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旅游美食

南山雅士:心心念念油溪河

时间:2019-08-10 10:16:23   作者:   来源:欧联华文网   阅读:2794   评论:0
内容摘要:  7月27日15点,在新化县政府同新化那群喜欢到处嗨的自媒体人汇合后,我们准时向着此行的目的地——油溪河漂流景区进发。  约摸一个小时后,耳中隐隐传来山中河水欢快的潺潺声。“近了,很近了!”有朋友发出欣喜的欢呼声。我抬头望向窗外,便看到路......

  7月27日15点,在新化县政府同新化那群喜欢到处嗨的自媒体人汇合后,我们准时向着此行的目的地——油溪河漂流景区进发。

南山雅士:心心念念油溪河

  约摸一个小时后,耳中隐隐传来山中河水欢快的潺潺声。“近了,很近了!”有朋友发出欣喜的欢呼声。我抬头望向窗外,便看到路边高高矗立着油溪桥村级组织的旗杆,五星红旗正在迎风飘扬。油溪桥村在村党总支书记彭育晚的带领下,一步一个脚印,已经成长为新化乃至整个湖南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标杆。其村支书彭育晚曾受中央组织部之邀,到中央党校为全国优秀村支书讲党课,是名符其实的明星村。此刻,我的脑海中忽然冒出一个念头:油溪桥村原本是一个偏僻、闭塞的小山村,后来是借力油溪河漂流景区的开发而发展起来的。现在,随着油溪河夜漂及露营的正式启动,油溪河漂流景区肯定也会强势逆袭,学油溪桥村的样儿,成为全国知名火爆景区罢。

  大巴往右拐,行不到300米,公路下一条小河在阳光的照耀下泛着粼粼的波光,唱着欢快的歌谣一路向西。这就是油溪河了。我心中的那声呐喊几乎喷薄而出:油溪河,我心心念念的油溪河,我终于要看到你真切的模样了!

  很少有朋友知道,我和油溪河有着怎样的渊源。我的老家,在新化田坪的茶溪。茶溪是因溪而名的,茶溪的上游叫苏溪,流经安化、涟源境内。茶溪在田坪建军段注入油溪河。油溪河一路向西注入资江,资江滔滔向北注入洞庭、汇长江,再转而向东,最后入了大海。

南山雅士:心心念念油溪河

  小时候,无数个晨昏,我常常痴痴凝望着潺潺西去的茶溪河水,看她如一首婉约的宋词掩没在群山之间。总想着长大了要去看看她流出山外的模样。资江,早在1985年路过冷水江老码头去长沙时,就见过了她醉美的模样,正是为她的醉美所蛊惑,大学毕业后我选择了冷水江。洞庭湖,我也先后去过两次,亲眼见证了八百里洞庭美如画。2012年在长江的入海口,我曾整整伫立三小时!深深感悟到在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面前,语言文字是何等苍白无力!

南山雅士:心心念念油溪河

  惟独,惟独我没见过的,是茶溪河水刚刚汇入后的油溪河段。我说不清这是一份怎样的情愫。是一位远在异乡的游子对母亲无时无刻的牵挂?毕竟,茶溪是我的母亲河。还是一位离家太久的父亲对刚刚长大的女儿模样的期盼?毕竟,茶溪只是油溪河众多支流之一。

  但不管怎样,我的心中一直有那么个念想,想真切地见识一下油溪河的真实模样。这,却是不争的事实。

  自2006年油溪河漂流景区建成后,每年的适漂季节,我都有一个来油溪河体验一回的计划,但最终总是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而未能成行。心中的遗憾一天天累积。但生活总还是会在郁闷中给我们希望。这不,惊喜突如其来!有新化自媒体朋友电话我,告知我新化自媒体联盟的“7月30日夜漂露营浪漫之旅”计划并已为我报名。因之,我暂缓了去长沙的计划,背上整理好原本准备去长沙的行李,来到了这儿,来到了我心心念念的油溪河!

  说实话,在停车坪上小憩时,我对晚上的夜漂原本没有太多的期待,因为,我感觉:停车坪的灰尘有点厚,晴天时常用水冲冲地面才好;下到河里戏水,感觉油溪河水不够清洌,给不了我夏日渴盼的清凉;翻了好一阵石块,水中不见慌乱逃跑的螃蟹,甚至看不到鱼虾;两岸的山岭不够高,水也不够深不够急……

  然而,晚饭后,这些认知立刻被现实一一颠覆。

  晚饭后,大约19点20,50多位自媒体人纷纷从景区领取防水袋,将随身换水衣服包扎得严严实实,穿上救生衣,两人一组排队登上橡皮筏。

  原本,自以为水性与体力皆不错、可在非洪水状态下横渡国内任何一条大河的我,救生衣只是象征性地浅浅系了一下。结果,亲自督查每一个细节的油溪河漂流景区刘华善老总却大声喝止、提醒我务必将救生衣的绳子系紧!等到后来漂下一个个急滩时,我才终于明白刘总那一份真真切切的善!

