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旅游美食

夜郎:“春秋五霸、战国七雄”后裔的抗秦根据地

时间:2018-03-04 09:02:43   李才武   前沿时报   阅读:3820   评论:0
内容摘要:“春秋五霸、战国七雄”楚苗后裔原来深藏阿西里西山群。 李才武摄■大河风暴——夜郎马帮走丝路报道组 李才武蚩尤后世没落,贵州赫章可乐和威宁中水出土的有关苗族文物,是苗族历史文化与其他民族历史文化相互借鉴的一个实物佐证。但由于宣传展示方面的原因,至今,鲜有人知道可乐和威宁中水出土的有......
大1.jpg

“春秋五霸、战国七雄”楚苗后裔原来深藏阿西里西山群。 李才武摄

■大河风暴——夜郎马帮走丝路报道组 李才武

蚩尤后世没落,贵州赫章可乐和威宁中水出土的有关苗族文物,是苗族历史文化与其他民族历史文化相互借鉴的一个实物佐证。但由于宣传展示方面的原因,至今,鲜有人知道可乐和威宁中水出土的有关苗族文物是啥模样。“夜郎马帮”史海钩沉,破解司马迁著《史记——西南夷列传》所藏谜题,将战盔服饰保留了两千多年,古老而美丽的民族风姿仍在,赫章小花苗原来是深藏于阿西里西山群里的“春秋五霸、战国七雄”的楚苗后裔。

史海觅踪,阿西里西山群苗族的身影,寻它千百度,和记载夜郎一样,司马迁仅以廖廖几笔,记载了苗族进入西南夷的情况。

222222.jpg

夜郎芦笙舞美名天下扬,不知自己是“春秋五霸、战国七雄”后裔。刘世艳摄

“西南夷君长以什数,夜郎最大。·····此皆巴蜀西南外蛮夷也。始楚威王时,使将军庄蹻将兵循江上,略巴、蜀、黔中以西。庄蹻者,故楚庄王苗裔也。蹻至滇池,地方三百里,旁平地,肥饶数千里,以兵威定属楚。欲归报,会秦击夺楚巴、黔中郡,道塞不通,因还,以其众王滇,变服,从其俗,以长之。秦时常頞略通五尺道,诸此国颇置吏焉。十余岁,秦灭。及汉兴,皆弃此国而开蜀故徼。巴、蜀民或窃出商贾,取其筰马、僰僮、髦牛,以此巴、蜀殷富。司马迁所著《史记——西南夷列传》,在开篇两段文字中,以廖廖的语句,记载了西南夷众国的整体情况。

记者注意到,司马迁在写庄蹻将兵循江上之时,是说他领兵沿长江而上,在略巴、蜀、黔中以西以至滇之后,也就是说庄蹻平定西南夷,正要收兵回到楚国之时,正赶上秦国击夺了楚国的巴郡、黔中郡。这个时候,回国的道路断了,庄蹻因此无力再从巴郡(重庆)的长江口,或经黔中地带后从黔东北的沅水回到楚国故土。有来就有回,据此推断,庄蹻平定西南夷,是从长江入黔。为何作这样一个判断,因为《史记——西南夷列传》里还交待了西汉据河逐胡的这样一个情况。河是黄河。

地龙滚荆.jpg

夜郎《地龙滚荆》让全世界感到震撼。刘世艳摄

庄蹻是楚庄王的后代子孙,苗族将领。庄蹻于顷襄王二十年(前279),曾率兵沿长江从黔中进入云南,后因秦兵南侵,堵塞他回楚之路,便在滇中称王。

楚威王:楚国国君,公元前339年至前329年在位。而楚顷襄王(前298至前263在位)。从时间上看,按庄蹻入滇时,应是楚顷襄王在位之时。 因此,有学者认为此楚威王当是楚顷襄王之误。《史记——西南夷列传》所记载庄蹻平定西南夷的时间,是楚威王时期应该就是一个笔误。因为史料记载:秦昭襄王时,于楚顷襄王十九年(前280年,夺取楚国黔中之地。又于顷襄王二十二年(前277),再次夺楚黔中郡和巫地(见卷四十《楚世家》与(卷五《秦本纪》)。

