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人物风采

沙岭的故事之病倒沙岭

时间:2016/3/14 15:08:00  作者:曹凯新  来源:欧联华文网  查看:12560  评论:0
内容摘要:有一个女孩她没有葬过花没有哭过长城甚至没有流过一次眼泪但她却领受着深入骨髓的彻痛愁盖了方圆十里她的薄命让人们心痛了二十年有人说她把沙岭都病倒了那天晚上闲来没事,便到文勇的微信里去听歌,发现文勇也并非每个地方都唱得十分准,但文勇选唱的歌——无论是《祝福》还是《过火》,都能勾起昔日的...

                          有一个女孩   

                          她没有葬过花

                            没有哭过长城

                          甚至没有流过一次眼泪

                          但她却领受着深入骨髓的彻痛

                          愁盖了方圆十里

                          她的薄命   

                          让人们心痛了二十年

                          有人说

                          她把沙岭都病倒了

 

那天晚上闲来没事,便到文勇的微信里去听歌,发现文勇也并非每个地方都唱得十分准,但文勇选唱的歌——无论是《祝福》还是《过火》,都能勾起昔日的回忆,不太明白几首文勇的歌可以听一个晚上,等听到手机快没电的时候,才发现我已经掉进沙岭的回忆中去了,这种感觉,像乘坐了时光穿梭机一样,我久久赖在回忆里面,不肯出来,往事像电影一样飘过我的眼前。

 二十几年前,我是个斯文的小男孩,成绩极好,承包了班上几乎所有的第一名,除了养小动物和学习外,我有一个很要好的玩伴,她叫晓霞,晓霞的脾气温和而有耐心,成绩不好却十分有教养,晓霞家在当时算是富裕人家,当大家的厨房都是又黑又乱时,她家里的厨房却装饰得有现代化的感觉,这在当时的沙岭是少见的。我总是记得他们家门口卖着香香的油炸饼(一种可以做早点的小吃),因为没有零花钱,我每次到了她家门口,都要咽好几口口水。而晓霞总是带着我玩一些斯文的游戏,比如说从沙岭的学校出发走到前面的摘花厂,虽然只有一公里的路程,但晓霞会带着我收集一种植物,当地的话叫做“毛尖的”,我和晓霞经常来回抓来一大把“毛尖的”,嫩的可以当场吃掉,老的可以拿在手里玩,现在实在想不出来这有什么好玩的,但晓霞总是不厌其烦地带我抓这种“毛尖的”,这在当时的沙岭,是非常流行的游戏,而晓霞,是抓这种植物的高手,那个时候的我,跟在晓霞后面,每每发现“毛尖的”,都发出欣喜的叫声,然后大家都争先恐后地去采摘……

 晓霞不是孩子王,但她用她的温和、微笑、不争吵征服了大家,小伙伴们谁提到晓霞,都愿意跟她一起玩,加之晓霞家境好,晓霞有一点大家闺秀的感觉,我和晓霞在一起玩那些斯文的游戏好多年,学会了很多游戏,后来我们都慢慢长大,我开始喜欢养动物了,整天跟鸡、鸟、兔子、鱼等各种小动物在一起的时候,就把晓霞开始忘记了,童年的思维没有什么为什么,不在一起玩了就是不在一起玩了,干脆却又找不到任何理由搪塞,初中的时候,我开始和华林他们在一起放风筝、烧烤,几乎把晓霞给忘记了,直到一件事情的发生,让我又重新记起了晓霞。

 我和晓霞有一个共同的朋友,叫做陶芬,陶芬是一个身强体壮的女孩,小时候我和她玩过一次“斗鸡”的游戏,由于她比我高很多,体格也壮很多,我在她“必须”“必须”的战斗声中惨败,虽然童年时的我个子很小,但输给一个女孩,心里还是蛮不开心的,那时,觉得陶芬真是一个女汉子,以至于20年后来回想当年事,我仍然不愿意用形容女孩的词汇来形容她,觉得想起她,我只能用形容男孩的词汇来形容她,因为她太有生命力了,体力太好了,那个大汗淋漓、体格健壮、和男生斗鸡从不服输的就是她——陶芬,坚强的,有男子气概的,不服输的就是她!

