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社会万象

贵州威宁赫章两县拯修恢复箐口得胜碑碑记已刻不容缓

时间:2019-07-29 15:31:51   作者:李才武   来源:中国新报网   阅读:5487   评论:0
内容摘要: 中国新报贵州讯(记者 李才武)一条大峡谷,沉沉地划开民国时期设立的南边的威宁县与北边的得胜坡县的交界。将液那故里的“大威帝国”划分为北部威宁和南部威宁。跨过李子小河往北上坡,今贵州威宁自治县观风海镇的箐口村,就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得胜坡县”(赫章县前身)县城所在地,这个曾经深重......

    中国新报贵州讯(记者 李才武)一条大峡谷,沉沉地划开民国时期设立的南边的威宁县与北边的得胜坡县的交界。将液那故里的“大威帝国”划分为北部威宁和南部威宁。跨过李子小河往北上坡,今贵州威宁自治县观风海镇的箐口村,就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得胜坡县”(赫章县前身)县城所在地,这个曾经深重影响过中国命运的中国最早的西南丝绸之路古“蜀身毒道”之锁钥之地,正在被人们遗忘。位于箐口村卫生室旁边的“得胜碑”碑记,今百年风雨剥蚀,如今宜面临拯修。

        正是一条李子小河的东西延伸划界,将液那故里划分为“北液那”和“南液那”。贵州2000年夜郎考古发掘表明,被称为“贵州考古的圣地、夜郎青铜文化的殷墟”的可乐考古遗址和“2005年度中国大十考古新发现”之一:威宁中水遗址 ,都位于“北液那”。被称为贵州最大粮仓的中水,及其附近的迆那、牛棚、石门等今威宁所辖的北部区域,历史上都属于威宁分县得胜坡县管辖。以得胜坡县划界区域看待夜郎文明,其文化的富集,在中国长江流域尚属首指。

        从《史记——西南夷列传》、考古发掘、山水人文、民族风俗,彝文古籍记载,西南丝绸之路茶马古道盐马古道路线、民族葬俗等多方面进行察考与新闻调查,从《史记——西南夷列传》的翻译中找到定位夜郎的古地名座标“同师”为今云南保山,“棣榆”为今云南大理后,一个千古沦落的液那古国就浮出史海。

        秦汉相交之时,楚庄王楚苗后裔庄蹻取巴郡、黔中郡,经液那故里转折进入滇中,变服从俗,建立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武装割据的抗秦根据地。公元前135年,西汉郎中将唐蒙受汉武帝派遣,用竹搭桥进入液那,在得胜坡或附近的迆那、中水一带与竹王多同结盟后,开辟我国最早的西南丝绸之路,在秦常頞初步开发出的宜宾至曲靖的五尺道的基础上,对蜀身毒道进行整修。并在原民间秘密商道的基础上新修经宜宾经珙县、兴文、威信、镇雄进入北部威宁之今赫章县境结构、可乐、辅处、铁匠(羊街)至盐仓转野马川到安顺一线到南越两广的“牂牁道”(五尺道。后世时为茶马古道)。从此,北部威宁地区,含今牛栏江以东北地区,成为西南丝绸之路上有两条古道包围的黄金之地。后三国时期,诸葛亮平南蛮,在此转折取胜。

        凭借民间商道,秦汉相交之时,蜀贾(四川商人)以其邛竹杖、蜀布,和液那奇缺的食盐,从液那地区及附近的曲靖、宣威、会泽等地交换筰马、髦牛、僰僮、枸酱,因此四川和重庆极为富有。中国最早的西南丝绸之路的贸易史,物物交换,液那地区食盐奇缺,体现在两个古地名之上,它们,就是昭通地界关河之畔的“盐津”和南北威宁过渡的威宁盐仓。也就是说,为了加强食盐储备,古蜀身毒道线上的盐津,是蜀盐与液那特产交易的窗口和集散基地。同时,为了平衡液那地区食盐供给,液那候在南北威宁中部的盐仓地区设置了储盐的仓库。以确保道路交通不便的东部威宁地区食盐的流通。其后,公元前135年后开辟的“牂牁道”,体现出液那故国对食盐安全的重视。盐仓驻兵,铁匠驻兵,妈姑驻兵、乌撒卫城野马川更是重兵守防。到明代奢香夫人,更是从水西(液那)威宁府等地用盐所需,进一步打开从四川叙永引川盐入黔的道路。跨赤水河,经今大方长石、七星关区进野马川到盐仓的盐马古道,使川盐入液那更为保障,加强了液那与川渝的经济文化交流。古蜀身毒道加牂牁道加奢香时期修建的盐马古道,越加体现蜀盐入液那的重要性。