IMG_6270_副本.jpg

苗家小筰妹、小筰哥跳起欢快的芦笙舞。僰夷筰马 摄

无论司马迁记载庄蹻入滇时,是否为楚威王之时,《史记——西南夷列传》记载中原政权进入西南夷,其军事力量是强大的苗族。而后,秦时常頞略通五尺道,诸此国颇置吏焉。十余岁,秦灭。及汉兴,皆弃此国而开蜀故徼。是说秦朝常頞初步修通了北方的“僰道”(宜宾)通往南边的曲靖的五尺道,开始对西南夷众国的开发。但是,只10余年时间,秦朝灭亡。等到汉政权兴起之时,又都丢弃了西南夷的这些国家(其中夜郎最大)。因此,从两段文字所记载的内容看,记载的是重庆以西南、黔中以西地区的命运。楚亡秦兴之时,重庆、黔中以西地区在庄蹻苗族武装势力的掌握之中。秦亡汉兴之时,重庆、黔中以西地区的西南夷众国被“丢弃”。

从解说夜郎古国在哪的角度看,夜郎古国柯倮洛姆在此重庆、黔中以西地区中,且最大;而朝代更替中,我们看到,自庄蹻平定西南夷众国之时开始,在10余年时间里,秦的统治,未达到重庆、黔中以西地区,后秦灭汉兴之初,西汉的统治力量也还是没有到达重庆、黔中以西。从这里,我们应该看到的是,庄蹻经黔中入滇并返称王,在10余年时间里,在西南夷地区,最强大的军事力量是楚后裔庄蹻带领的军事力量。无论是秦取楚重庆、黔中后10余岁,秦的军事力量不及这一带,后汉兴“丢弃了”这一带地区,证实两代封建王朝,那时对西南夷的强大军事力量无可奈何。西南夷的山高水险,强大的庄蹻苗族军事力量沉浮于此,是当是时西南夷地区最强大的军事力量。庄蹻苗族军事力量在西南夷变服从俗走长久打算,使得夜郎成为我国历史上因地制宜的“抗秦根据地”。

洗风光.jpg

阿西里西山群,苗家小筰妹下河洗风光。僰夷筰马摄

世事更兴。10余年时间里,西南夷的军事力量对比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庄蹻带领苗军在滇称王之时,“变服、从俗”,做了长期立足的打算。其力量威慑西南夷众国。其后,西汉唐蒙在向汉武帝献策浮船牂柯取南越之时,提及可得夜郎10万精兵,因此,从地图上分析昔日庄蹻对抗黔中及巴蜀方向的秦朝军事力量,就应该在今滇东北地区,黔西北地区布防。西南夷中夜郎最大,表明其疆土最宽,兵员也最多。而其从《史记——西南夷列传。记载的情况看,其在唐蒙进入夜郎前有10万精兵,且可从这里取道浮船牂柯从而取南越,因此,从军事布防的证据,我们就结合这一带的乌江不通到番禺的水运,而这一带的北盘江通到广东番禺的水运航道,这样,我们不但找到了夜郎古国,还找到了我国历史上西南夷地区最为强大的军事力量,它,就是以楚将庄蹻为首的苗族为主的军事力量。在秦汉时期,西南夷以楚将庄蹻为首的苗族为主的军事力量,成为秦无力征服的军事力量,并割据西南夷地区10余年。这个变服、从俗,与当地民族打成一片的军事割据区,因为做长期的打算,经济发展、商贸繁华,蜀贾来市。在秦灭汉兴的10余年时间,西南夷得到休养生息,人民安居乐业,故而老百姓其时耕田,有邑聚。还有筰马、髦牛、僰僮可供外运交易。

555555555555.jpg

赫章苗家小筰妹的休闲时光。郭昌勇摄

夜郎有十万精兵,并可浮船牂柯出奇兵取南越,因此,唐蒙向西汉武帝献策取夜郎。公元前135年,唐蒙在“蜀贾”的带领下,经僰道出发,经巴蜀,避开夜郎重兵把守的盐津河以西的大关天险,带领万余之众,带着送夜郎国君及旁小夷的缯帛,用竹索桥进入山高水险的夜郎国中央大城柯倮洛姆,见到了夜郎君主多同。在与多同盟约之后,西汉起自“僰道”(今四川宜宾),经珙县、兴文、镇雄进入柯倮洛姆的“五尺道”——“夜郎道”得以修建。总计历时18年,西汉全面修通经“夜郎道”出海的“牂柯道”。公元前112年,适南越反,夜郎出兵,与巴蜀罪人一同组成联队沿牂牁江往东南而下,助西汉征服南越。还未等及夜郎及巴蜀罪人组成的军队到达番禺,南越已被平定。此时夜郎兵力空虚,西汉武装力量凭借“五尺道”长驱直入,全面控制了西南夷及贵州东部的头兰、且兰等国。“滇小夷”进京之后,被调虎离山,夜郎君主多同见后倚南越无望,被迫进京,被封为“夜郎王”,但却再也没有从长安回到夜郎故土。对此,司马迁在《史记——西南夷列传》中,为之大鸣不平!太史公曰:“楚之先岂有天禄哉?在周为文王师,封楚。及周之衰,地称五千里。秦灭诸侯,唯楚苗裔尚有滇王。汉诛西南夷,国多灭矣,唯滇复为宠王。然南夷之端,见枸酱番禺,大夏杖邛竹。西夷後揃,剽分二方,卒为七郡。

