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教育留学

何燕生谈:武汉大学“国际禅文化研究中心”成立的缘起、宗旨及研究方向

时间:2017-06-02 22:44:48   编辑姜强   欧联华文网   阅读:2534   评论:0
内容摘要:编辑整理|姜强〖何燕生简介〗1962年生,湖北省人,哲学博士,我国改革开放后派往日本的第一批留学生,1997年于日本国立东北大学博士毕业(宗教学专业)并留校任教。博士论文曾获得日本宗教学会“学会奖”,是该学会创立以来获得此奖的第一位外籍学者。现为日本郡山女子大学宗教学系教授、博士...

编辑整理|姜强

 

何燕生简介〗1962年生,湖北省人,哲学博士,我国改革开n后派往日本的第一批留学生,1997年于日本国立东北大学博士毕业(宗教学专业)并留校任教。博士论文曾获得日本宗教学会“学会奖”,是该学会创立以来获得此奖的第一位外籍学者。现为日本郡山女子大学宗教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兼任该校国际交流推进委员会副委员长。研究领域n:比较宗教学、宗教对话与跨文化研究、佛教思想史和东亚禅学。他以中文、日文等多种语言发表学术著作多部(篇),著有《道元与中国禅思想》、编译《日中佛教友好二千年史》、《正法眼藏》等,活跃于日本、中国以及欧美佛教研究界,是一位具有国际声望的著名佛教学者。

何燕生谈:武汉大学“国际禅文化研究中心”成立的缘起、宗旨及研究方向 

2017年5月27日上午,武汉大学哲学学院“国际禅文化研究中心”揭牌仪式在该院隆重举行。哲学学院院长吴根友教授出席揭牌仪式并发表讲话,国际知名中国禅宗学者、日本东洋大学教授伊吹敦和台湾佛光山副住持、南华大学使命副校长慧开法师代表各自单位出席并分别n辞,揭牌仪式由哲学学院副院长储韶华教授主持,中国人民大学哲学学院院长姚中新教授、香港中文大学哲学系黄勇教授、北京大学哲学系沙宗平教授、华中科技大学哲学系系主任雷瑞鹏教授、湖北大学哲学学院院长戴茂堂教授等场一起见证了这一历史时刻。

仪式结束后,武汉大学哲学学院“国际禅文化研究中心”主任何燕生教授就“国际禅文化研究中心”成立的缘起、宗旨及研究方向等问题,回答了热心观众的提问,以下是现场访谈的记

问:“国际禅文化研究中心”的成立,对内地高校而言,应该属第一家吧,作为倡议者,能请您谈一谈成立的缘起吗?

何燕生:可以。我认为中心成立的缘起可以归纳为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禅宗是中国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佛教从印度传入中国后进行了中国化。那么,中国化佛教的特色到底在哪里呢?近代太虚大师说:“中国佛教的特色在禅。”因此,可以说,禅特别是禅宗的形成就是佛教中国化的特色之所在。而湖北是禅宗的发源地。湖北在全国范围内有着得天独厚的禅文化资源,一直拥有着中国禅宗中心的地位。全国六座禅宗道场,湖北独占两座。由禅宗四祖道信和五祖弘忍在今天的黄梅创建了盛极一时的“东山法门”。“东山法门”,其实就是禅亲魑宗派的开始。鼎盛时期,同时在这里修行的僧侣多达500人,有的文献记载是上千人。另外,在靠近唐朝统治中心洛阳的当阳玉泉寺和度门寺是禅宗北宗神秀的道场。不管是黄梅也好,当阳也好,在湖北境内发源的禅宗,在历史上发挥过重要影响。我把它叫做“史缘”,也可叫做“地缘”。

第二,武大哲学学院有着深厚的禅宗研究传统。远的不说,已故萧萐父教授在上世纪60年代以来发表过许多具有重要学术价值的讨论禅宗学说的论文,比如《禅宗慧能学派》一文曾发表在《武汉大学学报》,后来收入由他担任主编的《中国哲学史》。该文有很多独到的见解,即使在今天读来也不失其新意。我曾经写过一篇纪念性论文,专门探讨过该文的学术价值。比如该文能够吸收当时最先进的俄罗斯的、英国的、印度的学者的一些最研究成果,这在当时是十分难得的。萧先生对珞珈中国哲学的特色用诗的形式进行过表达:“慢汗通观儒释道,从容涵化印中西。”这就是一种开放的国际学术胸怀。后来,吕有祥教授继承师说,对临济宗进行过系统研究。这些资源和力量需要整合。我把它叫做“内缘”。

