实看,我一贫如洗穷得叮铛响!但从我取得的成果看,我已在脑海中将人世间的所有财富聚在一起!这个财富,在贵州高过韭菜坪;这个厚度,站在莱因河畔看,超过西方文明的厚度!——它就是中华民族的文化生态自信!

  7年,不管风霜雨雪,“上庙拼低保”,作为贵州赫章野马川农民中走出的中国记者,我没有给中国农民和中国新闻界丢脸,我揭开了夜郎古国的神秘面纱,找到了世界中央文明中心——中国长江、黄河流域的“汉源僰根”、“汉源羌根”,为云、贵、川三省,也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找回了民族的文化自信!

  18年前,作为农民记者,我写过《赫章樱桃能否跳起来!》、《赫章可否举办樱桃节?》,《昔日种地为种地、今朝种地为养牛!》,最为重要的,是作为农民记者,当年我从威宁的地埂草、地埂茶等模式,从贵州毕节“五子登科”这个重大的生态发明,看到了贫困与智慧之争,我写出了《让“自然”战胜自然》这篇文章,让“草海群峰”先生这位板着脸的尊者也赞叹过一句:有的人每天都在发文章,但没有哪篇让人记得住!人家这篇有分量!

西南丝绸之路的古彝风情。僰人阿楠 摄

       人是不可能强行地以征服、占有自然为出发点战胜自然的,人与自然必须和谐相处。人若一定要占有自然,按西方的话来说,那叫堂吉诃德大战风车。

  堂吉诃德出游时,和桑丘在郊野遇见了三、四十架风车。堂吉诃德却把它们当作三、四十个巨人,要上前厮杀。尽管桑丘大喊这是风车,要阻挡他,但他脑子里装满了妖魔鬼怪一类的东西,连理也不理。他向第一架风车扑去,用长枪刺进了风车的翅翼。可那风车把他连人带马甩了出去。亏得桑丘上来搀扶,他才好不容易从地上爬了起来。

  《唐·吉诃德》(中文读音: táng jí hē dé又译作《堂吉诃德》《堂·吉诃德》等)是西班牙作家塞万提斯于1605年和1615年分两部分岀版的反骑士小说。故事发生时,骑士早已绝迹一个多世纪,但主角阿隆索·吉哈诺(唐·吉诃德原名)却因为沉迷于骑士小说,时常幻想自己是个中世纪骑士,进而自封为“唐·吉诃德·德·拉曼恰”(德·拉曼恰地区的守护者),拉着邻居桑丘·潘沙做自己的仆人,“行侠仗义”、游走天下,作出了种种与时代相悖、令人匪夷所思的行径,结果四处碰壁。但最终从梦幻中苏醒过来。回到家乡后死去。文学评论家都称《唐·吉诃德》是西方文学史上的第一部现代小说,也是世界文学的瑰宝之一。

  《唐·吉诃德》(中文读音: táng jí hē dé又译作《堂吉诃德》《堂·吉诃德》等)是西班牙作家塞万提斯于1605年和1615年分两部分岀版的反骑士小说。故事发生时,骑士早已绝迹一个多世纪,但主角阿隆索·吉哈诺(唐·吉诃德原名)却因为沉迷于骑士小说,时常幻想自己是个中世纪骑士,进而自封为“唐·吉诃德·德·拉曼恰”(德·拉曼恰地区的守护者),拉着邻居桑丘·潘沙做自己的仆人,“行侠仗义”、游走天下,作出了种种与时代相悖、令人匪夷所思的行径,结果四处碰壁。但最终从梦幻中苏醒过来。回到家乡后死去。文学评论家都称《唐·吉诃德》是西方文学史上的第一部现代小说,也是世界文学的瑰宝之一。

  堂吉诃德所大战的“风车”,是大自然的化身。文学是“文化”的艺术再现,如果我们的民营企业时常幻想自己是“中世纪骑士”,要坚持做 西方堂吉诃德大战风车的事,还有我们的民营企业要坚持做穷技“黔馿”的事,那么报应一定会来,“黔馿”的命运,在人类社会发展规律和市场规律共同生养的凶猛的真正生于黔而勇于黔的黔虎冲下山来时,一切悔之晚矣!因为“黔馿”毕竟不是黔地之路,黔地是人类社会发展规律和市场规律共同作用的生态文明之属。我说这话,不服不行,汉语成语中那家喻户晓的“黔馿技穷”,原文记载是“黔无馿,有好事者船载以入”!