        作为威宁至昭通之间的一个重镇。得胜坡素为商贸、军事、邮递的咽喉要道,前后兴盛数千年。明隆庆六年,明朝廷在此设赵班巡检司。国民党统治时期,云南省主席龙云从昆明修公路到昭通,经牛街子时无法架桥跨越李子沟,只得顺山绕过李子沟。

        昆昭公路建成后,得胜坡的地理位置不重要了,上级撤得胜坡分县另立赫章分县,渐渐得胜坡也就被人们淡出记忆。

        但只有唤回人们对得胜坡县的记忆,使威宁、赫章两县人民重新认识北部乌撒、北部液那的价值,才能使两县人民在抢打夜郎文化牌时各自存在的狭隘观念,共同追回液那。同时,以北液那为基点,重新看待红二、六军团乌蒙山回旋战的重大价值,有利于合力与昭通市一起打造乌蒙红色大经验旅游圈。以红色改变乌蒙连片贫困区发展的观念困乏。

        据《贵州通志》记载:雍正七年,乌蒙土司禄万忠、雨波土目黑寡造反,云贵总督鄂尔泰命安龙总兵哈元生率兵镇压,斩黑寡于赵班巡检司。为纪念胜利,改赵班巡检司为得胜坡巡检司。

        清雍正年间,朝廷下旨废除明至清顺治及康熙年间保留在乌撒、乌蒙、芒部等地彝区的土司制度,推行革除土官,改用流官的改土归流政策。滇黔川彝族上层统治集团走向联合,起兵反抗。

        雍正五年正月,滇、黔清军分路进攻乌蒙、镇雄,“攻屯而进”,又檄其世代与乌蒙土官相仇之阿底土司率兵,共捣乌蒙,连破关隘。

        雍正改土归流,废除了明清沿袭在西南彝民地区的土官世袭和特权,使西南彝区由奴隶制或领主制向封建制过渡。

        雍正八年八月十八日,乌蒙总兵刘起元过生日,各村寨的彝族头人以庆贺刘起元寿辰为名,在饲马草中暗藏兵器,捆载进城。

        禄万福因认刘起元为养父,这几天,随刘起元在一起,到二十五日黎明时,乘机派人在城中起哄,而城外聚集起数千人围城。

        禄万福暗中引人入城,将乌蒙城攻下来,刘起元乘骡逃到荔枝河,被捉到杀死。

        事发后,禄万福迅速联合各地土司、土目举事,各地纷纷响应,反抗事件迅速波及滇东北、黔西北、凉山、连武定、寻甸等地也被波及。

        鄂尔泰急调云贵军队万余人,“土兵半之”分兵三路前往镇压,四川也派军队在雷波,筠连等地堵截围剿。

        总兵哈元生一路从威宁出发,由大官寨土目安巡儒所部彝兵随同,在得胜坡与黑寡相遇,“官军虽强,几有众寡不敌之势。”

        二万人,分作三股的彝众殊死抵抗,哈元生与黑寡交锋,举箭射中黑寡锁喉,黑寡落马身亡。

        暮中,清军大举进攻,连破八十余座营寨,得胜坡因哈元生与黑寡之战,敌众我寡,但转折得胜而取名。

        咸丰八年,清廷在得胜坡立了一坟石碑,高1.8米,宽1米,厚0.22米,如今,此碑经风雨剥蚀,残缺无章,隐约可见:“哈将军斩黑寡处”几个大字。

        1969年,此碑被移到街心搭桥。

        1981年,虽被清理归原地保存。但也倒塌而卧。

        据了解此碑有一碑记为“总镇哈公平蛮碑记”,如今碑文不明。但其文从《威宁志》上可看到,曰:

        天生一代伟人,必树一代鸿业,非偶然也。

        乌蒙雄于西服,负固非一日矣。

        雍正二年,今提宪总统哈公方莅威宁中营为游戎,下车日,即慨然有剿灭凶顽之志。

        五年,乌蒙叛,少保鄂公夙知公智勇,俾公讨之,克日进发。

        乌蒙逆贼不自知,为釜底游魂,乃敢逆我兵于凤凰山。

        公一战,贼溃走后据大关,公单骑破其屯,贼转走匿,公连追破之。

        阅月,擒获土酋禄万钟及诸逆党,凯闻,皇帝嘉悦,擢公寻沾营参府。

        六年,土酋米贴又叛,害我副将郭寿域,少保鄂公复檄公援之。

        贼闻公至之,据门坎屯,公与十八骑破之,旬日而擒首恶。

        凯闻,晋安笼镇总兵。

        八年,遗孽禄万福纠众复叛,攻陷乌蒙府及大关营,永善县杀伤文武官员总兵刘公以下数十员,城中兵民屠戮殆尽。

        时公陈请陛见,方治装北上,而警告至矣。

        少保鄂公知非公不克胜任,因飞檄留公,总统滇黔蜀三省大兵讨之。

        十月,军次得胜坡。

        叛目黑寡,阿底营长也,骁勇为诸彝冠,伪为从我军状来迎公;公不间其叛,方止马与语,忽运矛刺公,公引弓射之,应弦而倒。

        时我军未集,所统兵未满五百,而彝以数万计,围公三匝。

        滇黔震动,威宣一带居民惊惶莫措。

        公独从容镇静,略无惧色,惟坚壁,时出疑兵,贼终不敢逼。

       十月我军大集,公方陈兵,贼望之不战而溃,公驰逐,斩首无数,贼遂走匿。

       公散兵捕缉,阅月悉平,吁!乌蛮三叛,而公三平之,公之功亦伟矣哉!

        然是役也,人知汗马之劳,战胜攻取之略,而不知其功在寰区。

        知安边之绩,除凶伐暴之勋,而不知其泽流奕冀。

        益得胜坡决战之日,群彝侧目,向非我公一战而胜之,则滇黔震动。

        西南之忧未已,将复有骠信之事,蜀楚广越其不获守处矣哉。

        此公之功在寰区者也。

        且此邦居民世苦凶彝之害,公一旦而清之,不惟见在生灵身沾活命之德,抑且子孙世世永享乐利之休。

       此公之泽流奕冀者也。

       所谓一代伟人,必树一代鸿业,不信然欤?

       爱述颠末镌之于石,非敢曰以报公也,抑使我辈后世子孙读之,知吾侪之保有室庐,获生聚于斯者,皆公之赐云。

       一条已被人遗忘的小河,沉沉地划开南北威宁。今威宁县城草海镇,与赫章铁匠、威宁羊街镇接壤,在其西北50公里处,就是得胜坡。1966年出版的贵州地图上,还有得胜坡地名。

       记者发现,关于贵州考古,2000年被称为“贵州考古的圣地,夜郎青铜文化的殷墟”的可乐考古遗址,2005年被评为"全国考古十大新发现"的中水考古遗址,辅处僰人悬棺群等价值重大历史文化遗址,丝绸之路蜀身毒道、牂牁道遗迹,都位于北部威宁。