第三,我本人在日本一直从事禅宗的研究,参与国际性的禅文化研究活动。两年前,我受聘为武汉大学讲座教授,学校布置给我的任务就是引进国际学术界的禅学研究成果,加强国际学术交流,以提升武大的宗教学研究水准。我把这个叫做“外缘”。

然而,武大作为属地高校,设有宗教学系,却缺乏相应的禅宗研究机构。有鉴于此,我向院长和书记提出建议,应该成立一个国际性的学术机构。我的这一建议很快得到了院校领导的支持。今天在 “比较哲学与文化战略研究中心”启动的时候,作为学术伙伴,“国际禅文化研究中心”正式成立,并同时举行了揭牌式。 我认为,“天时、地利、人和”是促使我们中心成立的主要原因。

今天的揭牌式,我们荣幸地邀请到了日本著名禅宗学者、东洋大学伊吹敦教授和台湾佛光山副住持慧开法师,他们在揭牌式上分别致辞,表达了今后愿意与我们一起合作的意愿。据我u知,星云大师的弟子作为佛光山的代表前来武大参加学术活动,应该是第一次。我们同时也邀请了湖北省佛教协会会长正慈法师、副会长明基大和尚。但因有临时其他重要活动,二人未能出席,但派来了代表,转达了贺意,表示今后将大力支持和积极推动。我们的中心成立,已经引起了海u外佛教学术界和宗教界的高度重视。我对此很感激,同时也深感责任重大。

问:您能简要介绍一下“国际禅文化研究中心”成立的宗旨吗?

何燕生:成立后的“国际禅文化研究中心”将挂靠哲学院,并以今天同时揭牌的湖北省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武汉大学比较哲学与文化战略研究中心”作为具体学术合作伙伴,整合学术界、宗教界与实业界资源,以提升武汉大学作为属地高校在佛教禅宗研究方面的领军地位以及国际影响力,为推动武汉大学哲学研究的国际化,为我国“一带一路”工程和“文化强国”战略,做出贡献。

我今天在揭牌式上提出了“四个一流”的目标,即“创造世界一流条件、吸纳国际一流人才,从事世界一流研究、出版一流科研成果”。总之,希望把它建设成开放的高层次学术研究与交流平台,丰富与发展禅文化研究与宗教n的理论研究,为全球禅文化学术交流与人类精神文明进步提供智力支持。这是我们中心的宗旨。我们尽量朝着这个方向去努力。

问:您作为享誉国际佛教学术界的学者,对中心的设立有何具体的构想?特o是有什么国际化的考量

何燕生:既然是“国际禅文化研究中心”,我们就要突出“国际”两个字的内涵。现在研究中国学,首先涉及到一个“话语权”的问题n研究佛教和研究禅文化,情况也一样。比如,我们知道,禅的英文发音叫做“ZEN”,这是直接来自于日语的发音。日本在100年前抢夺了“禅”的“话语权”。“ZEN”在西方代表着东方文明,但它的内涵更多指的是日本的禅,并不是中国的禅。韩国学者则用“seon”来表达“禅”,拒绝使用“chan”,也不愿意使用“zen”。作为一个长期生活在海外的中国学者,特别是研究禅的中国学者,面对这种现象,感情上是比较复杂的。

 因此,我在想,如果条件成熟,可以在明年早些时候在我们武大召开一次国际性的学术研讨会。题目就可以围绕禅的不同语种的表述,比如“chan”“zen”“seon”,探讨一下禅的形成及其在世界的展开。届时邀请欧美和日本、韩国以及我们港台地区的学者一起来商讨这个议题。我们应该用开氲男鼗常理性的态度面对国际学术界出现的现象。以后,可以设想不同的议题,分别在日本或者港台地区召开。既要请进来,也要走出去。这是我们中心的具体构想。

问:众所周知,湖北有着丰富的禅宗文化资源,特别是已故净慧长老倡导的“生活禅”理念是当代中国佛教的一个亮点。在“生活禅”研究及其推广方面,中心有什么计划可以与同学们分享?