夜郎故里的牛栏江再生橘。李飞琴摄

  今天,国人有很多从产业发展上死于黔虎大口之下,究其原因,是死在不懂人类社会发展规律和市场规律,就是“没文化”! 西方堂吉诃德大战风车的事,中国“黔馿技穷”的成语,都在告诉我们,民营企业最需要的是:敬畏“文化”,认识“文化”,懂“文化”、用好“文化”!

  民营企业既要懂得“夜郎自大”,更要懂得夜郎智大方能夜郎致大!

  而“夜郎”才是最关键的因素,夜郎是中华生态文明的代表,更是世界生态文明中央(中国长江流域、黄河流域)的中心发祥地之一。揭开夜郎神秘面纱后我们发现这个重大的秘密了。夜郎是中华生态文明最先走向世界的文化使者。过去,大家都在笑话说,“夜郎自大”。

  可是,现在看来,如果你“不夜郎”(不生态),也就是你作为企业家,你的企业能生态吗?你的企业能“夜郎致大”吗?

  因此,夜郎“至大”的关键,是民营企业先得变为“夜郎”,“夜郎智大”了,才最后“夜郎致大”!

  那么,送我们全世界的企业家们一句话:元芳,你今天“夜郎”了吗?时代在进步,新的夜郎自大就是企业家和企业的生态文化自信。没有了“文化”,你的企业如何能有生态的自信!

  金庸先生在北大有一次经典演讲。金庸说他想简单地讲一个问题,就是中华民族如此长期地、不断地发展壮大,到底有何道理,有哪些规律? 其实,他谈到了一个国家和民族的“夜郎问题”(生态法则)!

  英国对二十世纪影响最大的一位历史学家名叫汤因比,他写了一部很长很长的《历史研究》。

  汤因比在这部书中分析了很多世界上的文明,说明世界上的很多文明都在历史进程中衰退或消亡了,直到现在仍真正兴旺发达的文明只有两个,一个是西方的欧美文明,一个是东方的中国文明。而中国文明历史悠久且连续不断,则又是世界唯一的。

  虽然古代有的文明历史比中国早,有的文明范围比中国大,如巴比伦的文明、埃及的文明、希腊罗马的文明,但这些文明却因遇到外力的打击,或者自己腐化而逐渐衰退、消亡了。

  汤因比说:一种文明总会遇到外来的挑战,如果该文明能很好地应付这个挑战,就能继续发展;如果不能很好地应付挑战,就会衰退,甚至消亡。

  有多种情况:一种是遇到强大外族的打击,整个民族被杀光杀尽,消灭了;一种是民族内部长期僵化,没有改革,没有进化,像活的木乃伊,结果衰落了;有的则因自己的腐化而垮台;还有一种就是分裂,国家的内战不休。

  金庸在演讲中说:

  我们的国歌中有一句:“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这句话是在抗战前后写的,它表示了一种忧患意识。那时候我国遭受外族敌人的侵略,处境确实非常危险。

  就我看来,我国历史上遭受外族侵略的危险时期有七个:

  第一是西周末年到春秋战国时期东西南北受到外族进攻;

  第二是秦汉时期匈奴的进攻,时间长达四百年之久;

  第三是魏晋时鲜卑等五胡的进犯,时间也有四百年;

  第四是隋唐时期突厥和吐蕃的侵犯,时间约三百年;

  第五是五代、南北宋时期契丹、女真及西夏的侵犯,时间大概也是400年;

  第六是元、明、清时期蒙古、满族的侵犯;