  原本,我约好菜刀戈同乘一筏。但我接完朋友电话后,转头却发现菜刀戈见色忘友,已经跟一位我不认识的女湿人在筏上“湿身”了。

  于是,我接受了水韵琅塘版主王修宇的邀请一同组筏。小宇是个才27岁的小伙子。阳光而健谈,并且,与我同一个属相,颇有几分投缘的感觉。

  上得筏来,刚刚坐下,我俩就感觉腰部以下衣服已全部湿透。原来,橡皮筏这种特殊的有孔结构,让清洌的河水无处不在,“湿身”也就成了每一个漂流者必然的体验。

南山雅士:心心念念油溪河

  刚刚离岸那会,我和小宇手忙脚乱,惘然不得划桨的要领。橡皮筏一直在河流右岸处打着旋儿,很难前进半步。这使我不由想起,数年前在长沙烈士公园,几位好友相约划船游玩。我与网名小傻瓜的知己同坐一筏,船老在湖边打旋的情景。后来,交了两小时钱的我们,才玩了半小时就上岸,被朋友们笑话了一整天!

  难道,我就划不好这个船么?我可不信这个邪!

  后来,我们终于弄明白,划桨要两人配合默契,坐筏首者永远向前方划水,坐后者永远向后方划水,同时得一左一右配合。待到好不容易将筏子划到河中央时,我们的全身上下已为河边设置的密密的水箭淋得透湿,当然,淋湿我们的还有那些在暮霭沉沉里乘乱挥瓢向我们攻击的“敌人”们制造的人工瓢泼大雨。

  在我们快速驶离“战区”约200米后,一切仿佛安静下来,无论是两岸的青山,还是筏下平缓的河水。就在这一片静谧之中,小宇和我展开了一场历史与人生的对话。小宇问我,中国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中,如果让我选择一个时期生活,我会选择哪一段?我豪不犹豫地选了盛唐。因为,唐朝时,我国在政治、经济、军事、科技、思想文化等各个领域领先世界,是当时世界上公认的超级大国!尤其,盛唐时期,百姓安居乐业,社会稳定,世风良好,思想自由……

  但小宇自己,却选了春秋战国。他认为当时是中华传统文明的勃兴与奠基之时,是读书人可以尽情施展抱负的年代。

  我理解小宇的心境,就像年轻时的我,特别想建功立业,名垂青史。但年岁渐长,随着读书日多,阅历日增,我却深深明白: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是的,国家的繁荣、社会的安定才是百姓之福,亦国家民族之幸!个人的得失、荣辱跟这些相比,算得了什么?

  一阵手电筒的光亮和大声的提醒几乎同时抵达,打破了我的沉思。直觉告诉我,前方,急滩到了!

  抓紧筏侧的保护扣,坐低了身子,在筏子几乎倾覆的恐慌中,我们有惊无险地渡过了第一个险滩。

  此后,又渡过了第二个、第三个。每渡过一个险滩,都会经历一次惊心动魄的疑似覆筏的恐慌,每历一次恐慌,筏下的湍急的滩水总是会无声地提醒我,穿好、系紧救生衣有多么重要!

  大约在渡过第三个险滩之后,我们遇到了一位农妇,提着竹篮在岸边叫卖花生、玉米、鸡蛋。但此刻,我只感觉遍身的寒意,我迫切需要的是一碗滚烫的擂茶!是的,擂茶。加了大把生姜的热气腾腾的能祛寒的擂茶!然而,没有。从头至尾都没有!无论是米擂茶还是香擂茶,都没有。

  此刻,我忽然想起,队伍中那位抖音与火山视频制作大佬,湘妹心宝戴斗笠着胶鞋的山里妹模样,娇俏中不乏质朴。若有这么一群山里姑娘,在夜漂的油溪河两岸,唱着当地的山歌,叫卖当地的特产与擂茶,夜漂与露营的项目也由她们来推介与接待……肯定,会为夜漂增色加分不少!景区,可否就此制定一个翔实可行的计划呢?其实,以湘妹心宝的外形和气质、再加上她今日头条84万的粉丝和抖音视频近64万的粉丝,她和油溪河漂流景区完全可以实现强强联手:由景区出资,包装策划,精心打造湘妹心宝本身及她的村野发现·湘妹心宝形象,村野发现·湘妹心宝则全力推介油溪河漂流景区。绝对是妥妥地双赢甚至多赢格局!

  带着疑问,我们又漂过了另一个急滩。河风中忽然送来一股淡淡的腥味,让我们很是疑惑。顺水漂流约100米,邂逅了两位背着打鱼机在打鱼虾的农人。问其收获,答曰:约两斤多。有鱼虾,也有螃蟹。

  筏子继续前漂,空气中的腥味愈益浓厚,看来,水中的鱼虾,数量颇丰。油溪河的水质,应当是很不错滴!

  在这种随波逐流的漂程里,一只只后来的筏子打破了水面的静谧。队伍中有两三对年轻的小夫妻,男的在用力地划桨,而他的小妹妹却静坐船头,嘴角挂着盈盈的浅笑。忽然想起,海天茫茫携手天涯的美丽神话。祝福每对有情人,都能过上神仙眷侣的生活。

  此刻,我很想静静地倾听母亲河的心声。然而,已没有那份宁静的心境。

  大约在见过7次手电筒的光亮,涉过7个险滩之后,我们到达了此行的终点。比原定的两小时快了10分钟。我们彻底征服了油溪河,征服了这一号称流过28座山、34面岩、39回湾、48处滩的资江第一大支流!而油溪河也以其独特的魅力深深地折服了我们。

  我在心中许下愿景:油溪河,我还会再来,在明年甚至今年晚些时候,带上我的知己,再来好好地聆听你心中的歌!(作者:南山雅士)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欧联华文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有稿件内容、版权等问题请联系eztvhdzx@163.com。

相关评论

欧洲华文电视台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 广告服务

     

  赣ICP备1500289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