       泰液发祥水,液那竹子孙。从西部威宁来数那些与水有关的地名,岔河、大深沟。海拉、海多、清水、秀水、水塘、野鸡河、观风海、石板河、中河、中水、黑土河、海戛、仙水、龙河、番家水井。大水塘、哈喇河、河边、出水洞、炭山河、方井、牛吃水、金海、小海、观风海、双河、清水、六曲河、明河、新河。野马川等与水有关的地名很多。从西边的牛栏江,南边的可渡河、乌江南北源,中间的洛泽河,群山中富水。1936年3月2日,中国工农红军红二、六军团在乌江支流的野马川召开著名的野马川会议后,随即展开为期22天的乌蒙山回旋战,于十倍于己的强敌周旋。其后,红军三进三出云南彝良奎香,在洛泽河东岸取得转折性、决定性重大胜利。从洛泽河的牛吃水、兴隆厂、云贵桥等地进入西部威宁挺进宣威,取得乌蒙山回旋战的重大胜利,为后来三大主力红军陕北三军会师,北上抗日并建立新中国立下了汗马功劳。

        液那故里,是中国工农红军在长征中建立唯一的川滇黔边根据地和乌蒙山回旋战取得转折性、决定性重大胜利的得胜之地。乌蒙山回旋战因此可称作红二六军团的“液那之战”。借山借水斗强敌获胜的乌蒙山回旋战,被伟人毛泽东称为:了不起的奇迹,是大经验,要大家学!

        千古得胜坡,两千多年前,这里是全世界首个国家层面开辟的液那生态特区与西方世界交流对话的通道南丝路的必经之地,滇黔之咽喉。千古苍桑话夜郎,五尺道上的贸易历史,至今,中华民族的智慧,在这里熠熠生辉。

        这里,得胜坡县老县城所在的箐口村,村干部告诉中国新报记者,只出产李子,品质很好。其它水果不行,但萝卜很好。蔬菜和玉米很好,养殖业也很好发展。这里很平坦。还有千年古井。驻军之地,仍让人们感受到10万夜郎精兵的风采。村民打工打到越南、老挝等地去了。《史记——西南夷列传》中记载致巴蜀殷富的僰僮风采仍在:1600多人的村,还富产大学本科生。近年在读的本科生就有60多。箐口村,原得胜坡县县政府故址,如今是一户丁姓人家的住房。出了留学美国的人才。据观风海镇一位干部介绍,村里一户村民,卖萝卜到昭通,一年就挣几十万元。

        “五尺道”被称为与秦长城、阿房宫等齐名的“秦朝七大工程”之一。如今,在李子小河两岸,已看不到当年的石板道。都香高速李子沟大桥如今飞架液那南北,天险变通途,然而千古液那得胜坡,又怎能在人们心中被淡忘?

        大量调查采访表明,彝语记载的柯倮洛姆,为液那故里的代称。与勒姑洛姆(成都)、储奇洛姆(重庆)、勒波洛姆(昆明)、举菊洛姆(大理)齐名,为西南地理中心的“养育了我们西南夷各族的中央好水之地”,柯倮洛姆各城镇星月之势分布,耕田,有邑聚,特色物资沿公路(五尺道)吞吐。蜀身毒道的“港口”般的昭通市,到2018年不过491万人。民间有:赛不满的昭通、盘不完的宜宾“之说,见证了其物资流散之快速和广达。因此,两条五尺道包围之地,像个核桃般的地区,就是我们要找到的”柯倮洛姆”,也可称西南地区的中央山水之地。而赫章可乐,经牂牁道到此,往西就可进入这片山水,这显然可以解释人们普遍认为的可乐就是历史上的柯倮。就如今天我们到了贵阳车站,就等于到了贵阳。但贵阳车站并不是贵阳的全部。可乐作为柯倮洛姆环五尺道上的一个驿站,又是西汉唐蒙驻液那的军兵基地,故而人流很大。彝文记载的柯倮洛姆,它记载的是整片的中央山水,风光奇美,物资富足,民族风情浓郁,古僰风味流转。液那,因此成为贵山贵水的灵魂。

         明刘伯温写秘诗说:江南千条水,云贵万重山;五百年后看、云贵胜江南。揭秘夜郎就是液那后,其内容就应改为:江南千条水,液那万重山;五百年后看、液那胜江南。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欧联华文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有稿件内容、版权等问题请联系eztvhdzx@163.com。

相关评论

欧洲华文电视台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 广告服务

     

  赣ICP备15002890号-2