  第七是近代西方帝国主义和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

  纵观中国历史,大概可以看到这样一个规律:我们的民族先是统一强盛,后来慢慢腐化,组织力量衰退。此时如果出现一些改革,那么就会中兴。如果改革失败了,或者自己腐化了,那么外族敌人就会入侵。在外族入侵的时候,我们民族有个很特殊的现象,就是外族的入侵常常是我们民族的转机。以上所讲的我们民族七次大的危机,又都是七次大的转机。

当年夜郎一哥的经济策划。摘自网络

 

  历史上常常是外族人来了之后,我们华夏民族就跟它同化、融合,一旦同化、融合了,我们华夏民族就壮大起来,统一起来。之后可能又腐化了,衰退了,或者分裂了,外族人又来了,我们民族再融合,又壮大,如此循环往复。

  其他国家民族遇到外族入侵,要么打赢,要是打不赢,这个国家或民族就会垮台。我们中华民族遇到外族入侵时,常常能把外族打退,打不退的情况也很多,但却很难被征服。这是因为一方面我们有一股韧力,一股很顽强的抵抗力量;一方面我们又很开放,在文化上同它们融合在一起,经过一段时间,大家变成一个民族,我们的民族从此又壮大起来。

  其中第一个原因是我国一开始就是农业社会,生产力比较高、技术比较先进,有强大的经济力量可以发展文化;第二个原因是从西周开始,我们已有了一个严密的宗法社会制度,后世讲到中国封建社会,总认为封建的宗法制度很束缚人的思想,很束缚人的行为,那当然是对的。

  其实这种宗法制度也有它的历史作用,我们民族由于有了严密的继承制度,从而避免了内部的争斗和战争。一些游牧民族本来很强盛,但往往在关键的时候闹分裂。父亲死后,他的两个儿子或者三个儿子抢父亲位子,罗马也有这种情况。一抢位子,就要打架,就要内乱。本来很强盛的部落、部族或者民族,一分裂,就要自己打自己。

  我们民族从西周开始,虽然自己内部斗争也不断有,但基本上还是遵循世袭制度,即父亲死了,嫡长子继位,这是当时中华民族发展的一个重要制度。一个社会的基本法律制度固定了,社会就会很稳定,内部斗争就会大大减少,这也是民族强盛的重要环节。

西南丝绸之路夜郎牂牁道。僰人阿楠 摄

 

  还有一个重要环节,就是我们对外族是很开放的。从历史上看,中国很长很长的时候是外族统治的,如北魏。其实隋唐也有很大的少数民族的成分,主要是鲜卑人。

  有一个情况不知各位想到没有,我的小说中写过一个人叫“独孤求败”,独孤求败很骄傲,他一生与人比剑比武从没有输过,所以他改个名叫求败,希望失败一次,但却总没有败过。这个“独孤”就是鲜卑人。

  唐朝开国皇帝李渊的母亲是鲜卑人,就姓独孤。“鲜卑”这两个字,有些学者说“西伯利亚”就是“鲜卑利亚”,鲜卑人原本住在西伯利亚那一带。但这不是很一致的意见。

  北周的时候,有个大将军叫独孤信,他有很多女儿,其中大女儿嫁给了北周的皇帝,第四个女儿嫁给了唐高祖的父亲,第七个女儿嫁给了隋文帝。所以唐高祖和隋炀帝是表兄弟,唐太宗李世民则应叫隋炀帝为表叔。他们都有鲜卑的血统。唐太宗李世民的妈妈姓窦。唐太宗的皇后姓长孙,长孙和窦都是鲜卑人的姓。皇后的哥哥长孙无忌是唐朝很有名的宰相,他也是鲜卑人。

  据《唐史》记载,唐朝宰相至少有二十三人是胡人,其中主要是鲜卑人。那时候说“胡人”就像我们现在说“洋人”一样,没有歧视的意思。

  在唐朝,有二十三个外国人当“国务院总理”,可见唐朝对外国人一点也不歧视。

  再说汉朝,汉武帝与匈奴交战,匈奴分裂投降了。其中一个匈奴王子叫金日蝉,在汉朝做官,很受汉武帝重用。汉武帝死后,他的身后大事交给了两个人,一个是霍光,一个就是金日蝉。由此可见,我们民族壮大的重要原因就是非常开放。

