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美文欣赏

静悄悄的夜

时间:2018-02-26 23:02:15   作者:万小璜   来源:人民周刊网   阅读:4075   评论:0
内容摘要:湖上的冬天,水瘦洲现。稀疏的小草顶着寒风,从泥一半水一半的湿地里顽强地探出半个身子,以葳蕤的姿态轮回诠释所谓的灭顶之灾只是弱者的沉沦,竞赛一场久违的青春奔放,呼吸一湖的凛冽时光。以接地气的姿势手挽手强壮了沼泽的张力,以反季节的风骨肩并肩嫩绿了滩涂的身板。把一湖的沉寂一湖刺骨的冷逗......

  湖上的冬天,水瘦洲现。

  稀疏的小草顶着寒风,从泥一半水一半的湿地里顽强地探出半个身子,以葳蕤的姿态轮回诠释所谓的灭顶之灾只是弱者的沉沦,竞赛一场久违的青春奔放,呼吸一湖的凛冽时光。以接地气的姿势手挽手强壮了沼泽的张力,以反季节的风骨肩并肩嫩绿了滩涂的身板。把一湖的沉寂一湖刺骨的冷逗得鹅嘶雁叫般的笑,有雄壮,也有凄唳,冲破了夜空。

  这是一片什么样的湿地?遗传密码里只有9秒钟记忆的叫不出名字的小鱼在浅不及背的水窝窝里相濡以沫;分不清东南西北的鱼鳅左冲右撞,撞不开一条汇入老港的涓流,在软柿子般的乌泥中顾头不顾腚,掩耳盗铃般地自我躲藏;来不及随水而去的螺贝在河床上划出一年中最清晰的生命轨迹,停歇在密密麻麻的同伴中,无可奈何地在集体力量中寻找生存机会;还有那蛰伏在巢穴中的蟹鳖,漂荡而来的浮萍的根,草梗上的鱼卵虾卵……成就了贫瘠冬天的富饶丰足,标志性地将鄱阳湖一望无际的湖洲与北国辽阔的大草原区分开来。

  西伯利亚的寒风、俄罗斯的寒风、天山的寒风、东北三省的寒风呼啸得甚。一样的冬季,鄱阳湖在两两相比中温润如春,是冬天里的春天。在候鸟的生命里,季节的温度得普调30。就像有钱人去海南岛过年,候鸟最大的财富是奋飞的翅膀与奋飞的力量。千里万里,南天鹏翼。在冬天,它们每年都会阔绰地飞来鄱阳湖。当水落河床,草蔓湖洲,鱼虾搁浅的时候,东方白鹳来了,白鹤来了,天鹅来了,白额雁来了,赤颈鸭来了……,这里无疑是另一个世界的海南岛,这里有阳光湖洲草地,还有“叫花子鸡”。

  我把大衣裹了又裹,还是觉得冷。鄱阳湖的冬夜,港汊腾起湿气,地上腾起湿气,风是湿的,连漆黑夜都是湿的。冰点在如水的湿与如水的黑中被淋漓,背脊深处就灌了风,凉飕飕的,冷得双脚打颤,时时要跌倒,冷得牙齿打架,咯咯作响。这寒风好似比城里降了30度。

  不为人上人,只为鸟上鸟。为了候鸟享受天堂生活,迎着寒风,我们也来了。

  如果说,山的冬天是老人,那么,湖的冬天就是孩子。乡谚里说,老人钻进灶,孩子雪里跳。当满山满野的树叶反哺般地扑向大地,如被褥般地裹住一座大山,一条田埂,半丘荒垅的时候,湖里的孩子款款而来,它们或穿泥而出,或从天而降。我们算不得老人,也算不了小孩。我们怕冷,却为责任与使命不得不来,却为守候那份美丽而心甘情愿地昼伏夜出,走进宽广的泥泞和彻骨的寒冷。

  野生动物保护局的老李对我带队深入一线欣喜得很。我带队来了,身后的参战部门有公安的、渔政的、环保的、还有检察院的。综合治理的优势气势架势,足可抗衡暴力抗法,足以极速抓捕以身试法的现行,足可从速惩治非法猎杀候鸟的一切行为。

  候鸟保卫战进入关键期。

  深一脚浅一脚走向湖区腹地,老李是称职的向导,这里是他的一亩三分地,对此我深信不疑。即使伸手不见五指,即使不敢使用照明灯,但方向感永远在,我一点也不担心迷失了寒夜。

  突袭不速客是行动目标,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需要持久的伟大斗争。十八人的综合执法队伍也不说话,听得见捍卫生命共同体的热血沸腾声溶进了走泥丸的“哒哒”声里。我们努力地向候鸟保护核心区挺进。

  渐渐地,脚酸了,身上却暖和了。为了驱逐寒冷的必须和心中的执念,我们行进了一个多小时,依然一无所获。

  “越是人迹罕至的区域,越是盗猎者的理想‘赌场’,执法没有化外之地,核心区应该近了吧。”我带着鼓劲也带着征询轻轻地问着。

  “已经进了核心区。”老李知道我的意思,接上我的话说道。

  “是不是可以就地蹲守?”