 初中毕业,我去了县重点中学,有一天突然听到有人说陶芬脚痛,而且是得了不可救治的怪病——骨髓癌,我当时听了,蒙了过去,这是那个身体最好、体格好得不得了经常和男孩“斗鸡”的女孩——陶芬吗?我打死也不相信,我以为他们在说谎,可这个消息像传染病一样传遍了沙岭和熟知沙岭的人,那个时候,谁提起陶芬的时候,脸上都挂着一层比乌云还要浓的愁绪,那种感觉,仿佛过不了多久就要听到关于陶芬的死讯似的,这层乌云笼罩了沙岭。

我是第一次接触这种关于即将死亡的消息,心里十分害怕,大多数沙岭的同学也和我一样十分害怕,既想去看她,但又不懂得骨髓癌是怎样一种死神,生怕去了自己的命都不保,陶芬从本地转院到上海,后来又从上海回到老家——大家谁都不愿意说出那两个字:等死,(据说回家的时候,只剩下一条腿了,另一条腿在医院切断了,防止癌细胞扩散,可癌细胞还是扩散了)病危之际,因为极大的对死亡的恐惧,绝大多数小伙伴们都选择了没去,或是被父母禁止了去探望,我也不例外,但晓霞却去了,这种勇敢震撼了所有人,晓霞的善良和勇敢在这件事情上表现得淋漓尽致,我听闻这件事情后十分佩服晓霞,觉得她是女中豪杰,但晓霞终究是个文弱的女孩,探望过后,晓霞被吓得不轻,因为害怕陶芬的离去,因为不懂得癌症会不会传染,又或许因为其他的各种精神的原因,晓霞竟害怕到怀疑自己也脚痛(陶芬刚生病的时候也是脚痛),这件事情由我母亲提起,让我感到十分震惊,觉得晓霞是个有情有义的人,她既然那么害怕,却又是去探望了,去探望了,却又终究是被吓坏了,可怜的、善良的、勇敢的、有情义的晓霞!想想那些平素打架很厉害的男孩,在关键的时刻,没有一个胆量与义气比得过晓霞的!而陶芬在与病魔做斗争的时候,一次又一次与死神擦肩而过,大家都希望这样一个坚强的女孩能迎来她关于生命的奇迹。

然而晓霞的探望、陶芬的坚强并没有换来陶芬病情的转机,陶芬的死讯终于还是来临了,她的夭折给全沙岭的小伙伴们带来了一层抹不去的忧愁,由于陶芬并没有成年,死后没有正式举办葬礼,她死后埋在哪里大家都不知道,大家都不愿意想起伤心往事,而她的名字也开始成为大家口中的愁云,谁也不敢轻易提起,我们只能在心里默默地怀念这位薄命的同学。

图为逝者相似背影,非陶芬本人

据说,陶芬是个极其坚强的女孩,面对深入骨髓的痛,她从没有像普通女孩那样哭哭啼啼,见过她的人都说她很平静,平静到让探望她的人觉得她只是得了感冒而非癌症。

又据说,她临死的时候,疼到嘴唇都是黑色的却未曾流过一滴眼泪。

我被这件事情吓得不行,在一次作文中,找不到渠道追思陶芬的我竟然在作文的结尾中把“阿弥陀佛”都用上了,当时的作文老师很奇怪为何我要写上“阿弥陀佛”这样的话,可那时的心境,斯人已逝,除了求佛,小小年纪的我,又能怎样?

只是想起晓霞都去看过陶芬,而我都没有去,心里就有说不出的愧疚。怎么也想不明白那么一个充满生命力的女孩说走就走了,那个和我“斗鸡”,口里不断喊着“必须”“必须”斗得大汗淋漓的女孩,还没来得赢读高中,还没来的及赢谈一场恋爱,还没来得赢在这个世界走一遭,就这么悄悄地走了,想到她的生命像一颗流星一样一闪而过,我的心里就止不住地在滴血……

陶芬死后,她的名字一度成为了大家口中的禁忌,陶氏家族的人不愿意提这段伤心往事,小伙伴们也不想提起这个名字,害怕乌云一样的伤心再次袭击大家的脆弱心灵,大家觉得她的离去实在太离奇太令人害怕了,有些人甚至觉得她的名字有些晦气。我不相信迷信,该提起的时候、该伤心的时候,还是毫不避讳,总觉得这已经是很悲惨的结局了,如果人们把她忘记了,那将是更悲惨的结局。