  中国人不太擅长打仗,与外国人打仗时,输的多,赢的少。但是我们有耐力,这次打不赢没关系,我们长期跟你干,打到后来,外国人会分裂的。

  匈奴人很厉害,我们打他不过。汉高祖曾在山西大同附近被匈奴人围困,没法脱身。他的手下便献了一条妙计,去向匈奴皇后说,汉人漂亮的小姐很多,你如果把汉朝皇帝抓来,把汉人打垮了,俘虏了大批汉人中的漂亮女人,你这个皇后就要糟糕了。匈奴皇后中了这个诡计,影响匈奴首领,便退兵了。

  匈奴后来分为南北,南匈奴投降了汉朝,北匈奴则向西走,一部分到了法国,一部分到了西班牙,一部分到了英国,以至灭亡了整个西罗马帝国。

  西方历史中的匈人是否匈奴人?史家意见不一致,有意思的是,匈奴的一半被中国抵抗住了,投降了,另外一半却把整个欧洲打垮了。隋唐时期的突厥也是如此,他们分为东突厥和西突厥。东突厥向隋唐王朝投降了,慢慢地被华夏民族所融合。西突厥则向西行,来到了土耳其。后来土耳其把东罗马帝国打垮了,把整个君士坦丁堡占了下来,直到现在。

  所以我们不要一提起历史就认为我们民族不行,其实我们民族真正不行,只是十六世纪以后的三四百年的事情。

  最近我在牛津大学的一次聚餐会上遇到一位很有名的研究东亚经济的学者,他和我谈到中国经济的发展前途时说,中国的经济自古以来就很发达,人均收入一直是全世界第一,只是到了十六世纪以后才慢慢被英国赶上去。而国民总收入却是到了1820年才给英国超过。中国国力居世界领先的地位竟保持了二三千年之久。

  那位学者对中国经济前途非常乐观,他说大概到2020年时,中国的国民经济收入又会是全世界第一,并能长期保持下去,恐怕至少在那之后的四五十年内没有任何国家能够赶得上。我听了之后很兴奋,问他是否有数据?他列举了很多统计数字。他是专家,不会随口乱说。我觉得他的分析是很有道理的。

  实际上我们中国古代在科学技术方面一直是很先进的,到宋朝尤其先进,大大超过了欧洲。那时我们的科技发明,欧洲是远远赶不上的。如造纸、印刷、火药、罗盘等在宋朝已经非常兴旺发达了。

  现在大家用的钞票也是中国发明的,在宋朝时代就已经开始使用了。那时我们的金融制度相当先进,货币的运用相当成熟。

  那么欧洲人什么时候才开始转机呢?应该说是到了中国的明朝,从那时起,中国开始落后了。

  我想其中原因,一个是政治上的专制,对人民的思想控制很严,一点也不自由开放,动不动满门抄斩,株连九族,吓得人们不敢乱说乱动,全部权力控制在皇帝一人手里。

  另一个原因就是明朝对付不了日本倭寇的入侵,便异想天开,实行所谓海禁,把航海的船只全部烧掉,以为如此一来就能断绝与倭寇的来往,饿死倭寇。这是对日本完全不了解。这种愚蠢的禁令,当然是永乐皇帝时郑和下西洋之后的事情了。

  明朝一实行锁国政策,整个国力便开始衰退。与此同时,西方科学却开始发展,工业革命也开始了。

  有一个有趣的时间值得注意,那就是十六世纪初的一五一七年,德国的马丁·路德公然否定教皇的权威,反对神权控制,就在这个时候,我国明朝的正德皇帝下江南。正德皇帝是个很无聊、很腐化的昏君,他下江南干了许多荒淫无耻的勾当。