  老李十分肯定地回应:“行,听你的。”

  伏击法是我们熟知的有效方式。我坚定地发出指令“大家停止前进,就地盯守,把夜视仪架起来,轮流观哨。”

  无需磨合,令行禁止,这支队伍的素养是可以信赖的。心照不宣的理念就是8个字“守株待兔,以逸待劳”。在寒风中,哪怕停下比行走更难受。

  头顶上,飞鸟扑打寒风的声音时而壮大,时而孤独。远远近近传来鸟叫声,起初是三两声,一忽儿成了大合唱,一忽儿又戛然而止,左边方歇,右边又和上了,如马嘶如鹤啸,长一声短一声,此起彼伏。我一直试图找到准确的拟声词来表述百鸟齐鸣的天籁之音,但此时我顿悟了,想要状百鸟之音,身临其中,方知文字之无用,“天籁”二字真是仓颉的大智。事实验证了老李的方位判断识别力,核心区就是不同凡响。

  静伫在这样的世界里,观感只可用其一,心中自有翱翔的力量和天籁的磅礴,足可抵挡好一阵风寒。

  正在诗意渐起,突然从夜视仪那儿传来一声“有情况”。

  借助一两点星光,十几条身影一律地挤向夜视仪。观哨员纹丝不动,带着几分紧张和兴奋继续低声地说道:“好像有两个人影朝这边缓缓而来。”

  寒夜,行走浩茫的湖心,不是执法的就是违法的。直觉告诉所有人,今晚注定不平凡。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尽管这儿的紧张气息相对如此的空旷再怎么张扬都可以忽略不计,但依然担心惊扰了不远处的候鸟,再惊跑了我们的“猎物”。沼泽中追捕,即使有青草的铺垫,依然充满巨大风险和不可预知,决不允许他们脱逃。按照既定方案,必须伺机而动,一击而中。

屏息凝神时,似乎候鸟也不做声了,在成全我们伟大的救赎。

  等待静止了时空。

  好一会儿,老李的手机响了,闪亮的屏幕惊起一滩鸟鸥,嘎嘎地飞去。老李轻声地询问:“什么情况?大约多少人?”老李像是接到了要情报告。

  沉吟片刻,接着又说“你们在什么位置?四山以南约五公里?哈,哦……是自己人……,不错,辛苦了,过来见个面吧,领导也在。”

  不屑老李言明,我们有了一场不期而遇的会师。原来,朝我们徐徐而来的是两名义务护鸟员,是野生动物保护局的情报员。他们也发现了我们。

  握着他们粗糙而有温度的手,我感到被一股呼吸急促喷出的热气撞击了,彼此倾情地抖动紧握的手;我感到被一股骄傲与激动粘住了,久久地松不开。

  “你们好,辛苦你们了,累吗?”我的问候有些迟缓。

  “领导辛苦,还好,习惯了,就是一个多月没有半点收获,没有上报过一条信息。”

  “连一张‘天网’都没有发现。”另一位补充说。

  “很好,你们付出了艰辛和汗水,功德无量,功不可没,今年没有湖里相关的负面舆情,县里很满意。你们没有收获其实就是最大的收获,说明我们的宣传工作做得好,巡查工作做得好,严管严治严打的效果出来了。只要持之以恒地多管齐下,一定能守好湖护好鸟。”我发现他俩在兴奋中伴随了半分自责与失望,便发自内心地鼓舞。

  “他们是28名义务护鸟员中立功次数最多的黄金组合。”老李在一旁插话向我介绍说。

  “是哦,可以看得出,不怕苦,不惧寒,不畏险,你们是真正的无名英雄,是真正的候鸟守护神。”我继续真诚地夸赞。

  “不敢当,不敢当,领导有方,还有乡亲们共同爱护保护。我们接连好多天不间断巡查,没有发现任何不法行为,没有看到天网,没有发现投毒迹象,更没有听到土铳声,请领导放心。”一名护鸟员絮絮叨叨地说开来……

  我默默地倾听他们的介绍,也接受着他们对政府的认同,对群众力量的认同。

  此时此刻,我充满了足够的自信和高兴,我再次发出指令“收兵,夜已深,不要惊扰了尊贵的天外来客。”

  一路向北,风更甚。我们心情多了几分轻松,你一言我一语讲着三年前、五年前湖洲上的杀戮和快意恩仇的追捕搏击。回想以来,我们真的一年多没有“立功”了,而我们的“苦劳”似乎更多些。

  一群人,黑暗中,过草地,趟浅滩,像行军,铿锵有力。有些疲倦,却不冷。登上岸崖,已听不见鸟语,留下一湖夜的宁静。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欧联华文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有稿件内容、版权等问题请联系eztvhdzx@163.com。

相关评论

欧洲华文电视台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 广告服务

     

  赣ICP备1500289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