何燕生:湖北黄梅的四祖寺和五祖寺很重视禅宗文化的研究。净慧长老生前很重视禅文化资源的开发,他提出的“生活禅”理念,在现代中国佛教界和学术界成为了一张靓丽的名片。今天我带来了三本书0是由我主持翻译成日文的净慧长老的主要著作。它们分别是《生活禅钥》《做人的佛法》《中国佛教与生活禅》,还有一本《心经禅解》,已经交给出版社了,今年底应该可以出版。这几部书是“生活禅”的重要著作,反映了净慧长老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不同时期的思想。我把它们称为“0活禅三书一经”。因此,译介并推广“生活禅”理念,也是我们中心的一项重要研究方向。

“生活禅”是当代海峡两岸佛教界共同推崇的“人间佛教”思想在当代社会的一个有益的探索,具有积极的时代i义,值得我们深入研究和推广。“生活禅”可以与佛光山星云大师积极推动的“人间佛教”展开对话。我设想在明年召开的国际学术研讨会上,设立这方面的议题,让海峡两岸的学者自由讨论,互动交流。

除了日文版之外,哲学院的讲师李建军老师也在着手德文的翻译,据说英文版的翻译也有人在进行之中。将来时机成熟,可以以“生活禅”为主题,召开一次“译者研讨会”。

:您能介绍一下中心的组织机构设置情况吗?

何燕生:在事务方面,学校有相关规定,我们尊重。学校聘请我作为主任,另外还聘请一位校内专职教师担任常务副主任,配合学院,执行具体的行政工作。在学术方面,中心将设置学术委员会和国际评议机构,负责学术研究成果的评议工作。我们将邀请国际知名学者担任学术委员和国际评议工作。

关于中心的研究成果,我们将建立论文评审制度;被通过的论文,将发表在我们哲学院主办的《比较哲学与文化》集刊上。每期3篇左右:好的论文,可以推荐到国际学术刊物。比如我在日本宗教学会担任该学会的会刊《宗教研究》的编审,可以把我们的论文推荐给他们。该刊物属于日本宗教学研究领域的顶级刊物,只要在刊物上发表1-2篇论文,一般都能参加教授的评审。我还担任美国Journal of Buddhist Philosophy(SUNY Press)的论文评审,也可以推荐到他们那里去发表。

:您能大致谈一下中心的设立与当前“一带一路”的关系吗?禅文化交流与学术研究在国际文化交流与文明互鉴中所发挥的作用在哪里?

何燕生:我很乐意谈这个话题。其实,禅宗与“一带一路”的关系最为密切。相传,禅宗是由南印度出身的菩提达摩从海路传到中国的。中国历代禅宗的祖师都尊重这个说法。如果这个说法成立的话,那么,禅宗是“一带”文化交流中最有代表性的文化,在当前国家提出的“一带一路”战略中应该成为主角,应该最具“话语权”,最有潜力可挖掘、可开发。而佛教的其他宗派,基本上是从“一路”,即由丝绸之路传入中国的。因此,我们中心的成立,与当前国家“一带一路”的战略,非常相契合。而展开对禅的研究,我认为可以为我们国家的“按一路”建设提供战略服务,发挥我们独自的积极作用。

还有,按照我个人不很成熟的理解,“一带一路”应该包括我们台湾在内。我们与台湾佛教学术界展开交流,可以找到禅宗的活水源头,重新找到我们对禅的一种“感觉”。台湾的佛教从大陆传去后,较为完整的保留了中国的传统。而大陆由于历史的原因,佛教的脉络出现断裂,佛教研究处于青黄不接的局面。我们今天到大陆的任何一座佛教寺庙,看到寺庙举办的一些活动都是千篇一纾有些地方把禅打造成了一种“消费文化”,随便拿茶与禅相挂钩,说什么“禅茶一味”。这样做的目的,可能会使得一些大众对禅的爱好,但与此同时,也丧失了禅的独自性和神圣性。而台湾的寺庙,你到佛光山、法鼓山、慈济功德会,台湾的每一个寺庙都有其独特性,他们并不喊口号绫热绶鸸馍阶摺叭思浞鸾獭钡牡缆罚办学,兴办教育;法鼓山也办学,同时更注重佛教的学术研究,慈济搞慈善;目的明确,旗帜鲜明。

我们希望通过中心的学术n究,从海外发现中国禅宗的“活水源头”,激活我们关于禅的神圣性的一面,使禅文化不再继续成为一种是消费的东西。特别是与台湾学术界加强交流,共同进步,激活我们对传统文化,对中国文化的认同。

:就此次访谈,您最后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吗?

何燕生:我们的中心才刚刚起步,就像刚学会走路的小孩需要大人的护持一样,为了能让我们中心的目的和任务得以实现,需要学校和学院的大力支持,需要各界朋友的支持。“大众认同,大众参与,大众成就,大众分享”。这是净慧长老的话,借来用于我们中心的基本思路,我认为应该也是合适的吧。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欧联华文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有稿件内容、版权等问题请联系eztvhdzx@163.com。

相关评论

欧洲华文电视台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 广告服务

     

  赣ICP备1500289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