  大家知道,在隋朝、唐朝,中国是很富庶的,到了宋朝、元朝也还可以,那时候科学发达、交通方便、对外开放。而欧洲正是封闭的时候,一切都由教廷控制,学术思想不自由。你如说地球围绕太阳转,他便要你坐牢,一切都是封闭的。

  到了十六世纪,欧洲自由开放了,科学发明开始了,可是中国反而长期封锁起来了。这是最大的历史教训。

  金庸那天讲了这么多,无非是要大家明确两个观念,那就是改革和开放。我们中华民族之所以这样壮大,靠的就是改革和开放。

  当我们遇到困难的时候,内部要积极进行改革,努力克服困难,改革成功了,我们的民族就会中兴。同时我们还要对外开放,这点更为重要,因为我们中国人有自信心,我们自信自己的民族很强大,外来的武力或外来的文化我们都不害怕。

  另有一个重要观念,金庸认为过去的历史家都说蛮夷戎狄、五胡乱华、蒙古人、满洲人侵略我中华,大好山河沦亡于异族等等,这个观念要改一改。

  我想写几篇历史文章,说少数民族也是中华民族的一分子,北魏、元朝、清朝只是少数派执政,谈不上中华亡于异族,只是“轮流坐庄”。满洲人建立清朝执政,肯定比明朝好得多。这些观念我在小说中发挥得很多,希望将来写成学术性文字。

  上面讲到的那位英国历史学家汤因比在他初期写《历史研究》这部大著作的时候,并没有非常重视中国。到他快去世的时候,他得出一个结论:世界的希望寄托于中国文明和西方文明的结合。

  他认为西方文明的优点在于不断地发明、创造、追求、向外扩张,是“动”的文化。中国文明的优点在于和平,就好像长城,处于守势,平稳、调和,是“静”的文化。

  现在许多西方学者都认为,地球就这样大了,无止境地追求、扩充,是不可能的,也是不可取的。今后只能接受中国的哲学,要平衡、要和谐,民族与民族之间要相互协作,避免战争。

  由于科学的发展,核武器的出现,今后的世界大战将不可思议。一些疯狂的人也许执意要打核战争,殊不知道这种战争的结局将是人类的同归于尽。这可能性不能说没有,我所接触到的西方学者目前对打核战争都不太担心,他们最担心的是三个问题:第一是自然资源不断地被浪费;第二是环境污染;第三是人口爆炸。这三个问题将关系到人类的前途。

  所以,现在许多西方人把希望寄托于中国,他们希望了解中国,了解中国的哲学。他们认为中国的平衡、和谐、团结的哲学思想、心理状态可能是解决整个人类问题的关键。

  十九世纪世界的经济中心在伦敦,二十世纪初转到了纽约,到了战后七十年代、八十年代则转到了东京,而二十一世纪肯定要转到中国。至于这个中心是中国的北京还是上海,其实在北京或在上海都不是问题,只要是在中国就很好!

  说了半天,我们该回答大家,啥是人类“文化”?或者说,“文化”精准的定义是啥?“夜郎一哥”答了:人类文化就是人类战胜自然和改造社会的方法于技巧,加上生态智慧的链式思维方式。这个思想是要让“自然”战胜自然,就是我们要从大自然运行规律中去找到最佳的天造人化的生存发展的法则。

  日子不好过,老板还在跳楼的2018年就要过去!但今年,中国富豪榜重新定位,毫无悬念,大家都崇慕的民族英雄马云再次荣登首位!

  马云在互联网界多次提到要打造阿里生态圈。马云感知了生态圈,重新定位中国富豪榜。但马云没有定义出人类文化的精准之义。这或为我们的民族英雄马云此生最大遗憾。但这个定义里面,有马云的巨大贡献。因为在精准定义文化之义时, 马云在互联网界多次提到要打造阿里生态圈,是灵感的重要源泉之一。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马云的成功,见证了精准定义“文化”之义,是深入的社会实践。

  网上有人说: 马云在互联网界多次提到要打造阿里生态圈,听起来非常高大上,许多企业都被这个词语给震住了。地球倒是有个生态圈,花、鸟、虫、鱼、山川、树木,他们相互依存。可是,商界也有生态圈?是不是又一个忽悠人的概念呢?