夜郎筰妹.jpg

古韵流芳。李才武摄

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苗族作为一个较早踏足古夜郎柯倮洛姆的古老民族,在柯倮洛姆生产生活,与天斗与地斗,尤其是豺狼虎豹毒蛇猛兽威胁着族人性命,苗族把黔西北一些地区统称为黑洋大箐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在苗族的民间故事乃至史歌里,经常提及苗族的打虎英雄,以及开荒种地的事迹等等,这些足以表明苗族在开发古夜郎柯倮洛姆的过程中发挥了不可取代的作用,贡献十分巨大。

1961年,中国考古工作者在毕节市赫章县可乐彝族苗族乡试掘了7座汉墓,出土了300多件极其珍贵的文物。周恩来总理为此批示:加强对古墓遗址的保护。2000年,在可乐发掘的108座夜郎墓葬及其547件文物,引起史学界、考古界的高度关注。2001年9月至10月,贵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会同赫章县文管所在赫章可乐发掘古代战国至西汉时期墓葬108座,一些奇特的埋葬习俗及具有浓郁民族特色的随葬器物引人注目,使之成为当年的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之一,可乐考古遗址也成功升格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出土文物主要反映战国至秦汉时期的夜郎文化特征,被有关专家称为“贵州考古发掘的圣地、夜郎青铜文化的殷墟。

b98b5b8593b57eec8273c929d5d6a3c3.jpg

赫章苗族用美妙的芦笙声,作为他们的“文字”,灵动地记载夜郎精兵骁勇善战。刘世艳摄

可乐考古遗址的年代,权威认定是战国至秦汉时期(公元前475年至公元220年)。楚将庄蹻于顷襄王二十年(前279),正好处于这一时期之中。从苗族迁入贵州的时间、发明创造、丧葬习俗、语言文字,历史迁徙考察,在我国历史上,西部方言苗族主要聚居在川黔滇结合部,可乐考古遗址正好处于中心地带。楚庄王苗裔庄蹻西征,苗族需要以军人的身份进入,至今威宁赫章一带的苗族,犹其是赫章纳雍一带的小花苗依然保持着色彩鲜艳的盔甲式服饰,可说是楚风犹在、苗族来自中原大地的古老记忆尚存。

远古蚩尤时代,苗族率先实现定居生活,并掌握了先进的农耕知识和冶金技术等科学文化。随着苗族的大迁徙,其先进文化传播四海,对新的居住地产生影响。

苗族是一个深信入土为安的民族,丧葬习俗主要是土葬。苗族进入贵州,活跃于川黔滇结合部,远古的文字已经濒临消亡。

楚苗.jpg

苗家大鼓,敲响历史沉重。僰夷筰马摄

可乐考古遗址,除了发现一枚铜印雕刻朱文篆书“敬事”二字外,没有发现任何文字,这与苗族墓葬不立碑、无文字相符。5000年前的九黎部落时代,苗族已经掌握了铜铁冶炼技术,并发明了兵器。可乐考古遗址发现的最主要特征也在于青铜器,被称作夜郎青铜文化的殷墟。彝族专家从古籍资料中查找依据,指出“可乐”在彝文古籍中称为“柯倮洛姆”,意为中央大城。从西部方言苗族的语境上分析,“可乐”与苗语ngob longs(旧城)正好对号入座。“可”在苗语中就是“旧、老”的意思,“乐”就是“城、城池”的意思,“可乐”就是指一座古老的城池。

苗族骁勇善战,西南夷地区山高水险,苗族入西南夷后“变服、从俗”作长远打算,直到今天,贵州赫章的苗族还肩着盔甲,肩上扛着深深的大城印记——黄色,是黄河,表明他们从黄河流域走来,有着辉煌的历史历程,一直走进柯倮洛姆,并在退出历史辉煌后,在柯倮洛姆一带坚守,至今历时两千多年。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欧联华文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有稿件内容、版权等问题请联系eztvhdzx@163.com。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乐到上饶过大年,醉美山水天地间
相关评论

欧洲华文电视台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 广告服务

     

  赣ICP备1500289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