然而,结局远比我们想象得还要伤心,陶芬死后没有多久,正在大家十分忌讳提到她名字的时候,陶氏家族的另一个女孩,一个比陶芬还要小很多的女孩得了白血病(这在当时的沙岭是绝症),这个消息再次让陶芬事件升级,相信迷信的不相信迷信的都不敢再提到陶芬的名字了,而我的伤心也再次无法形容,因为这个女孩和她的哥哥都是我的玩伴,尤其是她的哥哥陶振还是我的好朋友,想到这么亲近的人又有一个要离开,心里说不出的伤心,只是这次伤心和上次的伤心不一样,我不再那么胆小了,我去看过这个小女孩,而他哥哥也在她状态好的时候背她出来到我门口玩,最后一次见这个女孩的时候,他哥哥背着她,到我门口的时候,我们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聊天,我努力平静地安慰这个小妹妹,而她,弱弱地依附着她的哥哥,这个小妹妹和她哥哥的感情从小就特别好,那种到死都十分依恋的感觉真是让我觉得亲情有时候比爱情还要美丽,尤其是她哥哥在她将死之前背她到外面玩的时候让我想起了蓝色生死恋中相似的情节,(一样的疾病,一样的无助,一样的兄妹情节)虽然不是爱情,但那种依恋哥哥的小眼神,弱弱的、留恋人世的、无助却又温暖的小眼神,看了,让人心痛,我和陶振是好朋友,深知他疼爱这个妹妹,但他在他妹妹将死之际又不能表现得过度伤心,以至于我们三个最后一次见面的时候,我们的聊天中甚至充满了欢乐,我只有在那个小妹妹弱弱的眼神中才看到了她对生的无限依恋,我知道,她还想跟着她的哥哥玩捉迷藏、跟着她的哥哥在竹园刻字、跟着她的哥哥在草地上听我讲故事……

然而,无论这个小女孩有多么依恋这个世界,她还是不幸地离开了人世,据说死的时候,输血都输不进去,装运回来的时候一片哭声……

这件事情以后,迷信的人们更不敢提起陶芬了,连续两个女孩的夭折,让这个不幸的陶氏家族蒙上了一层怎么抹也抹不去的忧伤,方圆十里,大家说话都小心翼翼的,生怕又有谁的乌鸦嘴被迷信说中了去,有一段很长的时间,大家明明没有忘记这段悲伤,却无人敢提起这段连环的伤心往事,陶芬,这个名字,一时间成为全沙岭的痛!

有人甚至夸张地说,她把沙岭都病倒了。

很久以后,大家开始真的忘记这件悲伤往事了,只有晓霞这样善良、讲情义的女孩才能清晰记得当年的悲凉情形,我和晓霞有二十没见,再见晓霞的时候惊觉晓霞的父亲已经在十年前过世了,想想亦是悲凉,然上天还是非常眷顾晓霞,二十年后的晓霞竟然还是年轻时候的模样,时光在晓霞的脸上竟然没有留下丝毫的痕迹,这大概是善有善报吧,想想晓霞当年的勇敢,就觉得晓霞比二十个男同学加起来更有力量,因此,上天给了她不老的容颜作为报答。

只是在如烟的往事中,陶芬这个名字总是在如泣如诉,或远或近,她来到这个世界来不及爱,爱不及恨,来不及体会温暖就像风一样飘走了,只留下她的坚强和男儿气概,幽幽荡漾在沙岭和她玩耍过的地方。那天,有个怀念陶芬的故人冒着冲破迷信的危险问我,陶芬还在吗?我说:在的,陶芬在的——

陶芬一直都在的,我大声说。

她的名字、她的坚强就写在沙岭的风里,不信,你去听沙岭的风,当沙岭的风刮过沙岭的竹园,你就会知道:

              一个女孩名叫陶芬

              她的故事令人伤心

              小小年纪  男儿气质

              恍然一病  愁盖沙岭

              一个女孩名叫陶芬

              千般薄命   万般无奈

              悲歌唱彻   凄凄惨惨

              如泣如诉   孤魂难安

              一个女孩名叫陶芬

              安详如斯    坚强如梅

              蓦然回首    黯然神伤

              青春苦短    梦断沙岭

              一个女孩名叫陶芬

              她的故事让人失落

              几番挣扎    谁在断肠

              痛彻骨髓    死亦难安          

              一个女孩名叫陶芬

              一个女孩名叫陶芬

              一个女孩名叫陶芬

              一个女孩名叫陶芬

              一个女孩名叫陶芬

              一个女孩名叫陶芬

 

 

                                                                  


相关评论

本网站所刊登的欧洲华文电视台及欧联华文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欧联华文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欧洲华文电视台简介|关于欧联华文网|联系我们|免责条款|版权申明|法律顾问|广告服务

 

 

赣ICP备1500289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