  其实,做企业的顶级竞争,就是生态圈竞争。再说直接点就是生态文明的竞争。

  企业的生态圈着重点不在于某个项目的利润回报,而是整个体系的核心竞争力共同提升,做大规模,做深行业,但最后以更好看的财务报表反映出来。

追求生态文明是人类社会的永恒规律。僰人阿楠 摄

 

  生态圈作为现代商业的顶级发展模式,很有春秋战国的味道。前有传统企业被颠覆之鉴。巨头也会被新生力量所颠覆,小鱼吃了大鱼。小虾吃了大虾,小吃大,弱并强,最后形成行业中屈指可数的引领时代潮流的巨头。

  一个人脸长得丑,就是贴再多金子也掩盖不住;一家企业没有文化自信,就是赚再多钱也没人尊重它。马云非常认同一句话:企业文化和价值观是阿里巴巴的生命线,价值观和员工对其的执行才是阿里巴巴10多年立于不败之地的原因所在。马云曾说:“没人能抢走我的团队。当整个文化形成后,人们很少会受到诱惑,就像你把一个干净空气里生活的人放到污浊空气中一样,即使工资再高,他不久也会回来的。”

  马云一直提倡团队精神。任正非长期强调华为要靠集体主义。做企业,人是最重要的因素,而人又是最复杂的生物,灵活多变,有非常强的自主性和独特性,如何把一群人集中在一起向一个方向努力,是天底下最困难的事之一。

  周其仁教授说,“处理人跟人之间的问题、特别建立人之间的信任,很不容易。里面除了有思想问题,还有组织技术,如何系统地让人互相建立信任,一天一天、一年一年持续下去。这是很不容易的,人的关系很容易变形,甚至可以说比钢条还容易变形。

  钢炼好了不轻易变形,可是人的关系、组织就容易变形,因为人是主动资产,受外部各种想法、利益、风潮的刺激,日久生变很常见。”

2014(第九届)品牌中国年度人物颁奖盛典暨第十九届品牌中国高峰论坛于12月17日—12月19日在北京举。上图为中国品牌节主席、经济日报社原总编辑艾丰。(图片来源:新浪财经 梁斌 摄)

  中国品牌节主席、经济日报社原总编辑艾丰。(图片来源:新浪财经 梁斌 摄)

  中国品牌节主席、经济日报社原总编辑艾丰总结马云成功的主要三个条件:

  主观上条件,改变世界的力量。马云这一点和乔布斯是一样的:乔布斯的宗旨是要改变世界,做企业的最终目的并不是赚钱,而是改变世界。马云是中国最出色的企业家,钱很重要,但是钱不能代替马云的理想。马云坚持理想,所以能够做到今天。

  艾丰认为中国人目前的流行病是急功近利,恨不得一天就暴富,一夜就成首富。老踏实不下来扎扎实实做事情。马云有改变世界的理想,正确对待钱,正确对待成功,不急于求成,不急功近利。马云想的都是长远的事情,最后证明是大事,这是第一条,理想。

  如果只有理想,天马行空的理想,没有脚踏实地的智慧,仍然不能成功。马云成功的第二个条件是有脚踏实地的智慧。

  理想很好,有远大抱负很好,首先这个事能不能想清楚,企业家要做的是什么事,企业家说的概念不是事。马云讲话跟他的做事不太一样,是天马行空,想哪讲哪,没有稿子,也没有逻辑。听马云讲半天不知道他讲什么问题,没搞清楚。但马云做事脚踏实地,是最脚踏实地的一个人。

  马云抓住了互联网发展的三定律,虚实结合定律。互联网“消灭”实体经济,网店把实体店“消灭”了是一种现象,而不是本质。虚实结合,马云第一抓了中小企业怎么在网上能做买卖,做实体,做实体经济。马云第二个抓住了老百姓怎么在网上买东西,还是实体。马云再想再抓住了老百姓买东西的钱不方便,来个支付宝[微博],让老百姓钱用起来方便、实用。马云发展很快,就是虚实结合,不在虚圈里打转转。这是马云脚踏实地的智慧。

  马云抓住了规模和个性相结合定律。

  人们普遍认为现在网络经济,个性消费,多元化消费,规模经济不行了,这又是看表面现象。不是规模经济不行了,是规模经济改变了形态。经济靠集中型规模向分散型规模转换了。很多概念都是规模概念,什么叫大数据,这不是规模吗。什么叫云计算,这不是规模吗。大规模云计算并不是消灭个性,而是更好的为个性服务。

  马云将单个生命体和复合生命体结合:未来的企业应该像猫一样有九条命,有多条命。马云的淘宝是复合生命体,并不是一个淘宝网,淘宝网上有800万家企业,共同组成淘宝网。每天死一两个小企业,死一两百个小企业,死一两千小企业无所谓,会有更多补充进来。通过市场竞争,大浪淘沙,不断推陈出新,新陈代谢,保持生命力。

  艾丰总结:互联网提供的企业生存模式,就是复合生命体模式。企业用复合生命体混合,不是在资本层面混合,而是企业层面作为生命体混合。

  马云很脚踏实地,又有脚踏实地的智慧,所谓智慧,就是对那个事情的规律认识和把握和应用。马云遇到的困难非常多,马云说艾丰要写阿里巴巴的1001个错误。总结经验,永远往前走。马云经常发表讲演。人们没有见过忧心忡忡的马云,永远看到是精力旺盛,活力四射的马云,最大的原因是理想。一个人没有理想,让他成功,怎么成功?斯大林的一句话非常好,伟大的精力是为了伟大的目的而产生的。所以没有一个坚定的理想,再执着也没有用。总结起来就是三句话,改变世界的理想、转化实际的智慧,实现目标的执着,是马云成功的三个总体原因。

  品牌连着中国梦,品牌是最具道德的商业智慧。 品牌英雄马云是我们的楷模!2012年11月,夜郎一哥在人民大会堂采访过艾丰先生所作讲座:是这个社会的浮浅、浮躁、浮夸!

       对于艾丰先生对马云成功的总结,中国记者夜郎一哥说:马云看准、抓住了“趋势”!

       长江后浪推前浪,江山自有杰人出。2018年,中国记者夜郎一哥用7年时间揭开古夜郎神秘面纱,精准定义人类“文化”之义是:人类战胜自然的方法与技巧加生态智慧链思维方式。

      按照精准定义的人类“文化”之义,当今世界性的难于解决的危机,就足可做出精准解释。当然,包括马云的成功之道。

     在毛泽东思想和习近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光辉指导下不断创造、创新中华文化生态的中华民族,在这个世界上,是任何强大的力量都不可战胜的。恰如毛泽东主席所指出的: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文化决定文明。中国记者夜郎一哥用他定义的人类“文化”作出精准判断:中国回到世界文明中央的历史位置、造福全世界人民,是历史发展的必然!

         这不但是中国的趋势,也是全世界的趋势!

        中国记者夜郎一哥说,当今世界性的危机是人类不同文明冲突带来的危机。仅有几百年历史的西方工业文明,其文化基因的质量,决定了它最终一定会导致社会细胞的癌变。百年来我国又多在学习西方的道路,所以当前我们面临的问题,就是西方世界文化传染的问题。今天,马云的成功道路,民营企业界的老板跳楼,最应该使我们惊醒:是时候该回首看重、研究中华传统文化的复兴了!中国的企业,跟党走,不断创造、创新中华文化,才能实现中国企业的百年老店、基业长青!

       在马云成功探索的基础上,在世界呈现出的“文明的冲突”中打造互联网丝绸之路,以“自然”战胜自然,中华民族一定能实现民族伟大复兴。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欧联华文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有稿件内容、版权等问题请联系eztvhdzx@163.com。

相关评论

欧洲华文电视台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 广告服务

     

  赣ICP备1500289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